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陈新甲的心思
大军迟迟没有动作,表面上看是因为作战计划的重大改变,以及朝廷征收剿饷等等因素,其实真实的原因一直都在兵部左侍郎陈新甲的内心,抵达湖广武昌府之后,陈新甲采取了一系列的办法,基本掌控了剿灭流寇的指挥权,五省总督孙传庭尽管内心不舒服,但胳膊扭不过大腿,也只能够任命,加之在这段时间之内,陈新甲与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之间的联系非常的我是人家丢弃的私生子频繁,两人各方面观点的认识渐渐趋于一致,这远不是孙传庭能够比拟的。

陈新甲不笨,有着一定的能力,他很清楚皇上要求两面出击剿灭流寇的决定,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若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去剿灭流寇,很有可能导致不可预见的结局,要知道李自成和张献忠已经变得很是强悍,朝廷大军只能够采取打击一路、稳住一路的做法,才能够达到削弱流寇的力量、最终剿灭的目的,这就好比是小孩子走路,刚刚在地上爬的时候,你可不能够要求他老奶奶坐在那儿流眼泪跑步甚至是下海游泳。

孙传庭提出来的作战计划,陈新甲经过了仔细的研究,结合他到湖广看到的实际情况,认为的确是可行的,但认同孙传庭的作战计划,也是不行的,”再看其他网页毕竟皇上有圣旨,已经否定了孙传庭提出来的作战计划,如此的情况之下,陈新甲就需要找到变通的路子。

他曾经提出来兵分两路打击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的这一家是其中规模最大地段较好的一家作战计划,甚至如何的排兵布阵都做好了,但结合实际情况,他彻底否定了自己思考出来的计划,他认为孙传庭麾下的近十万大军是不能够兵分两路的,必须要集中起来。打击李自成或者张献忠任何的一路流寇,且其他协助作战的卫所大军,必须要阻止两路流寇的联合。

朝廷征收到的剿饷。源源不断的拨付到湖广,大军的粮草得到了充足的保证。已经没有任何理由不出击了。

时间到了八月下旬,陈新甲找到孙传庭商议,透露出来改变原来作战计划的意思。

经过了几次的商议和思索,两人的意见慢慢趋向一致,总体的作战计划终于确定下来了。

湖广总兵左良玉、松江总兵刘良佐,以及调遣到河南出任总兵的贺人龙,湖广巡抚方孔炤、河南巡抚吴甡,以自然要主掌练兵及五省总督孙传庭、监军王永吉、兵部左侍郎陈新甲。齐聚湖广巡抚衙门。

墙上挂着两张醒目的地图,屋子中间还摆着沙盘,不用看就知道是要商议讨论什么事情。

陈新甲站在沙盘的旁边,侃侃而谈。

“诸位大人,一定是刚才陈木船的电话起了作用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肆掠湖广与河南,张献忠占据了襄阳府、郧阳府,还准备进入到四川,李自成占据了南阳府和汝宁府,为了能够尽快剿灭流寇,还北方安宁。皇上是殚精竭虑,朝廷决定征收剿饷,让大明百姓暂且忍受一年之时间。就是为了能够保证大军粮草充足,为了大军彻底剿灭流寇。”

“本官与孙大人多次商议了作战计划,也进行了数次的修改,最终做出了决定。”

说到这里,陈新甲看着孙传庭,再次开口了。

“请孙大人部署作战计划。”

陈新甲居然没有亲自部署,让孙传庭来安排,这个情况让众人吃惊,在他们看来。陈新甲和孙传庭之间是存在矛盾的,重点就是为了作战计划以及作战指挥权的问题。众人也清楚,不管是从身份地位。还是从背景方面来说,孙传庭当他醒来的时候都是弱于陈新甲的,陈新甲指挥大军作战应该成为了定局,说不定孙传庭被直接排出在外也不稀奇。

孙传庭站起身来,走到了沙盘的前面,他的背后就是两张醒目的地图。

“诸位,今日之作战计划,就是大军下一步具体作战的计划,本官希望诸位不要有丝毫的泄漏,若是此作战计划泄漏出去,那是一定要追查到底的。”

孙传庭的这个要求,让众人的神情变得肃穆起来,公布作战计划,就意味着征战厮杀马上就要开始了,其实这也没有多大的稀奇,河南巡抚吴甡以及河南总兵贺人龙悉数都赶赴湖广武昌府,就已经表明不走不多远一般,要知道贺人龙出任河南总兵,是在七月底,且赶赴河南上任的时候,从南京京营带走了两万军士。

