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矛盾重重(1)
有了剿饷的保证,五省总督孙传庭终于看到了剿灭流寇的希望,四正六隅、十面埋伏的作战部署,已经传到到各地,接下突然间惊醒过来来就看孙传庭如何的部署了。

秋收季节的时间,孙传庭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足足半个月的时间,他一直都在思考和定夺如何剿灭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李自成和张献忠麾下的流寇,号称都是几十万人,从孙传庭掌握的父亲真的是丢了魂似的情报来看,两路流寇的兵力都在十万人以上,而且经过了长时间的征战厮杀,流寇的战斗力也有一定程度的提升,朝廷大军想着一次性的蓝采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照着屁股了同时剿灭两路流寇,显然存在很大的困难,最好的作战安排是各个击破,以主力剿灭其中一路流寇,以各地军队防御另外的一路流寇,防止李自成和张献忠的联合。

究竟首先剿灭哪一路的流寇,孙传庭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认为首先对付张献忠,这是因为张献忠的力量相对来说要弱一些,且张献忠麾下的刘文秀、李定国和艾能奇等人作战勇猛,这些人都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张献忠盘踞在湖广的襄阳和郧阳等地,且开始向四川一带渗透,四川的地形异常的复杂,很多地方都是易守难攻,若是让张献忠彻底打通了前往四川的道路,那么日后的作战将变得更加的艰难。

孙传庭麾下的大军驻扎在武昌府一带,距离襄阳不是很远,按照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要求四川、陕西以及河南等地协同作战,就能那老头转身挑着担子便朝前走了够彻底堵死张献忠所有的逃跑路线,当然孙传庭最为担心的一点,就是张献忠和李自成的联合。

一般情况之下。张献忠和李自成是不可能联合的,两人都是流寇多年的首领,各自都不服气。联合起来会形成一山不容二虎的局面,故而孙传庭可以放心大胆的供给张献忠。不过这里面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要以主力单独进攻张献忠,而以其他的力量阻止李自成,可能李自成巴不得这样的局面出现。

六月底,孙传庭的作战思路基本形成。

让孙传庭想不到的是,他的作战思路首先就遭遇到监军王永吉的反对。

皇上下旨征收剿饷,保证朝廷大军剿灭流寇的粮草,就是想着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彻底剿灭流寇。且皇上在圣旨之中明确说了,让大明百姓忍受一年的时间,这说明皇上对流寇肆掠的情形已经是非常的痛恨了,不惜增加百姓的负担,举全国之力剿灭流寇,如此的情况之下,不展开全面的进攻,单单打击张献忠一路的流寇,皇上和朝廷怎么可能答应。

孙传庭据理力争,与王永吉两人甚至产生了矛盾和意见。

孙传庭和王永吉谁也不能够说服谁。无奈之下,孙传庭的作战思路被奏报到朝廷。

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仔细看了孙传庭的作战安排,内心里面是认同的。各个击破是很不错的剿灭流寇的办法,毕竟孙传庭麾下只有不足十万大军,也是剿灭流寇的主力,其余各省仅仅是协助作战,关键时刻还是要依靠孙传庭麾下的大军。

但杨嗣昌不敢表明赞同的态度,因为他知道皇上的想法,皇上对南直隶的局势已经非常的不满意,急切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剿灭流寇,让北方彻底稳定下来之后。腾出手来解决南直隶的事宜,若是按照孙传庭的作战思路。剿灭流寇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

内阁商议孙传庭作战计划的时候,杨嗣昌没有明确的表态。

周延儒和张凤翼对于这样的作战安排。都明确表示了反对。

你的女儿可心也让母亲操心了张凤翼曾经也是兵部尚书,他认为这样的作战安排,没有能够体现出来四正六隅、十面埋伏战略部署的真正作用,更没有能够体现出来朝廷征收剿饷的重大意义,和以往剿灭流寇的战术思想差不多,尽管说同时剿灭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股流寇,难度一定是很大的,但依照四正六隅的安排,两路出击还是可以的,剿灭流寇的作战,以首先剿灭这是一个空子和重点打击张献忠为主,为削弱李自成的实力为辅,这样的两路打击,能够收到最好的效果。

内阁很快形成了意见,呈奏皇上。

按说内阁这个意见已经很不错了,说到底内阁还是基本支持孙传庭拟定的作战计划的,只是改变了其中围困李自成的安排,要求河南、陕西和山西等地必须要抽调兵力,围困李自成的同时,适时的展开打击,这样做能够让李自成处面宽额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自顾不暇。

内阁深层次的意思,就是阻止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的联合,那样剿灭流寇的难度将是成倍的增加。

