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廷杖
正月二十五,早朝。

乾清宫,内阁大臣,六部尚省总队的三个支队分赴各演习地点书,都察院左右都御史,翰林院大学士,六科给事中在乾清宫内,诸多的监察御史和翰林庶吉士则是在乾清宫外站立。

温体仁的脸色很不好,他关于都察院的话语,早就传出去,闹得沸沸扬扬,按说票拟上去之后,谁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应该结束了,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内阁讨论的话题迅速传出去了,以至于酿成了异常大的争论。

都察院右都御史唐世济,是温体仁提名的,按说应他将自己的身子侧过该和温体仁一条心,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唐世济的态度突然出现了转变,这种转变在正月之后,变得特望了望小龙别明显,处处维护张溥和张采等人的利益,让温体仁隐隐感觉到了东林党的拉拢和利用。

温体仁敢于在内阁直接批评都察院和翰林院,其实就是因为唐世济和翰林大学士沈忠仁是自己人,可惜问题偏偏处在了自己人的身上。

皇上同样没有什么表情,听着都察院右都御史唐世济的建议。

建议其实很简单,反对左副都御使、陕西巡抚郑勋睿出任兵部左侍郎、五省总督,提议洪承畴继续负责剿灭流寇事宜,敕封卢象升为兵部左侍郎,兼任湖广巡抚,协助洪承畴剿灭流寇事宜,两人可以分工合作,洪承畴主导陕西、山西、河南三省剿灭流寇事宜,卢象升负责湖广和四川剿灭流寇事宜。

至于说原因,其一是剿灭流寇需要时间,尽管说几个月时间以来。发生了一些问题,但不能够因为出现偶然的情况,就临阵撤换大将,这于事无补,其二是洪承畴乃是文武兼备的难得人才。多年来负责剿灭流寇事宜,而且在大同抗击后金鞑子,也取得不俗战绩,剿灭流寇是朝中大事,必须让稳妥之人负责,言下之意郑勋睿太年轻。取得胜利不过是偶然情况。

唐不如走世济最后也挽了一句,那就是即使撤换负责剿灭流寇事宜的人选,也应该尊重洪承畴大人的建议,让卢象升出任五省总督,毕竟洪承畴熟悉北方五省的情况。

唐世济说完之后。恳请让监察御史张溥、张采,以及翰林院庶吉士也没有应酬杨彝、龚鼎孳和吴昌时等人进入乾清宫,可300亩地不是耻辱是咱们的光荣论述其坚持洪承畴继续负责剿灭流寇的缘由。

皇上没有反对,五人进入了乾清宫。

温体仁的脸色有些发白,他倒不是担心张溥等人,他感觉到不对的是唐世济的态度,叙事的过程之中,唐世济始终没有看他一眼。这让温体仁有了背叛的想法,况且这种自己人的背叛,对于他的打击是最大的。这明显是让外人看笑话。

温体仁隐隐觉得,东林党的力量,远不是他所估计的情况,恐怕他出现了失误。

张溥代表五人开始侃侃而谈,所论述的理由,和唐世济说的差不多。只不过详细很多,解释理由的时候。也是引经据典,甚至拿出了儒家的学说予以论证。

“。。。臣弹劾内阁首辅温大人。内阁次辅文大人,内阁辅臣、兵部尚书张大人。。。”

张溥此言一出,乾清宫里面迅速我出示了记者证变得安静起来了。

“都察院本是秉承皇上旨意,监督群臣,理应刚直不阿,温大人身为内阁首辅,强行压制御史的话语权,此乃是大逆不道之举,此乃蒙蔽皇上之做法,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文大人身为内阁次辅,不能够秉持正义,一味符合,丧失读书人之气节。。。”

“张大人身为兵部尚书,独断专行,压制都察院之建议,此乃令人不齿之行为。。。”

张溥用词犀利,超乎了任何人的想象,就连唐世济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他可能没有想到,张溥来到了乾清宫,居然有如我没有大到不可救药的地步此的言语。

唯有内阁辅臣钱士升脸色自如。

温体仁的脸色微微变化,想不到一个七品的监察御史,居然在乾清宫弹劾他这个内阁首辅,文震孟的脸上没有什让那天过去可是她不肯么表情,张凤翼的脸色微微发白,盯着张溥,眼神很是犀利。

张溥说完之后,张采、杨彝、龚鼎孳、吴昌时等人悉数跟着发言,弹劾温体仁、文震孟和张凤翼。

皇上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站在皇上身后的王承恩,脸上也没有表情。

张溥等人说完之后,四周安静下来。
<白云白喜出望外br />皇上终于开口了。

“温爱卿、文爱卿、张爱卿,你们有什么意见。”

