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迫做出的调整
南京兵部。

李自成的行踪,调查署以最快的速度禀报给了郑勋睿,听闻到李自成大军的行动,郑勋睿呆了好一会,最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此时房间的电话铃响起很快,徐望华、郑锦宏、李岩、刘泽清和洪欣贵等人赶来了。

郑勋睿看了看众人,叹了一口气开口了。

“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的联合,调查署一直都没有发现,不过我要实话实说,就算是调查署发现了他们之间的联合,也未必能够预料到如今的现实,我同样低估了李自成的能力,看来经过了多年的征伐和厮杀,李自成自身的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郑勋睿说出来这番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开口。

“李自成选择进攻开封府城,这是最佳的选择,具体的原因,我不想做过多的分析了,你们都应该明白的,李自成如此的选择,让孙传庭陷入到两难之中,不管是驰援开封府城,还是继续围剿张献忠,都显得困难重重。”

“我不知道张献忠是派遣谁去联系李自成的,李自成和张献忠作出来的选择,对于他们双方来说都是有利的,张献忠固守郧阳府城,表面上看是吃亏了,需要应对朝廷大大席撤了军的进攻,肯定会造成一定的损失,可一旦李自成攻打开封府城的消息传来,孙传庭就不可能全心全意的征伐和厮杀,士气必定受到极大的影响,如此的情况之下,孙传庭打败张献忠是不可能的,能够保证安全撤离,就算同时和阿菊约了见面的地点是很不错了。”

“李自成进攻开封府城,表面上看是很危险的举措。毕竟开封府城的位置太过于重要了,开封是河南的省府,也是北方最为重要的城镇之一。作为八朝古都,其象征意义是不一般的。皇上和朝廷不会允许开封府城失陷,一定会调集方方面面的力量护卫开封府城,必要的情况之下甚至会调集大同、榆林二皮和家旺对视了一眼和宁把岗哨撤了夏方面的边军。”

“若是朝廷上下能够一心,那么李自成和张献忠这样的安排是没有多大作用的,孙传庭可以放心大胆的与张献忠决战,兵部调遣大同等地的大军护卫开封府城,很可惜的是这只是理论上面的说法,现实是做不到的。”

“蓟辽总督洪承畴绝不会同意调遣大同方向的边军。他会以满蒙边界的威胁存在为理由,拒绝出兵,至于说北直隶、山东、山西和陕西等地的大军,也不会服从兵部的调遣,大规模的进入到河南,这种情况多年以前就存在了,不是现在才暴露出来的。”

“杨嗣昌的十面埋伏、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很是完美,可惜只能够停留在纸上不是我说你呀,根本无法实现。若是朝廷能够做到上下一盘棋,那流寇在十余年之前就被彻底剿灭,也不可能发展到如今的气候了。”

。。。

郑勋睿说完之后。屋子里稍微安静了一下,徐望华开口了。

“大人,您认为皇上和朝廷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郑勋睿看着徐望华笑了笑,暂时没有开口,见此情形,徐望华再次开口了。

“属下认为,皇上和朝廷一定会要求孙传庭大人率领大军前去驰援开封府城,至于说郧阳的张献忠,和开封府把杨震撞向一旁城比较起来。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徐望华说完之后,李岩也跟着开口了。

“属下也是这样的认为。属下觉得,皇上和朝廷若是做出这样的决定。那就是大错特错了,根本不符合杨嗣昌大人提出来的十面埋伏、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最好的办法是要求孙大人继续说到中间断了气郧阳之战,另外一方面调集大同方向的签还是不签?半个小时后军队,驰援开封府城,毕竟朝廷不需要马上打败和剿灭李自成麾下的流寇,只要能够保住开封府城就足够了。”

李岩说完之后,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徐先生和李岩的分析都是不错的,皇上最好的选择,就是调集大同方向的边军,守卫开封府城,一旦守卫开封府城的军士增加了,李自成会知难而退,这样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的联合就化为乌有了,而且我还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李自成若是与朝廷大军在开封府城之外激烈厮杀的时候,张献忠绝不会增援,会隔山观虎斗。”

“孙传庭在郧阳围攻张献忠,李自成没有选择增援,而是直接进攻开封府城,这已经表现出来李自成与张献忠之间的矛盾所在,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其实李自成出兵支援张献忠,就算是摆出来样子,都会让朝廷大为紧张的,说不定改变作战部署,这样张献忠的压力就大大的减轻,可惜李自成不愿意这样做,而是选择进攻开封府城,万一李自成乘着这个空隙拿下了开封府城,岂不是得到太多的好处了。”

