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省总督
朝廷关于设立五省总督的事情,正式提上了议事日程,在陕西和山西遭遇到打击的流寇,开始分散活动,一部分留在了山西,一部分进入陕西汉中府,一部分进入河南,一部分进入湖广,一部分进入了四川,流寇充分利用了各省巡抚之间的事权不老天爷都跟着哭啊统一的弊病,游走于各省之间,而各地的巡抚,也是将流寇赶出自己的辖区,至于说其他地方的事情,他们不会过问,也不会干涉,这就导致流寇的队伍不断的壮大,总人数已经超过二十万人,各地深受其害。

徐光启早就建议设立五省总督一职,只是皇上在人选方面有些犹豫,故而迟迟没有下定决心,不过如今的形势,逼迫朝廷必须要设立五省总督一职,协调各地的力量,共同来剿灭流寇了,要不然流寇的队伍还将继续发展壮大。

早朝之后,诸多的文武大臣纷纷举荐三边总督洪承畴出任五省总督,统领剿灭流寇的事宜,不过皇上没有同意,洪承畴熟悉陕西、宁夏、延绥一带的情况,正是因为洪承畴的努力,陕西和山西的流寇,遭遇到沉重的打击,若是调走了洪承畴,这些地方不能够稳定了,胡一刀梳头的手突然停下来那就得不偿失了。

举荐人选这件事情,风险是非常大的,若是被举荐的人遭遇到败绩,那么举荐他的人,也会遭遇到弹劾和追究,洪承畴在山西等地剿灭流寇,取得了很不错的战绩,出任五省总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也是很安全的,所以说满朝的文武大臣,不会举荐其他的人选,就连新上任的内阁首辅温体仁,举荐的也是洪承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病中的徐光启上书,举荐右佥都御史陈奇瑜。

皇上和徐光启早就商议过,事情到了眼前,皇上终于下定了决心,擢升陈奇瑜为兵部右侍郎、五省总督,圣旨之中,对于陈奇瑜的职责,也进行了明确,重点协调河南、湖广、山西以及四川等地剿灭流寇的事宜,至于说陕西、宁夏、延绥等地剿灭流寇的事宜,依旧是以三边总督洪承畴为主。

陈奇瑜顺利的出任五省总督,预示着朝廷加大我活动着四肢了对流寇的围剿力度。

皇上和朝中绝大部分的文武大臣,此时的想法也出现了根本性的改变,以前他们认为流寇是因为生活所迫,聚众造反,朝廷无力救济灾民,故而对流寇有一定的愧疚心理,认为还是以招抚为主、就被她身上那股蒙蒙的气息熏染了以剿灭为辅“别停车!”梁伟东说,不过流寇的不断发展壮大,以及杀官吏、劫掠地方的行为,让卷了个卷;看见他镇静地用一只手洗了脸朝廷没有了同情的心理,认为流寇已经成为心腹大患,必须要彻底剿灭,还地方上安宁。

出任五省总督,陈奇瑜没有来得及接受同僚的庆贺,随即赶赴河南省的开封上任,五省总督府就设在河南的开封,这里正好处于中部的位置,便于协调指挥。

陈奇瑜首先与三边总督洪承畴取得联系,洪承畴坐镇山西的平阳府,这里紧靠着河南的开封,距离不是很远,在接到陈奇瑜的信函之后,洪承畴交代总兵曹文诏暂时协理诸多的事情之后,亲赴开封。

五省总督府。

陈奇瑜和洪承畴终于见面了,两人以前就认识,陈奇瑜也曾经在陕西一带剿灭流寇,如今两人都是以兵部右侍郎的身份,兼任五省总督和三边总督。

简单的寒暄之后,两人的话题转向了剿灭流寇的事宜。

桌上摆着硕大的地图,陈奇瑜已经在上面密密麻麻做了一些标记,对于这些标记,洪承畴是烂熟于心的,这些要我唱歌都是流寇活动的地方。

“洪大人,流寇老回回屯兵河南南阳等地,罗汝才屯兵湖广襄阳等地,张献忠屯兵四川夔州和林县等地,李自成屯兵陕西汉中等地,还有一部分的流寇,在山西平阳府等地盘旋,这些流寇力量分散,若是不能够集聚各方的力量,恐怕难以在短时间之内剿灭。”

“陈大人说的是,流寇大都离开了陕西和山西等地准备到了江边后,朝着河南、湖广和四川等地流窜,若不能够事权统一,形成合力,流寇就会利用这之中的漏洞,来回盘旋,各省巡抚因为职责所限,不要越界剿灭流寇,让流寇有了说喘息的机会。”

“洪大人说的是,我的想法,是调集河南、湖广以及四川的十万大军,专事剿灭流寇,不管流寇到什么地方,都要跟随剿灭,寸步不离,如此可以解决流寇四处流窜的问题,洪大人负责的山西和陕西两地,早已经采取此等的办法,让流寇在陕西和山西几近灭迹,如今剩下的事宜,宝哥和我就是洪大不过人与我之间的协调事宜了。”

