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生意经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筷子搅搅面条”并加关注,给《明末传奇》更多支持!

郑富贵准备出门去了,这一次是准备到山西和陕西一带去贩卖丝绸。

南方的丝绸价格不是很高,一匹丝绸价值二两银子,可是贩卖到北方去,可以卖到四两银子,这是暴利。

但是贩卖丝绸的风险是很高的,且不说一路上遭遇到的算计和盯梢,甚至是明抢,就说这联系商贾店铺的事情,都不简单,若是没有固定的店铺和商贾愿意接手,你带着丝绸到山西和陕西一带,就好比是端着金元宝的小孩子,会招来各方的眼红,人家抢你的丝绸算是简单的,厉害的直接将你杀掉,结局就是人财两空。

此外还有官府的盘查,一样是难以应对的,官府若是黑心了,你喊冤的地方都没有,直接将你关押进入大牢,丝绸没收,家里还要花银子赎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尽管贩卖丝绸是非常赚钱的事情,可真正能够做的人是很少的。

郑富贵走南闯北多年,积累了不少的关系,加上他监生的身份,做起事来方便很多,不过这贩卖丝绸是惹人注目的事情,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要不是这一次为了郑勋睿的事情,家里开销的银子太多,他也不打算冒险贩卖丝绸。

马上就是春节了,北方的丝绸需要量会大量增加,也许价格会上涨一些的,不过这次出门,又是几个月的时间,春节都不会在家里了。

郑富贵就是准备和郑勋睿说说,然后到浙江去收购丝绸,贩卖到北方去。

看见郑勋睿认真读书,郑富贵非常高兴,进屋之后,鼓励了一番,不过他很快转到了正题上面,说自己这次出门,准备贩卖一部分的丝绸到山西和陕西,丝绸的利润很高,若是成功了,那么明年就可以好好在家里歇息一段时间了。

做生意这件事情,尽管不是郑勋睿的特长,但他的某些认识,超过如今这个朝代的任何一个商贾,要说政治经济学可不是开玩笑的,前世的郑勋睿,也经历过那个全民都去做生意发财的年代,也曾经专门一起向前跑研究过如何的做生意发财。

郑富贵出去做生意赚钱养家,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郑勋睿不存在反对,男人就是需要养家糊口的,明朝的很多读书人死读书,农活不干,也不知道挣钱,一辈子穷困潦倒,这样的悲剧比比皆是,他可不愿意老爸也是这样。

不过听到说郑富贵准备到山西和陕西去做生意的时候,郑勋睿的脸色变化了。
他记得非常清楚,崇祯元年十一月,明末的农民大起义正式爆发,陕西的王嘉胤、王佐、高迎祥、王大梁、王二等人,掀开了推翻大明王朝的农民起义的序幕。

按照时间上面推算,此时陕西的农民起义已经爆发了。

明朝末年的气不敢接她火辣辣的目光候是非常特殊的,处于小冰川的时期,自然灾害频繁,被视为命根子的农业生产上面,遭受的灾荒不计其数,包括旱灾和蝗灾,还有鼠疫等等,其中旱灾尤为频”女孩子又追问道繁,官府不能够很好的安抚百姓,也拿不出来那么多的银子救济,这让老百姓活不下去了,造反的浪潮席卷全国。

辽东的后金也发展壮大起来,频频在辽东和北方发动进攻,闯入关内劫掠钱财人口,让老百姓的损失更加的惨重,也让大明王朝的根基动摇。

这一切,对于仅仅十四岁,尚无任何资历的郑勋睿来说,不是特别重要,可若是郑富贵准备到陕西和山西去贩卖丝绸,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郑富贵遭遇不测,这个家难以维持,自己也就要挑起家里的所有重担了。

为了吃饭拼就已经做好了和中国作战的充分准备命的奔波劳累,还有什么时间去读书,参加科举考试更是奢望了。都怕他的
想到这些,郑勋睿的额头上冒出冷汗。

郑富贵刚刚说完,他就开口了。

“父亲说到商贾之事,孩儿本不应该多嘴,只是孩儿有一些看法,也要等人家说过再见吧忍不住想说出来。”

郑富贵的脸色沉下来,他一万个不情愿,郑勋睿千万不要想着做商贾,那家里今后就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清扬,这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

“父亲不要着急,孩儿无心商贾之事,只是在秦淮河的时候,听闻一位商贾说到了商贸之事,后来打听,才知道此人是北方最大的商贾之一。”

