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交换的决定
尽管郑家军将士士气高涨,但是从将士身体的原因出发,郑勋睿没有同意强行军的计划,包括郑锦宏等人都认为郑家军的毛瑟枪和红夷大炮是绝密的武器,利用这些火器狠狠的去打击后金鞑子,能够取得再一次重大的胜利,因此采取强行军的方式,尽早抵达延庆州城,展开突袭的战术,一定能够得到多尔衮摸不着北。

郑勋睿也想获得再一次重大的胜利,甚至希望能够生擒多尔衮,但想法归想法,实际上是不是能够做到,还是要有准确的判断,杜度麾下有三万后金鞑子,但战斗结束之后,有两千多的后金鞑子不知所终,也许这些后金鞑子能够活下来的不多,但一定有人赶赴到延庆州城,去给多尔衮禀报消息,多尔衮知道情况之后,肯定会做好相应的准备。

计划不如变化,郑家军进入北直隶作战,已经非常顺利,剿灭的后金鞑子和汉军接近四万人了,如此重大的胜利,放到其他朝廷军队的身上,只怕是早就偃旗息鼓欢庆胜利了。

延庆州城距离保定府城四百八十多里地,按照郑勋睿的计划,大军争取在三日之内抵达,应该说三天时间之后,朝廷也知和谁一路北上道郑家军进入“小叔儿?!”家旺见到二皮兴奋地说北直隶作战了。

当然郑勋睿不会听从朝廷的调度,也不会按照朝廷的要求来战斗厮杀,郑家军所有的作战安排,只有他郑勋睿能够拍板和决定。

大军出发之后,行军速度出乎了郑勋睿的预料,原来郑锦宏和杨贺、刘泽清、洪欣涛等人商议之后,决定第一夜在涿州歇息,保定府城距离涿州两百里地,这表明大军的行军自从丈夫死了速度是很快的。

战马是足够的。剿灭近四万的后金鞑子和汉军,郑家军缴获了大量的战马和马车,每个将士都是双马。足够保证行军的速度,放眼大明。恐怕也只有郑家军如此的奢华。

卯时出发,中途歇息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吃饭,戌时抵达涿州城。

城内死一般的寂静,看不见一个人,没有任何的生气,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唯有断壁残垣说明了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进入城池的将士,在大二皮已经摸不到头顶有任何东西了街上发现了无数冻僵的尸首。

掩埋尸首的事宜。也是悄无声息进行的,气候严寒,土地冻得*的,可郑家军的将士硬是咬着牙,挖出来陈纯的师父就表示他能打11个了十来个大坑,将发现的所有尸首都埋进去了,入土为安,郑家军将士所能够做的也就是这件事情了。

城内几乎找不到完整的房子,郑锦宏等人好不容易在一处大概是士绅的宅院内,找到了几间稍微好一些的屋子。至于说衙门,早就成为了一片的废墟。

郑勋睿倒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这样的情形。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了,让他始终不明白的是,后金鞑子为何如此的残忍,为什么要赶尽杀绝,难不成后金鞑子真的是铁石心肠吗。

这恐怕是穿越十多年的郑勋睿,唯一难以理解的地方。
<无微不至——’”一颗眼泪掉在台阶上br />天黑下来了,屋里点亮了油灯,郑锦宏等人找来了一些木炭,在屋里生火。

郑勋睿没有顾得上去烤火。他依旧是仔细的看着地图,郑锦宏等人也不会打扰。他们知道这是郑勋睿的习惯,李岩、李攀龙和徐吉匡等人。怎是带着执法营的将士,督促所有人都要喝下去姜汤和番椒水,这东西不好喝,喝下去的当时有些难受。

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郑勋睿不是特别在意,郑家军进入到涿州城之后,这里就成为了铁桶,任何人都不要想着有动作。

进来的是文坤和马祥麟。

两人的脸色都是苍白的,所不同的是文坤看上去非常的疲倦,马祥麟却是精神头不对。

文坤尚未开口,郑勋睿就想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人,白杆兵惨败,秦良玉将军被后金鞑子生擒,战斗厮杀在昌平州城不远处展开,多尔衮率领的后金鞑子,在昌平设伏,伏击了白杆兵。。。”事实真相已不重要

文坤禀报的时候,屋子里面非常的安静。

郑锦宏等人的脸色也是微微变化,白杆兵有一万多人,想不到遭遇伏击,更想不到主帅秦良玉居然被后金鞑子生擒了,由此可见多尔衮的确不一般,比杜度等人强了太多。

文坤说完之后,马祥麟走上前去,扑迅速地从大柜板上那么搞完这个电视剧后站起来通跪在了郑勋睿的面前。

“属下恳请大人救救母亲,属下做牛做马报答大人。”

郑勋睿轻轻叹了一口气,扶起了马祥麟。

“事已至此,马将军不用太着急,总是有办法的。”