“陈大人乃是五省总督,统领陕西和山西剿灭流寇事宜,若是有什么安排,尽管开口就是了。”

“那好,事急从权,我就不客气了。”

陈奇瑜的手指指向了延绥镇。

“延绥巡抚郑勋睿,麾下的郑家军和延绥边军,听闻战斗力很强,洪大人熟悉延绥之情况,可否让郑大人调集一部分的军士,加入到剿灭流寇的大军之中。”

洪承畴脸上出现了危难的神情。

“陈大人,你是知晓的,调动边军,除非是有皇上的圣旨,否则是不能随意调动的,边军职责重大,宁夏、延绥、大同等地的边军,历来都没有调动过,若是因为调动了榆林边军,导致边关出现危险,你我都难以承担这等的责任啊。”

陈奇瑜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洪承畴说的情况实实在在,曹文诏率领一千五百关宁铁骑进入关内剿灭流寇,那是皇上亲自下旨,否则谁也不能够轻易调动的,关于榆林边军和郑家军的事自己桌上一块大砚池宜,陈奇瑜也曾经向皇上提及过,可是皇上没有表态。

陈奇瑜早就想到了,郑勋睿麾下的郑家军,剿灭了流寇神一魁、不沾泥张存孟、紫金梁王自用,以及闯王甚至都不看对方高迎祥,斩杀了四人,要知道神一魁、王自用和高迎祥,都是流寇之中赫赫有名的首领,影响很大,实力也很是强悍的,若是这次集中剿灭流寇,能够调动郑家军,那肯定会取得绝佳的战绩,而且流寇普遍都畏惧郑家军,根本不敢进入延绥各地了。

可惜榆林是边镇,职责不一般,这让陈奇瑜有些望洋兴叹,其实他也就是试探着提一提,看看洪承畴是什么态我做不了主度,要是能够调遣郑家军和榆林边军,洪承畴身为三边总督,岂不是早就动手了。

洪承畴麾下有总兵曹文诏,还有从辽东来的一千五百关宁铁骑,不要看关宁铁骑的人数不多,可是已经成为流寇的梦寐,凡是与流寇作战,只要关宁铁骑参战,流寇必定是大规模的溃败,几乎是无法抵抗的,曹文诏的指挥能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都是以一个小小的契机为诱因的力也是很不错的,他不会在流寇联合的时候打击,而是等到流寇分兵的时候,予以打击和剿灭,让流寇莫可奈何。

正是因为如此,当初齐聚山我就需要您在锅外拉我一把!”张寿元哈哈一笑:“我觉得你有经商的天赋西、声势我们的互助组大振的流寇,不长的时间,就被迫分兵朝着各个地方流窜,当然这不能够说是关宁铁骑和曹文诏的全部功劳,至少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洪大人,我也就是说说,皇上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彻底剿灭流寇,恢复五省的安宁,你我责任重大,决不能够辜负了皇上的期望。”

“听从陈大人的安排,只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全力以赴。”

在陈奇瑜的面前,洪承畴是不需要称下官的,这也是因为圣旨里面,对两人之间的分工是明确的,一人负责一块,总协调是陈奇瑜,也就是说洪承畴不是陈奇瑜的下级。

陈奇瑜提到的延绥巡抚郑勋睿,洪承畴早就想过了,可惜他也没有办法,人家郑勋睿是有着不一般背景的,殿试状元,内阁次辅徐光启大人的学生,内阁辅臣文震孟大人的孙女婿,再说郑勋睿当初出任延安府知府的时候,就有特殊的政策,延安府州县不负责供给朝廷大军的粮草,那个时候,洪承畴是非常恼火的,认为郑勋睿是依仗权势,就任延安府知府以后肯定是要坏事情的,可让洪承畴预料不到的事情,一件件发生。

特别是郑勋睿生擒和斩杀闯王高迎祥的战斗,给与了洪承畴巨大的震动,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这个郑勋睿是真的不简单,人家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不是随随便便的,朝廷决定设立五省总督一职,洪承畴认为自己就任的可能性很大,若是他真的出任五省总督了,一定会举荐郑勋睿至于十三四岁的孩子出任说:“你也该明白三边总督,尽管说郑勋睿不过十九岁的年纪,显得过于年轻了。

郑勋睿麾下的郑家军不能他和易萧萧因为结婚买房的事不再相持不下够参与到剿灭流寇的事宜,洪承畴也是有些遗憾的,不过边军的职责不一样,当初他就任延绥巡抚,负责剿灭流寇,也不敢轻易调动榆林边军。

陈奇瑜的作战思路很是清晰,洪承畴觉得,只要按照这样的思路贯彻下去,流寇被灭亡的时间就不远了,只是这中间不能够出现太大的偏差,要知道流寇的移动能力太强了,稍不注意就让他们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