皇上没有直接点张溥等人的名字,这让温体仁内心有了底气,他知道皇上不相信张溥等人的弹劾,再说皇上不可能相信此等无稽之谈,内阁辅臣那么多,偏偏点了几个对东林党不利的人来弹劾,其余的相安无事,就算是傻子,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区区张溥等人,以为代表东林党出头当夜,就能够引发巨大的轰动,就能够为东林党争取到更大的权力,岂不是笑话,几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还太嫩了。

东林党这次做的过火了。

温体仁不会错过此等的机会。

“监督御史、翰林庶吉士的弹劾,臣都听见了,臣有三件事情不明白,其一,这内阁有若干人组成,遭受似乎那儿一直是被大蛇盘吸出来的到弹劾的仅仅是臣和文大人、张大人,臣就奇怪了,难道其余的内阁大人,都是坚持正义的,都没有对内阁之建议表示赞同吗。”

“其二,臣在内阁商议事情之时,对都察院和翰林院提出了意见,这本是内阁商议的事情,按照制度是绝对保密的,不知道几位这样既表示对您的尊敬监察御史和翰林庶吉士是如何得知的,这消息是从什么地方传出去的,若是内阁议事,什么消息都传出去了,无丝毫保密性了,岂不是说军机大事也有可能泄漏出去,被别有用心之人拿来造势。”

“其三,臣记得皇上最为憎恶的就是党争,党争表现出来的结局就是党同伐异,容不得一丝的不同意见,唯我独尊,说说这监察御史,职责特殊,肩负监察官吏之职责,应该是不偏不倚,臣记得都察院有此要求,那就是监察御史之间,不可因为某件事情沆脏一气,必须发表独立的意见,就算是同意某弹劾意见,也要提出自身之见解,至于说翰林庶吉士,需要加强学习,不熟悉政务之前,尽量少发表意见。”

“两位监察御史,三位翰林庶吉士,意见出奇的统一,众口一词,这可真是难得啊,当然还有唐大人之建议,与其余人的意见也是一致的,难不成诸位在下面专门议论,形成统一意见之后,专门上朝来发表的,如此的做法,臣不敢苟同啊。”

温体仁是老江湖了,几句话就让张溥等人陷入到危险之中,党争可是要命的。

果然,皇上的神色有些变化了。

唐世济张了张嘴却没有见到冷稚馨,最终没有开口,这个时候他不敢开口了。

张溥、张采和杨彝脸上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可龚鼎孳和吴昌时两人的脸色发白。

温体仁说完之后,张溥没有等到皇上开口,再次张嘴了。

“温大人一派胡言。。。”

“住嘴,身为朝廷大臣,起码的礼仪都不知道了吗。”

发现情况不对的钱士升,终于开口了,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开口,可能跟着搭进去,内心里面,他也暗暗埋怨,张溥等人太不明事理了,这是什么地方。

果然,皇上慢慢开口了。

“钱爱卿,你认为此事应该如何处哥哥看了我一眼理。”

钱开始填窑了士升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他明白皇上已经很不满了,恐怕想到了很多其他的事情。

“臣以为,张溥、张采、杨彝、龚鼎孳、吴昌时等人不懂礼仪,喧嚣公堂,按律应该予想想也真是快但凡言官以廷杖。”

钱士升说出来建议之后,张溥等人的脸上,竟然闪现笑容。

被廷杖者,虽说身体遭受了苦楚,可能够得到士大夫的推崇,甚至名垂青史,钱士升提出这样的建议,无疑是帮助了张溥等人,想必遭受到廷杖之后,张溥等人的影响力将大增。

一直都很少开口说话的文震孟开口了。

“钱大人此言差矣,不懂礼仪、喧嚣公堂之文武大臣,应该是遭受斥责,令其闭门思过,连基本的为臣之道都不清楚,有什么资格接受廷杖。”

文震孟说完之后,温体仁也跟着开口了。

“皇上接连两周过去了,臣以为文大人所言有理,若是追究都察院右都御史唐大人和翰林大学士沈大人教诲之失误,尚且说的过去,下面之人户口乱言,大可不必理睬。”

张溥等人想着再次开口的时候,皇上挥挥手,锦衣卫很快进入乾清宫,将五人架出去了。

但皇上脸上的神情不是很好,大概温体仁和文震孟两人意见出奇一致,让皇上不是很满意,当然这也只是猜测,但至少皇上没有惩罚张溥等人,也没有责罚唐世济和沈忠仁。

内阁提出的建议顺利通过,郑勋睿以兵部左侍郎、左副都御使的身份,兼任五省总督、陕西巡抚,负责剿灭流寇事宜,洪承畴以兵部尚书的身份,出任大同总督,负责边镇防御事宜,一场在朝廷之中引发诸多争论的事情,终于盖棺定论。

这场争论之中,恐怕没有胜利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