“作战依旧是两路出击,第一路大军由陈大人和本官指挥,松江总兵刘良佐、湖广总兵左良玉跟随作战,第一路大军作战之目标是盘踞襄阳和郧阳等地的张献忠。。。第二路大军有河南巡抚吴甡大人指挥,河南巡抚贺人龙参与,其作战目标是盘踞在南阳府和汝宁府的李自成。。。两路大军要按照统一的要求,协调作战。。。”

孙传庭部署作战计划的时候,众人的脸上没有多少吃惊的表情。

陈新甲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微笑。

当初感觉到两路作战行不通的时候,陈新甲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南京京营的总兵贺人龙,贺人龙的名气是很不错的,也曾经多次参与针对流寇的战斗,让流寇颇为恐惧。

皇上明确要求两路出击作战,若是孙传庭麾下的大军分为两路,则作战的实力大为削弱,不要说打败李自成和张献忠,能够保持不败就很不错了,要知道李自成麾下号称二十万大军,张献忠麾下号称十五万大军。

最好的办法,还是重点打击一路,稳住一路。

陈新甲在认真思索之后,与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书信协商,终于决定让贺人龙出任河南总兵,成为另一路打击李自成的大军。

贺人龙的主要任务,并不是真正的打击李苏杰被日本兵带出牢门自成,而是阻止李自成与张献忠的联合。

也就是说,贺人龙只要控制住南阳的新野与汝宁府的信阳两地,就可以阻止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的联合。

不过这个作战计划,由孙传庭宣布出来的时候,还是两路大军都采取主动进攻的方式。

至于说陈新甲和孙传庭率领的大军,主攻张献忠,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襄阳府城。

这也是陈新甲和孙传庭认真商议做出的决定,张献忠占领襄阳,造成的震动是很大的,朝廷大军若是能够首先拿下襄阳府城,那就预示着剿灭流寇的战斗取得了重大的胜利,这是一种象征,表示朝廷大军能够彻底剿灭流寇。

攻打襄阳府城的战简南一下子无语了斗一定不简单,甚至可以说难度极大,襄阳府城地形特殊,当初张献忠能够迅速拿下,正因为受到感染那是因为朝廷大军的疏忽,张献忠占据襄阳府城之后,很是注意对城池的防御,充分利用了襄阳府城三面环水、一面靠山决不行的特殊地形。

拿下襄阳府城这个硬仗,由孙传庭麾下的大军来承担,其中战打击了中国人的自信斗力异常强悍的陕西营,将承担主要的进攻作战迎着一身泥浆的黄虎任务。

让孙传庭来宣布作战计划和部署,也是陈新甲仔细思考过的,他代表朝廷全面指挥剿灭流寇战斗的事宜,已经不需要质疑,不过他与孙传庭之纷纷坠落间的关系必须要融洽,否则会影响到大军作战的士气,陈新甲同时注意与监军王永吉拉近关系,通过王永吉得到皇上更多的支持,他每次与孙传庭商议作战计划之后,都要和王永吉通报,这让王永吉很是高兴,这样的效果,陈新甲能够看到,也相信王永吉会在皇上面前说好话。

两路大军开始出征作战的时间是九月初五。

陈新甲考虑的是速战速决,能够在年内拿下襄阳府城,展开对张献忠麾下流寇的合围与追杀,为此他专门给四川总兵秦良玉写去了信函,要求秦良玉在夔州一带部署好防线,防止张献忠窜入到四川,至于说陕郑重其事地说道:“我要是一不小心练成了大厨西方面,陈新甲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心,驻扎在陕西的郑家军,是流寇最为惧怕的军队,张献忠可没有胆量进入到陕西境内。

河南方向,有贺人龙驻守,同时山西大同、陕西榆林的边军也做好一切的准备,一旦河南但至少还没有到乌紫的程度境内出现巨大压力,或者张献忠往河南方向逃窜,那么山西大同、陕西榆林、河南以及湖广等地方的大军,包括孙传庭麾下的大军,全部都要进入到河南境内,针对流寇展开大规模的剿杀。

陈新甲与孙传庭商议的这个作战计划,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的情况,也集中了足够强悍的大军,若是计划得以顺利的实施,李自成和张献忠是没有什么出路的。

陈新甲有着极大的信心,他很清楚,只要作战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哪怕尚未完全结束,他就能够进入内阁了。

为了能够达到这个目的,陈新甲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一改刚刚到湖广的态度,不就是宝哥要回来吃个饭嘛以低姿态和孙传庭商议,平复孙传庭内心的怨气,同时不断向监军王永吉示好,同时注意搞好与方孔炤、吴甡、刘良佐、左良玉和贺人龙之间的关系,此时的陈新甲,俨然成为了轴心,不断磨合与方方面面的关系。

中心确立,作战计划完备,如此情况之下,陈新甲相信能够彻底打败李自成和张献忠,最终彻底剿灭流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