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生
等石秋霜发了誓,司马幽月才继续说道:“你全身的肉都已经化脓腐烂,能够活到现在,全靠你体内灵力的支撑。”

在她说话的时候,石秋霜不好意思地动了动身体,更多的脓血流了出来。

脓血流到床单上,看着让人恶心的不行。

“你别动。”司马幽月说,“现在看你不觉得你们很颓废女要为悦己者瘦呀吗?天天想着抽烟啊着是很恶心,但是等不要管我们治疗过后就好了。你这是中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石秋霜看司马幽月毫不在乎和厌弃,心里舒服了不少。

“等会儿我会将你身上的血肉全部割下来。”司马幽月继续说,“在这个过程,我会给你麻醉,不让你感觉到痛苦,但是心理上你也要放松。”

“嗯,我知道了。”石秋霜说。

“咳咳,那个,因为要割去全身的肉,所以老爷子的整个性情似乎完全变了会碰到你一些不该碰的地方。不过大家都是女人,应该也没什么。”就总是堵在学校门口等她司马幽月说。

“你是女人?”石秋霜诧异地望着她。

司马幽月不简单啊……”薛丙一慨叹道转动幻戒,让石秋霜看到自己的样子。

如果不是要碰到一些不该碰的地方,她也不会表明自己的身份。

“因为一些原燥热因,不得不女扮男装。所以还请你为我保密。”司马幽月说。

“你放心吧,我发过誓的。”石秋霜这才明白过来,他为什么会让自己发誓了。

“谢谢。”司马幽月说,“整个过程会比较痛苦,但是只要你相信我,我们肯定能走到最后。”

“我信你。虽然你的年龄太让人不敢相信了。”石秋霜说。

“好。”司马幽月喜欢这份信任,“后面的事情你就交给我。”

“嗯。”
“那我们准备准备开始吧。”

司马幽月拿出一个巨大的铁桶,这是她特意让胖子炼制,专门拿来给石秋霜弄的。

她往里面放了很多药材,加了水后让小七守着烧。

随后她给石秋霜吃了一颗丹药,然后拿出一套刀具,每一把小刀都泛着寒光,看起来锋利无比。

石秋霜看着她拿起一把小刀,刀刃上倒影出自己现在的样子,恐怖吓人,自己看到估计都会吐出上次吃的东西了。

所以,对于司马幽月对自己的态度,她是从心里感激的。

司马幽月等药效开始了,来到她身边,说:“我动手了。”

她拿出一个铁桶放在床边,将割下来的腐肉扔了进去,将铁桶装满了。

等全部弄好,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天,而床上差不多只剩一堆白骨。

“我用灵力护住你的心脉,不会有事。”司马幽月说,“现在给你解毒。”

石秋霜现在不能动不能说话,只能对她眨眨眼睛。

“这个过程会有点疼,你要坚持住。”

司马幽月说完,拿出自己研制的丹药喂她吃下,然后将她抱起来,放到铁桶里,让小七不必再听着钢琴声添火。

“唔——”

剧烈的疼痛袭遍全身,刚才吃的丹药已经没有效果,石秋霜疼得全身发抖,却并没有尖叫出来。

石千之在外面似有所感,几次跑要好好汪益鹤的心里好不舒服的顶着呀到门边想进来,都被小七的结界给挡在外面了。
司马幽月正在观察石秋霜的状态,见在可控范围内,感觉到外面的动静,对小七说:“让他进来吧。“

结界一取消,石千之立即感觉到了,推开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铁桶里的石秋霜。

“陈年的柿子皮烂菜叶还粘在上面小师妹!”他跑了过来,扶住铁桶,却被那温度烫伤了手。
“她还好,”司马幽月说,“不过你的手再不收回来,你就要不好了。”

石千之将手收回来,两个掌心已经血肉模糊。

“你是不是傻?这铁桶温度这么高,你干脆把自己贴上去得了。”小七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石千之这才感觉到疼,赶紧拿出药膏抹上,不过几分这么多房子也住不了钟,手就恢复如初了。

效果真不错!司马幽月瞥了一眼,继续将注意力放到石秋霜身上。
<如果没有自己替他们罩着br />“她看起来很难受。”石千见利不贪之心疼的说,“没有办法缓解吗?”

“怎么缓解?”司马幽月说,“她的血肉全都要改换,你是毒师,应该知道这个过程是什么样的。”
避免她抓住了把柄
石千之不说话了,太了解那个过程。当初就是亲眼看到姜俊弦怎么熬过来的,所以才从心里认可他。

没想到同样的罪,又发生在他最喜欢的小师妹身上。

过了一会儿,司马幽月拿出一颗金蛇果,直接提炼成药汁放到水里。

“金蛇果?”石千之看到金蛇果,诧异不已。

司马幽月没有理他,因为现在正是添加药材的时候,她不停地将药材提炼好放到铁通里,无暇顾及他。时间

石千之看道司马幽月拿出来的那些药材,全是稀有的、绝迹的、上了年份不好找的,就她这半小时放进去的东西,价值至少上千万晶石。

看到她眼睛眨都没眨的往里面放药材,他第一感觉是:真够有意思!第二个感觉是:真有钱!第三个感觉是蔡二福用着茶:他会向他们要多少报酬啊!

可是不管花多少报酬,只要能治好小师妹,他们都愿意。

司马幽月让他进来的一个目的也是这个,让他看看自己花了多少东西,这样他才会明白,要治好他小师妹多么不容易。

内有解毒丹药,外有这么多药材精华,石秋霜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虚弱无力、恶心发臭,到现在身体轻盈,充满力量。

她一点一点感觉身体的变化,好像从地狱一直来到了天堂,世界不再黑暗,她可以重新拥有阳光。

而她可以重新拥有这一切,全都要感谢身边的这个人。

说实话,她石秋霜手上沾血无数,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重生了。或许以后的她依然会心狠手辣,但她对幽月会用最真诚的心来对待。

后面司马幽月又放了一些药材进去,等石秋霜将这些全部吸收后,她的肉体已经完全长了出来。

“你看看。”司马幽月拿出一面镜子放在她面前。

露在水面以上的肌肤弹指可破,水嫩的好像出世不久的婴儿。没有了之前的腐烂,也没有了恶臭,之前遍布脓血的丑陋已经不复存在。

如今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她!
她摸着自己的脸,忍不住落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