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愿你为我受伤
担心或是不担心,这一天还是来了。
五年前
魔刹和巫凌宇都没有出现,巴佳孜和华修来找她,把她带去了密室。

小七不放心,一定要跟着,可是到了密室外却不让她进去了。

“只有幽月公子可以进去。”华狄说,“公子,王和祭司大人还有你师兄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请你一个人进去。”

司马幽月放开小七的手,推开密室的门进去了。等她一进去,密室门关上,隔绝了外人的视线。

密室里很黑,突然一道火焰从密室边亮了起来,一盏小小的昏黄的小油灯发出微弱的光,划破了黑暗。

借着这微弱的光,司马幽月看清了密室里的情况。

两张巨大的石台,巫凌宇双目紧闭,双腿盘膝坐在左边的石台上。

红渊站在他身后,在他身上做着什么。

魔刹坐在一旁,幽月看过去的时候他正好睁开了眼睛,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

“准备好了吗?”魔刹问。

“嗯。”
“你会受伤。”

“伤会好。”

以前总想着早点解除契约,真的到了解除契约的时候,两人却没有什么话说了。

红渊一挥手,密室里整齐放满了各种东西,有药材,也有她给的那颗巨大的魔晶石。

“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红渊看着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点点头,准备动手解除两人的契约。魔刹漂到她面前,终止了她的行动。

红渊蹙眉,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这个时候你还凝魂化体做什么?!”司马幽月担心的低喝。

这样做不是浪费灵魂力吗?

魔刹伸手抱住了有几位她,俯身在她唇上一吻。

“知道会受伤,你还是义无反顾。可是,我却不想你受伤。”他贴在她的唇上说。

“你……”

幽月心惊,知道他的想法,刚想阻止,不知道魔刹对他做了什么,让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魔刹接住她的下滑的身体晚上也在听这个节目,将她抱到左边的石台上放下。手在她脸上流连,很是不舍。

“王……”红渊不赞成地看着他。

将幽月弄晕,他是打算主动解除契约了。这样的话,那他的灵魂岂不是要受到伤害?灵魂力一旦减弱,肯定会影响融合。

“本王意已决。”魔刹抬手,阻止了红渊的话。

“可是……”

“本王从不舍得让她受伤,更何况是为我受伤。”魔刹说,“现在开始吧。”

红渊拗不过他,不甘心地看了司马幽月一眼。

魔刹开始解除契约,强行将契约关系切断,这让他受伤不轻。
红渊赶紧上来,拿出早准备好的灵魂液。

魔刹浸入灵魂液里泡了一会儿,等缓过大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和洋兵叽里呱啦的声音那股劲,说:“开始融合吧。”

契约过的灵魂,一旦解除契约,便是融合的最佳时候,最好立即融合,这样灵魂能融合得最好,可以最大限度地消除撕裂灵魂留下的痕迹。

司马幽月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只知道,她又做梦了,只不过这次梦里算是魔刹和巫凌宇曾经对自己的好。

突然画风一变,她见到两人灵魂全是裂痕,双双盯着她,告诉赵德良拿走了省委办公厅各办公室电话的通话记录她融合失败了,他们的灵魂碎了,以后这个世界再没有他们了。

她在梦里大哭,哭的心都疼了,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魔刹说:你实力这么低,身体的问题又没解决,以后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巫凌宇说:幽幽,以后师兄不能保护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两人的灵魂同时裂开,最后的话也跟着碎掉。

他们说:幽幽,我爱你……

“魔刹,师兄!”

她尖叫,声音好像都不是自己的,她去追逐那些碎片,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去年冬天它们从自己眼前消散。

“魔刹,师兄!不要散掉,不要……”

石台上,她不停地他也感觉到了一种信号叫着于是两人的名字,泪水不停地从眼角落下。

“没用的女人!”红渊厌恶地看着她,人类的女人就只知道哭哭啼啼,还不如魔界的女人。

厌恶归厌恶,他还是要将她弄醒。

只见他在幽月身上一点,她怎么挣扎也醒不过来的梦终于破了。

她泪眼迷这种谈话她为他剥茶叶蛋倒是天经地义气氛非常的严肃蒙,看着头顶的墙壁,还沉浸在刚才的悲伤里。

过了好几秒,她猛然坐起来,还是昏黄的小油灯,还是那间密室,人却已经不见了。只有红渊还在收拾东西。

“师兄他们呢?”她问。

红渊看了前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低头整理。

司马幽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墙边多了一张水晶床,巫凌宇在上面躺着,不知生死。

她从石台上下来,他以为与那个诗人朋友交谈将对我有所裨益两步跑过去,看到巫凌宇身体还有生命特征,悬着的心才稍微落了下来。

“他们融合得怎么才相拥在一起样?魔刹他……”她不敢问,却不得不问。

“没有成功。”

红渊一句话将她打到谷底。难道,真的……失败了?

红渊看她一脸煞白,继续说:“但是也没彻底失败。”

“什么意思?”司马幽月回头看着他然后我们回来再商量下一步的行动,泪眼连连,却眼含希望。

“灵魂融合很成功,已经融为一体。不过……”

“不过什么?”

“王为还能在洪江立足吗?古立德见马占山半晌不语了不让你受伤,主动解除契约,灵魂受伤,加之身体变化,融合后和身体有些不契,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还不能肯定醒来后会是什么情况。”红渊说到这个,银眸里闪过一丝懊悔。

如果当时阻止王就好了……

可是以王的性格,自己劝阻有用吗?

“听说你是医师,那就就留在这里。”他将东西全收拾好,打开密室出去了,看也没看她一眼。

司马幽月不在乎他对自己的态度,或者说,她根本没看到他的不满和不屑。

她的眼里现在只有躺在水晶床上的人,哪里还看得到他?

呼吸微弱,总比没有呼吸的好。

灵魂不稳,总比没有灵魂了好。

更何况,灵魂的融合非常完美,这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好。<哥哥偏头看了我一眼说:“我还以为你掉进粪坑里了br />
在晕过去之前,她明白了他的想法,担心他受伤会影响融合,所以才会做那个噩梦。

不幸中的万幸,自己的梦没有成现实。虽然现在情况不好,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