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抽丝剥茧
郑锦宏匆匆走入厢房的时候,郑勋睿正在和徐望华商议商贸的事宜,这是郑勋睿最为头疼的问题,也是他和东林党之间最大的争议所在。

“少爷,调查有结果了。”

郑锦宏的一句话,吸引了郑勋睿和徐望华的注意力,他们知道郑锦宏说的是什么,也就早已经听到花掌柜的艳名是牵涉到赵单羽和梁兴力的事情,作为郑家军总兵官,郑锦宏完全不需要亲自去调查的,不过为了能够保密今天,郑锦宏亲自主持调查事宜,动用了郑家军最为精锐的军士,参与到调查之中,从郑勋睿和徐望华安排之后,一张大网早就铺开了。

“锦宏,不要着急,慢慢说。”

郑锦宏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下一大口之后,再次开口了。

“粟建成非常的谨慎,这让调查显得很是艰难,赵大人和梁大人心存疑惑,加上邓子华再也没有邀请和联系过了,大概是害怕秦王陷入到此事之中,故而调查几乎中断了,属下派遣了军士,时刻盯住粟建成的举动,一个月之后,粟建成才有所行动。”<副队长脸上早已没了血色br />
郑勋睿微微皱眉,他也知道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是难以成大事的,当初就没有抱什么希望,估计两人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后,肯定不敢以身涉险的,这是两人的本能,郑勋睿不可能勉强,就连想出此计策的徐望华,也是无可奈爸爸抱起马头痛哭何。

粟建成不可能是主谋,只不过是王府左长史,没有什么权力,接触不到什么权贵,包括东林党人,加之与郑勋睿无冤无仇,不可能如此的算计,所以说揪出粟建成没有丝毫的意义,就在郑勋睿以为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郑锦宏居然她肯定不会说调查到了情报。

这大大出乎郑勋睿的预料。

“属下当初也奇怪,侦查了很长的时间,为什么粟建成没有与任何人接触,仅仅是每日里出去吃饭,吃饭之后也就回到了官邸,是不是邓子华为了转移目标,才抛出粟建成来的,故而属下对秦王府也加强了监视。”

““哎呀秦王府没有任何的异常,这让属下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粟建成的身上,后来属下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粟建成每次出去吃饭,地方都是固定的,而且上菜的伙你说是吗?”杨蔷云转一转眼珠说:“嗯计也是固定的,从来没有换过他人。”

“要说到一个地方去吃饭,也许是个人的喜好,但每次都是同一个伙计上菜,这就令人怀疑了,于是属下将目光对准了这个伙计,果然发现了异常。”

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为郑锦宏的进步高兴,能够从细微之处发现不寻常,这种抽丝剥茧的功夫,正是郑锦宏需要的。

“酒楼的伙计,生活应该是很简单的,可这个伙计很不简单,平日里没有在酒楼做事为不使你受牵连情,只有粟建成去吃饭的时候,这个伙计才到酒楼去做事情,而且粟建成离开之后,这个伙计随即也离开了酒楼。”

“军士开始跟踪这个伙计,发现这个伙计居然住在城南,这就更让属下怀疑了,城南住的都是士大夫或者是士绅富户,这里居住的人,哪里需要到酒楼去做伙计,属下认为这里面一定存在问题。”

“伙计居住的具体地址,已经侦查清楚了,是一户大商贾的宅院,这个商贾年初才搬迁到西安府城,用重金购买了此处府邸,此商贾非常神秘,一般情况下不露面,不过时常有京城来的人和南方来的人进入到我这一走府邸里面。”

“属下想着派人进入府邸侦查,可害怕打草惊蛇,故而没有行动。”

郑勋睿和徐望华的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

郑锦宏说完之后,徐望华开口了。

“真的是有意思啊,大人到陕西赴任,这个商贾也来到了西安府城,重金购买了府邸,商贾按说是要做生意的,却只是呆在府邸里面,从来不露面,这算是什么商贾,难不成想做寓公,不过就算是做寓公,到但大多不欢而散京城和南京多好,没有必要到西安府城来啊。”

郑勋睿微微点头。

“徐先生说的有道理,且不说这个商贾是不是针对我的,就说来到西安府城的时间,还有每日里的行踪,都是值得怀疑的,锦宏,你暂时不动手,这是正确的,看样子这个商贾的背后,肯定是有文章的。”

说到这里,郑勋睿想起了什么。

“对了,锦宏,你没有到县衙去调查这个商贾的来历吗。”

郑锦宏的脸上出现了为难的神色。

“属下想办法去调查过,可没有结果,县衙只有名字,叫做党来旺,什么来历等等,一概都不知道,就连是什因此么地方的人,都没有资料。”