郑家军尽管剿灭了近四万的后金鞑子和汉军,可是从损失上面来说,大明都将成年累月地浸透在这无边无沿的优郁中还是巨大的,熊文灿麾下的五万前军,算是全军覆没,秦良玉麾下的一万多白杆兵,也是全军覆没,多尔衮和杜度率领后金鞑子和汉军入顿时高声叫道:“弟兄们关的时候,斩杀了三千多的明军,而且近两个月的时间了,北直隶无数的城池被后金鞑子攻破,老百姓遭受到惨重的损失,这恐怕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够恢复的。

这里面很大一部分的罪责,朝廷应该承担。

“文离开时坤说到的情况,你们都听见了,由此你们应该知道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多尔衮的确是足智多谋,当初文坤出发的时候,我就担心多尔衮得知消息之后,会率领后金鞑子赶赴昌平州,要是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只能够看白杆兵是不是能够抵御后金鞑子的进攻了。”

“后金鞑子十五万的大军入关劫掠,朝廷在没有弄清楚情况的前提之下,更是在熊文灿大人率领的五万前军几乎全部覆灭的情况之下,要求秦将军率领白杆兵前去增援,难道皇上和内阁不明白,多尔衮早就摆好了阵势,就等着前去增援的大军吗,多尔衮这种围城打援的战术,傻子都应该看的出来。”

“当年的大凌河之战,皇太极就是采取的这等战术,重兵包围尚未修建完成的大凌河城,等着朝廷大军前去增援,结果增援的嗯大军损失惨重,大凌河城也因为弹尽粮绝失守,不到十年的时间,难道朝廷就忘记了之前的教训。”

“哼,总是想着自身的安全,想着谁都去护卫京城,护卫朝廷,朝廷里面的那些大人,可曾想过百姓的凄惨,他们调集重兵,护卫的仅仅是京城,洪承畴大人率领的十余万朝廷大军,若不是遭遇到后金鞑子的堵截,怕也是全部李氏心里不平衡集中到京城去了。”

“后金鞑子所过之处,千里无人烟,在朝中某些大人看来,不是多大的事情,只要能够护卫住京城,一切都好了,他们怕死,他们想着军队的保护,他们可以躲在京城里面,难道老百姓不怕死,可老百姓能够躲在什么地方。”

“上行下效,当官的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怕死,当兵的谁愿意去送命,这就是京畿之地的卫所军队,他们不敢面对后金鞑子,不敢厮杀,他们本来应该保一方的平安,可是大难来临之际,他们要么投降,要么龟缩在城池里面,要么躲得远远的,没有了一丝的血性,这还算是什么军队。”

。。。

郑勋睿的话语,众人默默的听着,他们当然明白其中的意思。

不过众人没有想到的是,郑勋睿居然公开发这么大的脾气,而且话语所指就是皇上和内阁,以及朝廷之中的某些大人。

夜深了,众人都去歇息了。

郑锦宏留下来了。

“锦宏,我有一个想法,用杜度去交换秦良玉将军,你看是不是可行。”

郑锦宏稍微犹豫了一下。

“少爷,这样做不知道朝廷会怎么看。”

“我明白你的意思,事到如今,已经管不到朝廷是什么想法了,秦良玉将军年纪的了,遭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我们的动作要是慢了,恐怕秦将军难以保全性命,我看就这样决定下来,至于说朝廷里面的那些声音,不管他就是了。”

“少爷若是决定下来,属谁要愿意贴就自己贴下就来着手安排。”

“不用过于着急,我所说的动作要快,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方面当然是尽快的交换,第二方面就是让多尔衮知道郑家军的厉害,我们要打的他们乖乖的撤离北直隶,滚回沈阳去。”

说到这里,郑勋睿站起身来。

“总有一天,我要率领郑家军的将士,打到沈阳去,我要生擒皇太极,要连根拔掉所谓的大清国。”

郑锦宏也去歇息了。

郑勋睿走出了屋子。

地上的积雪已经凝结成冰,气候变得愈发的寒冷,走在雪地上,稍不小心就会摔倒。

洪欣瑜几乎是挨他就嘿嘿地乐着郑勋睿,宅院里面已经是高度的戒备,到处都有值守的军士。

“洪欣瑜,还记得当年在徐州的事情吗。”

“不会娶她属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这些日子,我时常想到洪家堡八百壮士,这么多年征战下来,八百壮士阵亡接近百人了,我不喜欢征战厮杀,可总是免不了带领兄弟们厮杀,每一次的战斗,都会有兄弟离开我们,想想那些已经长眠在地下的兄弟,想想总是吃苦的百姓,甚至想到那么多造反的流寇,我总是觉得不安,若是大明王朝足够强大,若是老百姓都有饭吃,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战斗厮杀,怎么会死那么多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