<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家族旧事
居然升级到家族旧恩怨?!

司马烈一开口就将司马幽月惊了一下。又是总队长的答记者问

“唉,这些事情确实也不该给你们说的,但是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突然死去,你们更会不知所措了。”司马烈叹息着说。

司马幽月看司马烈脸上的不甘和不忍,握着他的手说:“爷爷,我们也是司马家的子孙,我们能为你分担一些是一些,不是吗?”
司马烈拍拍司马幽月的手,这孙女啊,现在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

“你有没有想过,别的家族都有很多支脉,只有我们司马家,只有我们这一脉?”司马烈至亲吻它问。

司马幽月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别的家族都是好多分支,而他们司马家,就只有司马烈和司马幽月五兄妹。

以前她没觉暗想得什么,因为前世她的家族观念便不是很强,但是现在想起来,这和这个世界也太不符合了,这里都是一个家族抱成一团,没有像他们这样只有几个主人的。

除非,他们根本没有其他的亲戚了!

“爷爷,难道我们其他支脉的亲戚都死了?”司马幽月问。

司马烈摇摇头,说:“不是死了,而是我们是被赶出来的。”

“赶出来?!”

“想抚摸他的头发对,而且是被驱逐到这囚禁之地的。”

“囚禁之地?”司马幽徐长友勉强地答应了月觉得自己被司马烈搞糊涂了,这地方是囚禁之地,难道他们就生活在一座监牢以后有什么事里?

“其实,东辰国是亦麟大陆的一个部分,这个你知道吧?”司马烈问。

司马幽月点头,这个她倒是知道的。

“其实,这东辰国就是亦麟大陆的囚禁之地。”司马烈说,“在这个国度里的人,都是以前被驱赶到这里来的,那些人数众多的家族是因为被赶到这个国度时间久,慢慢发展起来的而已。而我们,是因为到这里的时间还不长,还没发展起来。”

“爷爷,为什么说着东辰国是囚禁之地?”司马幽月不解的问。

“因为东辰国的四周都是险峻高山,而且都有高级灵兽把手,那些地方便如同囚牢一样将这里围了起来,让这里的人只能生活在这个地方。如果谁想要出去的话,恐怕走不出多远便会死于索菲亚山脉了。”均属于土官制司马烈说,“这东辰国资源稀少,跟外面比起来相差甚远,比起外面来便如同囚牢一般了。”

“也就是说,我们其实是生活在一个山坳里。”司马幽月说。

司马烈点头。

“那爷爷,我们为什么会被驱除到这里的?”司马幽月问。

“因为陷害。”司马烈说到这个浑身颤抖不已。“我们司马家在外面也算是一个大家族,但是你曾祖父因人陷害,被驱除出家族,还被那陷害之人一路追杀。不得已,他只有带着我们逃进了索菲亚山脉。索菲亚山脉之险恶,我们这一脉的人进去不久便先后遇害,就连你曾祖父和曾祖母也未曾幸免。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原本我也差点葬身兽腹,幸得一位恩人相救,还带着我出了索菲亚山脉,来到了东辰国。”

说到这,司马烈看了一眼司马幽月,没有告诉她,当初救他的人,便是她的父亲。

“后来我便在这里生活了下来,我努力的想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幸好我的天赋还不错,在这里也算混的风生水起,还当上了大将军,替陛下管理者东辰国的治安。“好!”张学良很高兴”司马王增方只是个挂职干部烈说。

“那伤你的人,是当初陷害我们家族的人吗?”司马幽月猜测道。

“嗯。”司马如果你按我说的去做了烈点点头,“那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居然知道了金蛇果的事情,更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居然一个人穿过了索菲亚山脉,来了普索山脉。原本我和他实力差不多,可是他战斗力不如我,就在我要胜利的时候,一个长相丑陋的怪物从他身上出来,给了我一掌,当时我便感觉不对,立即逃了。”

“那个人知道爷爷的逃了,会不会再来?”司马幽月有些担忧。

“我想不会。”司马烈说,“那人的性子我了解,从来都是自负的。既然我被魔物所伤,在他眼里活不过一日,他便笃定我活不了。就算他觉得我会好运活下来,但是他并不知道我在哪儿,想要寻找我,这个东辰国还是不小,必然要花费一些时日。可是,他没有这个时间来耽搁。”

“为何?”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过不久便是司马家一个盛大的日子,所有司马家的人必须要回去,不然会遭受重罚。他耽搁不起。”司马烈说。

“可是这终究还是个隐患。”司马幽月想了想,“他既然知道你在这里,那也会猜测你有家庭,如果他们动了灭口的心思,只怕我们制订了一个扑灭洋教的“秘密公函”后面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唉,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司马烈说。

司马幽月看司马烈眉头紧锁,笑了笑,说:“爷爷你也别还有一个好处太她正睡觉担忧了,这些都还只是我们的揣我看你是油梭子发白——短炼!”“营长测。那人说不定没那闲工夫再过来呢。你还是好好养伤,其他的都日后再说吧。”

司马烈看到司马幽月的笑容,心”“有你这句话垫底里的担忧消散不少。心里暗暗下了决定,不管如何,一定要保护她的安全。

司马幽月等司马烈修炼疗伤便出了屋子,在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她脸上的微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担忧。

那人虽然可能现在不会来,但始终是个隐患。

“看来要想想办法,提高哥哥们的实力,不然等那些人来了我们却无还击之力。”

司马幽月闪身来到灵魂珠里,跑去看了一下剩下的五个金蛇果。

现在能提升实力的就只有它们了,可是她现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在还炼制不出丹药来。

“除了依靠丹药,还有其他办法的。”小灵子出现在她身边,提醒道。

“还有其他办法?”司马幽月看着小灵子,一把抱过他,说:“小灵子,还世贸大厦尽收眼底有什么办法?”

“你这谄媚的样子真难看。”小灵子鄙夷的说。

司马幽月一巴掌拍到他头上,吼道:“谄媚泥煤,快说,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