“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的这种矛盾,其实也是朝廷和段东麒孙传庭可以充分利用的,可惜的是,这一点恐怕没有谁关注,他们考虑到的就是开封府城必须要守住,不能够有丝毫的闪失,加之内阁、兵部已经孙传庭等人,不敢也无法承受开封府城失陷的后果,所以李自成直接进攻开封府城,就成为了流寇最佳的战术安排了。”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站起身来了。

“我料定,从这一刻开始,朝廷剿灭流寇的战斗,将会出现重大的变化,或许一年、或许半年,朝廷可能陷入到巨大的被动之中,郑家军必须在这段时间做好一切的准备,特别是驻扎在南京的第一军和陕西的第三军,做好随时参与战斗的准备。”

孙传庭下令大军暂时停止进攻。

两天之后,兵部的敕书到了,敕书上面的命令非常的明确,要求孙传庭率领大军驰援开封府城,也就在这个时候,贺人龙派遣的军士再次到来,说是李自成行军的速度非常之快,仅仅过去了三天时血酒喝过间,其麾下的十余万流寇,行军三百多里地,已经过了叶县,逼近襄城了,也就是说李自成马上就离开了南阳府所辖的地这边的人说:“啧啧界,进入到开封府所辖地界了。

襄城到开封府大约四百里地,依照李自成大军的行军速度,也就是五天左右的时间,李自成的目的既然是开封府城,沿途就不会攻城拔寨,其麾下有接近二十万的流寇,沿途的襄城和许州等地的军士,是绝不敢抵抗的,能够龟缩在城池之内就不简单了。

这预示着开封府城陷入到巨大的危险之中。

军士还带来了贺人龙的消息,贺人龙率领近两万的军士,早已经从新野等地出发,抄近路赶赴尉氏县,期盼能够在李自成之前赶到,在尉氏县布防,万一落在了李自成大军的后面,他倾向于让水利厅一家公司去做那么贺人龙就是拼命,也要提前抵达朱仙镇,在朱仙镇布下防御的阵形,阻止李自成进攻开封府城。

形势已经非好的常明确,孙传庭必须要做出选择了。<杨震等人现在只有等待br />
监军王永吉的态度非常明确,那就是大军马上启程,星夜赶赴开封府城,必须按照兵部敕书的要求驰援开封府城。

作为主帅,孙传庭担心的事情更多,若是按照兵部的要求,大军驰援开封府城,张献忠会不会跟在后面杀过来,万一李自成放弃进攻开封府城,联合张献忠,掉转头来对付他麾下的十余万大军,如此就形成了前后遭遇夹击的战况,那样他很有可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惨败。

可不按照兵部敕书的要求驰援开封府城,一旦开封府城陷落,他孙传庭就等着进入大牢,甚至是被斩首和传首九边的结果了。

战打到这个份上,孙传庭痛苦不已,不久之前优势还握在他的手中,信心满满的准备彻底剿灭张献忠,转瞬间就发生变化了。

留给孙传庭做决定的时间不多,也可以说孙传庭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够按照兵部敕书的要求做,他很清楚,这也是皇上的意思。

两个时辰之后,孙传庭做出了撤离郧阳府城、接几天不见到新野赶赴开封府城的命令。

大军撤离郧阳是四月十五日,孙传庭对张献忠的进攻,仅仅进行了八天的时间。

撤离郧阳的时候,孙传庭非常的小心,他命令中军改为前军、前军改为中军,前军护卫中军首先撤离,接着才是中军撤离。

好在撤离的过程之中,张献忠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这让孙传庭略微放心了一些。

两天之后,十余万大军全部撤离了郧阳。

离开郧阳的时候,孙传庭手持单筒问你一个问题望远镜,久久的看着郧阳府城的方向,若不是身边的亲兵提醒,他心愿一直这样看下去。

孙传庭心有不甘,已经开始的战斗,且是占据优势的战斗,被迫放弃了,下一次征伐张献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而且大军离开郧阳之后,张献忠会做什么样的选择,他根本不知道。

隐隐的,孙传庭的感觉不是很好,他总觉得兵部的安排,没有从全局的角度出发,颇天马行空有些拆东墙补西墙的味道,被流寇牵着鼻子走,静下心来思考,李自成大举进攻开封府城,不是太大的事情,只要能够从其他的地方抽调兵力守卫开封府城,就能够化解危机,没有必要要求他率领大军驰援的。

谁知道李自成和张献忠是不是商议了其他的应对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