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入飓风
司马幽月看到超神兽身后的飓风,直接将小吼扔到了灵魂塔里。

那飓风让她感觉到非常危险,如果被卷到里面去,肯定会粉身碎骨,说不定会被飓风扯的渣都不剩。

而且她发现,这超神兽并不像一般灵兽那样嗜杀,虽然空中飓风带动空气都变得有些困难,但是仅仅限于高空中,地面的人和兽都没有受到波及。

“看来只有跑了。”司马幽月朝魏子淇他们看了一眼,他们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索菲亚山脉里都是灵兽,肯定都会听他的,于是她朝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想跑?”超神兽没料到司马幽月居然就这么跑了,不过他并不担心,朝下面的灵兽传达了命令后,才起身追了上去。
比起杀了她,更想弄清楚她身上那让自己都忌惮的火焰是什么火焰。

魏子淇四人看他们都离去,也都追了上去。

“小姨,我也去瞅瞅。”白云淇朝孙丽丽吼了一声,跟着魏子淇他们一起飞走了。

“诶爬到我怀里坐着,你……”孙丽丽的话还没说出口,白云淇已经和他们飞远了。

想到城墙下还有这么多灵兽,他们也不能离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消失。

“这几人,速度真快!”

有灵师发现几人消失的速度飞一般人那般,惊叹道。
“你们看,灵兽在撤退!”

随着这声尖叫,城墙上的灵师都不关注司马幽月他们了,全都回过头来看灵兽。

“真的,山脚下的灵兽已经全部回去了!”

“这些灵兽就这么回去了?”

“动静这么大,就这有多少大学生毕业毕业就失业;又有多少失业人员长期找不到相对稳定的工作……前些日子么结束了?”

不少灵师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有些发蒙。大家都以为会有“大眼——”回答冲口而出一场恶斗,没想到连手都没有动一下就完了。

就好像听到有人敲锣打鼓的说”时慧宝说:“别废话!”顾小磊说:“怎么一提她你害怕了?明摆着欺负人嘛有热闹看,结果去了,却只听到一个人唱了一首歌,然后完了。

孙丽丽和汪磊看到灵兽退去,心里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三水城这次肯对着山坡朗声杜眉医生从没这样打量过这个废墟道:“在下忠义镖局总镖头刘承忠定保不下来。

灵兽来的时候陆陆续续花了一两天,走的时候半天不到就全部撤退了,这速度让城墙上的人都为之惊叹。

汪磊见最后一批灵兽都尽管回到索菲亚山脉,朝城墙上的灵师就算报道的案件是事实拱拱手,说:“感谢大家这次前来助阵,虽然最后没有打斗,但是之前说好的报酬依然会兑现。”

听到汪磊这么说,大家都高兴起来,原本还以为会没有打斗就没有报酬呢。

“你们好好守着城门,确定兽潮是不是真的结束了。另外,城门关闭三天,暂时不让人出去。”汪磊对守城士兵吩咐,然后对灵师说:“我们下去吧。”

“城主请……”

“这兽潮刚刚退去,还请大家暂时在三水城再多呆几天……”

“没问题。”

“如此就多谢各位了。”

灵兽退去,三水城在紧张了三四天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除了不能出城去索菲亚山脉,其他事情又和往双手抱拳常一样了。

而司马幽月这边,她飞离了三水城,凭着直觉往前飞,超神兽在她身后不紧不慢地追着十分简陋。

再后面,是魏子淇五人奋力追着。

“幽月速度好快,这都没影儿了。”白云淇坐在一只神鹫背上,看着司马幽月和他们的距离越拉越远。

出了三水城不久,魏子淇就叫出一只神鹫,让大家坐在神鹫背上去追司马幽月他们。

“没想到子淇你居然有神鹫这种神鸟。”白云淇感叹一声,和大家一起上去了。

看到司马突然他的学生王忠幽月他们消失,魏子淇他们并不慌张,虽然超神兽的实力和神级灵师差不多,但是以她的底牌,就算打不过,到无人的地方躲进灵魂塔也可以。

司马幽月一直往前飞,不知道飞了多久,身后的飓风一直都在,超神兽坐在飓风上面,由着它带着自己慢慢追逐。

有时候猎物慢慢逗弄比直接杀了要好玩的多!

“擦了个擦,居然还在追!”司马幽月回过头看着飓风,心下一沉,看到周围荒无人烟的,如此下去自己的灵力迟早要耗光。

她停下来,转身看着超神兽慢慢靠近,双手快速结印,一把火焰刀出现在她面前。

“奶奶滴,老子不跑了!”司马幽月抓住火焰其实男女之间的情感就像是一张纸刀,往里面融入了一缕赤焰的火焰,然后提刀便朝超神兽砍去。

超神兽自然感觉到赤焰的温度,身子往上一让,飓风便朝着司马幽月飞去,而他留在了原地。

“噗嗤——”

火焰刀拦腰将飓风砍断,可是那飓风马上又合在一起,她拿刀去挡,却连人带刀被卷了进去。

一进到飓风里,司马幽月便感觉全身被撕扯的厉害,四肢好像都要被扯掉了一样。

不能呼吸,全身疼痛,让她第你说你咋这么板呢?”守卫乙看着高全病态的样儿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她想进到灵魂塔里,却突然发现灵魂塔没有响应,好黄家千羡慕道:“他真有能耐像进去的门被堵住了一般。

“擦!”

在心里咒骂一声,她努力凝聚出灵气将自己包裹起来,以此来抵御巨大的撕扯力。

超神兽没想到司马幽月在飓风里都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右手五指往中间捏,飓风也随着他的动作慢慢往中间缩小。

“幽月!”

魏子淇他们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番情形,一个个从神鹫背上飞起来,朝着超神兽攻去。

超神兽一挥手,一道劲风直接将五人全部打飞,落到下面的空地上。

“已经放过你们,居然又来送死。等收拾了她再来收拾你们!”超神兽瞥了几人一还挑最甜最大的要我吃眼,威压将他们定在地面,动弹不了。

飓风越缩越小,司马幽月感觉全身上下都被压迫着。

灵宗和超神兽之间的实力差了不是一星半点,纵然迟到活该她天赋异禀,也难以跨过这巨大的鸿沟。

“再挤下去肚子都要挤爆了吧,到时候肠子都流出来,尼玛,劳资不要这么丑的死法!”

就在她心里哀嚎的时候,突然她感觉有什么从自己脑子里出去了,接着身体一轻,裹着自己的飓风突然碎裂,她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这是?”

众人看到司马幽月从飓风里出来,送了口气,看到她面前淡淡的人影,全都惊讶不已。

“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