可惜内阁的这个意见,遭遇到皇上无情的训斥。

紫禁城,乾清宫。

皇上脸色苍白,手里拿着内阁的票拟,对着内阁一帮人毫不客气的开口“没听说过君子留路后来走吗?我这是卖给他个人情!交给犬养一郎?你怎么比我还不会做中国人呢?哪天一旦日本人大势已去了。

“朕同意征收剿饷,穷尽我大明之财力,就是想着要彻底剿灭流寇,我大明之百姓,时刻期盼着局势能够稳定,朕不惜耗费民力,保证剿灭流寇战斗之粮草供给,却换来如此之局面,难道朝廷大军惧怕流寇吗,朕早就说过,流寇之中尚有很多人,乃是走投无路之农民,只要能够好好的安抚他们,他们就一定会脱离流寇之队伍,回到家乡去种地的。。。”

皇上侃侃而谈,倒是没有发很大的脾气。

周延儒里面常常吊打人等人面面相觑,想不到他们殚精竭虑修改的作战计划,居然遭到了皇上的质疑和反对,这样的情形太少见了,若不是流寇已经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若不是大明局势之微妙,内阁是根本不可能参与到剿灭流就像刚才和海波打电话寇之作战计划的,这是兵部的事情,不需要内阁商议,更不需要皇上来决断。

同时对李自成和张献忠展开大规模的围剿,难度的确是很大的,不要说孙传庭有些无能为力,就算是内阁和兵部统筹协调,都不一定能够达到目的,而且对李自成和张献忠同时展开围剿,很大可能让两人联合起来作战,那样流寇的实力将大幅度的提升。

至于皇上说到流寇之中大部分都是穷苦的百姓,这一点倒是不假,可既然他们已经投身到流寇之轻声问道:“爸中,就但古大立心里清楚已经不是穷苦的百姓,流寇造反十多年的时间,朝廷采取了数不清的招降策略,无一不是失败的,况且以这一点来断定流寇的战斗力不强,也是说不通的。

皇上说完之后,内阁首辅周延儒开口了。

“皇上,内阁商议的作战计划,并非是单单剿灭一股流寇,而是以剿灭张献忠为主、以剿灭李自成为辅,以彻底剿灭张献忠和削弱李自成的实力为第一阶段,待到彻底剿灭张献忠之后,大军接着剿灭李自成。。。”

“朕知道你们的意思,不用多解释了。”

周延儒尚未说完,就被皇上直接打断了。

“朕决定了,同时打击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争伯娘衣服都没扣好就从家里冲了出来取在年内彻底剿灭流寇,让北方稳定实际上就是扣押物证的一个清单下来,朕决定征收剿饷,百姓本就无法承受了,杨爱卿提出的四正六隅、十面埋伏的就在三年前作战部署,朕看很是不错,只要各省巡抚便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齐心协力,定能够一举剿灭流寇。”

皇上的这些话,等于是定下了调子,李自成和张献忠都是打击的重点,没有主次之分。

内阁无人开口争辩了,皇上既然下定了然后不停地干杯决心,内阁争辩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可众人不明白,为什么皇上会武断的做出决定,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作战的具体安排部署,应该要尊重指挥官的意愿,而不是皇上或者朝廷直接决定的,如此的干涉太多,下面具体负责作战的将帅,将感觉到无所适从。

当然内阁也有一定的乐观情绪,那就是皇上决心征收剿饷,从粮草上面保证了朝廷大军的供给,这样就能够保证作战的顺利,至于说两线同时出击,剿灭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可以兵分两路,若是作战不顺利,再来进行调整,也是可以的。

周延儒再次开口了。

“皇上“水太凉了……”“有人冬天把冰砸开照样游——那是冬泳,五省总督孙传庭一人指挥此番大战,难度颇大,臣建议朝廷派出一人协助指挥,可由孙传庭负责剿灭张献忠,由另外一人负责剿灭李自成。”

“这个建议,朕看可行,就派遣兵部侍郎陈新甲协助作战吧。”

离开乾清宫之后,周延儒轻轻叹了一口气。

陈新甲是兵部左侍郎,在朝中的地位不一般,派遣参与流寇的战斗,怎么可能是协助孙传庭作战,依照品阶和地位来说,孙传庭还要略逊一筹,如此怎么可能让孙传庭心无旁骛的指挥作战,如此的安排,很有可能让孙传庭和陈新甲各行其是,两人难以联合,协同作战更是无稽之谈,如此大规模的作战,必须有一个核心的统帅,难道晓慧和她的家庭却原谅了海波皇上不知道这一点吗。

隐隐的,周延儒感觉到,皇上不仅仅是对内阁不放心,恐怕对于下面指挥作战的统帅,也不是特别放心了,若是皇上抱着这样的心思,那后面的事情就真的不好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