徐望华冷笑着开口了。

“大人,看来对手是有备而来,仅仅一个名字,没有任何的作用,属下估计党来旺这个名字,也是假的,西安府城这些年搬迁的人特别多,在这方面作假,很是容易,贿赂官吏就能够做到,若是想着彻底调查,只能够从其他的方面下功夫了。”

郑锦宏看着郑勋睿,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少爷,徐先生,属下侦查到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也许只是偶然。”

郑勋睿看着郑锦正说你呢宏,神情严肃起来,既然郑锦宏大概是那个人发现了什么猎物都这样说,那说明情报非同一般,郑锦“怎么办?”许光平猛地睁开眼睛宏没有经过调查,不能够擅自怀疑。

“锦宏,侦查到了什么,说就是了。”

“军士侦查到,这个叫做党来旺的商贾,曾经到知府衙门,拜访过史大人。”

郑勋睿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徐望华的脸色更是变化了。

史可法是西安府知府,深得郑勋睿的信任,若是也参与到此事之中,那就真的不好说了,郑锦宏可能也是想到了这里面的利害祸福,所以刚开始没有说。

郑勋睿在屋子里走了几步,慢慢开口了。

“我要是记得不错,史可法是左光斗的学生吧,左大人曾经是内阁大臣,东林党的说得再近一点主要成员之一,虽说东林党的主要力量,是在南直隶一带,可是其影响遍布全国啊。”

徐望华点点头,跟着开口了。

“属下也知道这一点,左大人被魏忠贤迫害致死,当年就是史可法的恩师,大人说堂哥轻轻地叹了口气说:“走!堂哥驮着你去摸摸月亮到这里,属下觉得,党来旺到知府衙门拜访史可法,很有可能与东林党有一定的关系。”

郑勋睿慢慢走了几步,似乎是自言自语。

“东林党,哼,好同恶弃,党同伐异,长于内争、短于治国治军,在朝中无所顾忌,一味的打压不附和他们的人,同南方的大商贾勾结,废除商贸赋税,增加百姓负担,让北方的老百姓没有了活路,致使流寇肆掠,北方遭遇如此大灾,这些东林党人不管不顾,反而维护南方商贾的利益,那些南方的商贾花天酒地,根本没有想着拿出一钱银子一粒粮食救济,朝廷想着增加商贸赋税,他们就拼命的反对,说什么藏富于民,朝廷不能够与民争利,就是这样的一帮伪君子,居然还标榜什么清流,以为天下人眼睛都瞎了吗。”

郑锦宏和徐望华看着郑勋睿,没有开口说话,但郑勋睿的这些话,如同重锤,敲打着他们的心,让他们终于明白了,郑勋睿为什么不看好东林党人,为什么和张溥、杨彝等人割袍断义,看来这里面绝不是因为女人那么简单的原因。

“徐先生,我准备和史可法好好谈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我感觉到史可法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东林党人,尽管说东林党人壁垒森严,有着很强的门户之见,可其中还是有杰出之人的,这些人我必须要团结起来,让他们脱离东林党,否则他日和东林党撕破脸皮的时候,我遭遇到的压力会很大的。”

徐望华的神色凝重,好人们都说那那是中世纪一个无奈而又惟一例外的活跃因素个老板不懂诗一会才开口。

“大人的话语,让属下有了极大的震撼,属下以前对东林党人的认识也是不错的,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事情,大人刚刚的总结,让属下猛然间想到了很多的事情,大人之总结,的确是入骨三分,东林党人误国误民,属下和史大人也接触过好多次,感觉到史大人还是正直可信的,属下赞同大人与史大人好好谈谈,若是史大人一味坚持,属下认为,大人也不必手软,属下记得大人说过,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身的残忍。”

郑勋睿笑了笑,对着郑锦宏开口了。

“锦宏,严密监控那个党来旺的行踪,不管是什么人去拜访,都要弄清楚,暂时不要动他,我会想办法让粟建成消失一段时间的,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动手了,至于说和史可法交谈的事情,暂时不着急,必须要有明确的证据之后,在考虑这件事情,史可法此人正直,但也是迂腐的,认死理,不拿出让人信服的证据,这样的谈话不会有好的结果。”
<为了保密起见br />郑勋睿说完之后,徐望华开口了。

“大人,这件事情,交给属下去办理吧,郑将军事情太多,关心郑家军的所有事宜,难以抽身,属下露面不多,在暗地里说道:“皇军调查,更加的方便。”

郑勋睿点点头。

“也好,这件事情,就辛苦徐先生了,锦宏有时间协助,到了这个时候,每一步都需要谨慎,不能够出现任何的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