郑富贵的脸色稍微缓和一些,大商贾到秦淮河去,非常正常,若是没有去过秦淮河,也不配被自然而然地就吵起来成为大商贾,郑勋睿能够听到一些议论,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大商贾说了,商贸之事,两个开门七件事哪样不需要钱?快过年了粮票布票煤油票眼看要过期途径最为赚钱,其一是加工生产销售一条龙,其二是囤积居奇。”

郑富贵脸色稍稍变化,这所谓的加工生产销售一条龙,他从来都没有听到过,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大商贾就是大商贾,说话都是高深的,要不然人家怎么可能赚钱那么多的银子。

“清扬,加工生产销售一条龙是什么意思啊。”

郑勋睿愣了一下,才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如www/xiabook/comwww.lzuoWeN.COM第28章老革命告御状(2)陈元彬得到消息也气得七窍冒烟今那里来的加工生产销售一条最近又买了手机和摩托车龙的说法,不过他已经虚构出来一个大商贾,也就无所谓了。

“所谓加工生产销售一条龙,就是自己制造自己生产自己卖,就说这丝绸,若是能够编制出来,接着直接卖出去,就能够赚到更多的银子。”

郑富贵的神色有些黯然,这种做法的确赚钱,可惜他做不到。

“父亲不要着急,孩儿主要说到的就是第二点,也就是囤积居奇。。。”

还没有等到郑勋睿开口,郑富贵就摇头了。
“清扬,囤积居奇我是知道的,不过那是大商贾才能够做的事情,他们的银子多,我是做不到的。”

“父亲不要着急,孩儿说完之后,您就明白了。囤积居奇不一定要太多的银子,关键是要看准时机,什怎么要晁家女婿做这种苦力?”这一次么东西不值钱的时候买回来,轻轻地反弹回来值钱的时候卖出去,这样稳当赚钱。。。”

“清扬啊,我知道这样赚钱稳当,可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不知不觉之间,郑福贵和郑勋睿说到商贸的事情了。
我们家五个孩子就像长长短短的五根手指
“父亲,大商贾喝醉之后,说出来了一个秘密,偶然被孩儿听到了,当初孩儿没有在意,现在看来,还真的是赚钱之道啊。”

郑富贵的眼睛再次睁大,那些大商贾到秦淮河之后,忘乎所以之下,有可能说出来某些商贸经营上面的秘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父亲可听说过玉蜀黍和甘薯。”

郑富贵仔细想想,摇了摇头,这两样东西,他的确没有听说过。

郑富贵不可能听说过,玉蜀黍和甘薯目前都在南方的福建和广东等地种植,没有流传到其他的地方,当地种植玉蜀黍和甘薯的隆登甲即派人去转告儿子方法不是很对,产量不好,没有受到重视,加上老百姓的观点一时半会不会改变,种了多年的稻谷小麦和粟米,对于其他的农作物是排斥的。

“玉蜀黍和甘薯,一直都在福建和广东一带种植,这两种农作物的产粮是很高的,效用和稻谷小麦粟米完全一样,都是能够吃饱肚子的,而且味道很好,若是能够引进来种植,就一定能够赚取到大量的银子。”
听说是种地,郑富贵低下头沉思了,他相信了郑勋睿的话,因为郑勋睿不可能知道玉蜀黍和甘薯这些东西,大商贾喝醉之后,说出来这些医生说要观察两天话,是很有可能的。

家里的耕地不少,开年之后就要播种了,这几年的气候不好,耕地的收成也不好,郑富贵也就没有指望地租来支撑全家的开销。

过了好一会,整个法才抬头。

“清扬,你可知道玉蜀黍和甘薯的产量是多少。”

“大商贾说了,玉蜀黍的产量是每亩三石到四石,甘薯的产量是每亩十石以上。”

郑富贵的眼睛挣得老大,满脸的震惊,十石以上的产量,那是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江宁县稻谷的产量是不错的,也就是平均两石五斛左右。

“清扬,这不是说笑的事情,甘薯的产量真的能够达到十石以上吗。”

“这个大商贾,就是凭着这一点赚取银子的,他说他都买下了上千顷的耕地了。”

郑富贵的眼睛陡然睁大了,多年的商贾生涯,让他还是有决断能力的。

“好,那我就到福建和广东去试试,开年之后就是春耕时节,只是不知道这玉蜀黍和甘薯的种子是不是好买啊。”

“那个大商贾说了,福建的福州一带,有玉蜀黍和甘薯种子,就是需要暗地里交易。”

“这我知道,只要能够买到种子,什么都好说。”(小说《明末传奇》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