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各怀鬼胎
杨嗣昌接到了王承恩的密信和马镰刀的故事告别了,这个时候,顾君恩尚未抵达真定府城,毕竟顾君恩一路上都想着将消息泄露出去,以要江洪本来能说成一门婚事就没白跑了牵着免遭遇到算计。从顾君恩的做法上面,杨嗣昌已经感受到了,李自成与顾君恩在这件事情上面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得到了皇上的全力支持,杨嗣昌已经下决心将事情做好,那就是将矛盾转移到郑勋睿的身上去,也就是所谓的祸水东移,让郑家军与流寇之间展开厮杀,只要能够达到这样的目的,就算是答应李自成和顾君恩一些条件,也是无所谓的。没问题

顾君恩快要抵达真定府城的时候,杨嗣昌已经做好一切的准备。

京城的局势,杨嗣昌不是特别清楚,可也知道一些,以内阁首辅钱士升为代表的东林党人,拼命的弹劾,以王承恩为代表的司礼监太监,则是完全支持,这种局面让杨嗣昌彻底无语,想不到支持他的居然是太监,这怕是巨大的讽刺了。

京城的局势已经不重要,谁支持也无所谓了,杨嗣昌的目的已经很明确,既然开始做一件事情,那就想方设法做好,不要考虑其他的干扰了。

七月初,顾君恩抵达真定府城。

杨嗣昌亲自出面与其商谈,这在大明朝廷来说还是第一次。

流寇造反十多年了,朝廷耗费了极大的精力去剿灭流寇,尽管没有一次能够成功,不过还从来没有内阁大臣出面与流寇商谈,都是流寇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投降朝廷。

杨嗣昌面对面与顾君恩交谈,这也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流寇的力量壮大起来了,朝廷的力量弱下去了。否则双方不可能坐下来交谈。

杨嗣昌的内心是很不好受的,他毕竟是内阁次辅,朝廷之中的第二号人物。却要与李自成的谋士顾君恩面对面商谈,怕是今后的历史也不会有那么光彩的记载。

商谈安排在真定府的官驿举行。

顾君恩及其麾下的少数人安排在驿站。其余人则是驻扎在府城之外。

杨嗣昌进入官驿的时候,抬头看了看天,天色是阴沉沉的,感放倒你个狗日的!家旺也不逊色觉格外的闷热。

杨嗣昌见过顾君恩的画像,李自成和顾君恩等人,已经被朝廷列为重犯,若是没有此番的面对面的商议,两人就要被朝廷悬赏捉拿了。

见到顾君恩的时候。杨嗣昌还是有些吃惊的。

顾君恩并非是满脸横肉,相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身体还是算壮实的,其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看上去很是沉稳。

“在下顾君恩,见过杨大人。”

顾君恩抱拳行礼,倒是让杨嗣昌稍稍愣了一下。

“嗯,你有功名在身吗。”

“在下曾经是童生。”

顾君恩对杨嗣昌有些傲慢的态度不以为意,他这个童生的功名,实把忧伤摆弄得恰如其分在不值一提。要知道人家杨嗣昌是两榜进士出身,大明的规矩就是如此,只要你是读书人。见到比自己资格老、学历高的上面只有一句话:今天是我生日读书人,都是需要恭恭敬敬的。

顾君恩跟随李自成造反这么多年,按说应该将这些规矩抛之脑后的,可惜李自成的想法出现了变化,顾君恩也要再伸出左手注意为李自成招纳人才,也就要重新重视读书人之间的规矩。

杨嗣昌点点头,按说依照顾君恩的功名,见到他时需要跪下行礼的,刚才的话语不过是提醒顾君恩。或者是给顾君恩一个下马威,杨嗣昌可没有想着让顾君恩真正的跪下。毕竟人家是代表李自成前来谈判的。

简单寒暄几句话之后,杨嗣昌首先坐下。顾君恩倒也知道规矩,等到杨嗣昌坐下之听从父亲的安排后,才跟着落座。

双方的目的非常明确,商谈也就很快步入正题。

顾君恩首先提出来要求,涵盖了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李自成及其麾下的义军愿意效忠朝廷,接受朝廷的敕封,第二个方面,皇上敕封李自成为大顺王,且允许李自成在山西、陕西与河南等地自行任命官吏,第三个方面,朝廷应该拨付义军一定数量的钱财。

皇上和朝廷答应了这三个方面要求,李自成将率领义军进攻陕西。

杨嗣昌倒也沉得住气,说起来这次因为他花起钱来从不心疼的商谈,杨嗣昌的准备是不充分的,他知道李自成会提出来什么样的要求,但还没有真正想到如何的答复,毕竟他的目的是让流寇与郑家军捉对厮杀,最终让两边达到两败俱伤的后果,那样对朝廷是最为有利的。

顾君恩提出来了条件,杨嗣昌不可能不表态。

该如何的表态,杨嗣昌需要特别的谨慎,他手中尚无皇上的圣旨,有些态不能表。

什么也不说肯定不行,人家顾君恩专门到真定府来,就是需要得到承诺的,否则流寇凭什么去进攻陕西。

炸鸡腿顾君恩说完之后,杨嗣昌没有停顿,很快开口,这一点他很清楚,千万不能给思索,免得让对方看出来自身的准备不充分。
杨嗣昌也是老话重提,基本都是信函之中的那些话语,也就是要求李自成首先需要进攻陕西,在进攻陕西取得一定战斗成果之后,朝廷自然会兑现承诺,至于说目前的情况之有夜班公共汽车下,什么都没有做,就提出来要求,甚至是要钱要粮,这不可能。

顾君恩做足了准备,在杨嗣昌说完之后,也跟着开口。

其意思是说义军进攻陕西,需要做很多的准备,再说这进攻陕西并非是义军的目的,既然义军需要进入陕西厮杀,按照皇上和朝廷的要求做事情,那么朝廷就应该有明确的态度,钱粮方面应该要供给,更是可以给义军一个名分,否则义军凭什么进攻陕西。

顾君恩提出来要求的时候,杨嗣昌暗暗的吃惊,其实顾君恩的话语之中已经点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流寇一旦进攻陕西,就与朝廷绑在一起了,流寇是按照朝廷的要求去进攻陕西的,必须要得到名分,否则不会无缘无故的进攻陕俱令可足每逢张岗三八人柒西,从这个方面来说,皇上给予义军或者是李自成一定的名分,那也是应该的。

杨嗣昌不得不慎重考虑了,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两天之后,第脸上闪耀着一个母亲的刚毅和智慧二轮的商谈开始。

这期间,杨嗣昌接到了皇上的圣旨,同意杨嗣昌与流寇商谈,且可以答应诸多的条件,但务必保证流寇与郑家军展开厮杀。

从皇上的圣旨之中,杨嗣昌感受到了皇上对郑勋睿和郑家军的仇视和担心。

有了皇上的圣旨,杨嗣昌内心安定了很多,他觉得可以稍稍退步,答应顾君恩提出来的一些条件,目的就是让流寇尽快的进攻陕西。

这一次的商谈,首先开口的是杨嗣昌。

杨嗣昌同意给予李自成一定的名分,可以敕封为都督同治,率领其麾下的军士进攻陕西,至于钱粮方面,朝廷暂时不会提供,必须等到李自成进攻陕西之后,朝廷才会酌情考虑提供,至于敕封为大顺王以及统辖陕西、山西与河南等地之事情,此次暂时不讨论,同样需要等到李自成进攻陕西且取得胜利之后。

顾君恩对杨嗣昌的表态异常吃惊。

顾君恩前来商谈,根本不想得到任何的结局,一路上他从朝廷各级官吏的眼神和话语之中就察觉到了,要求义军进攻陕西只是杨嗣昌的意思,大明各级官吏根本不知道,这也说明杨嗣昌就是想着利用义军,第一次与杨嗣昌交谈,杨嗣昌没有做出任何的表态,也就说明了他的猜想,如此情况之下,商谈已经没有必要。

不过顾君恩也不能给轻易下结论,毕竟李自成还在眼巴巴等候消息。

仅仅过去两天时间,杨嗣昌就明确表态,皇上将下旨任命李自成为都督同知,但义军必须要开始进攻陕西。

都督同知是正二品的武官,皇上愿意下旨,按说顾君恩无法提出其他的要求了。

有些恼火的顾君恩,拿出来耍无赖的态度了,在朝廷提供钱粮方面,以及义军自行治理陕西、山西与河南等地的事情上面,开始提出来这样那样的要求,慎重要求皇上就这些事情也要有旨意。

这一次,顾君恩大部分还是很配合工作小看了杨嗣昌。

杨嗣昌的态度变得强硬,他明确的告诉顾君恩,皇上和朝廷就是这个态度,若是顾君恩觉得不满足,可以不答应,他将专门派遣使者赶赴山西太原府城,专门与李自成商谈,看看李自成是不是同意,真的不同她掏出钱包意,此次的商谈就结束了。

之后杨嗣昌还透露出来一层意思镇里满共才拨得几千元的办公经费,那就是李自成若是不愿意进攻陕西,辜书记咳出一口痰则驻扎在陕西的郑家军,也会有主动出击的可能性。

这让顾君恩心寒,他不惧怕杨嗣昌,慎重不惧怕皇上,但他不得不在乎李自成的态度,更不能给让李自成知道他不愿意商谈成功的态度,这样会导致李自成对他的不信任。

随着义军实力的逐渐壮大,李自成也开始出现诸多的变化,有些变化在顾君恩看来,绝非是什么好事情。

而杨嗣昌说到的郑家军乘错了汽车进攻义军,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郑家军还是属于大明朝廷的,当初郑家军能够出奇兵剿灭张献忠,现在就有可能再次出兵攻打义军。

几番权衡之后,顾君恩只得答应了杨嗣昌提出来的大致要求。

细节方面,义军和朝廷两方的代表商谈了一天的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