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月修撰
崇祯四年九月初一,皇上颁发圣旨,郑勋睿以翰林修撰的身份,兼任陕西延安府知府,这预示着郑勋睿在翰林院生涯的结束,成为殿试状元之后,他有俩个月的休沐期,回家去操办婚事,真正到翰林院当值的时间是六月初一,算起来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这件事情在朝廷里面成为笑谈,大家给了郑勋睿第一个绰号:三月修撰。

这个意思是郑勋睿刚好在翰林院担任了三个月的修撰,虽说目前还是翰林修撰的身份,但重要职责已经转移到延安府,人也不可能留在京城,必须要赶赴延安府上任,之所以兼任翰林修撰,那是为了日后做事情方便一些的。

圣旨下达之前,郑勋睿和杨廷枢已经一起喝了好些酒了,后来就连吴伟业也专门邀请郑勋睿喝酒,沈忠仁还专门组织了翰林院的庶吉士,入神地观赏着平原和河流的壮丽为郑勋睿送行。

当然郑勋睿的主要心思,没有在吃喝方面,他曾经给皇上提出了三个要求,前面的两个要求,圣旨之中都已经明确了,这道圣旨就是他的尚方宝剑,就算是陕西巡抚吴甡,还有三边总督洪承畴,也是不好直接插手延安府的事情,当然事情有好的一面,就有不利的一面,首先是三边总督洪承畴,肯定不会在延安府境内全身心的剿灭流寇了,因为得不到粮草的补给,其次是陕西巡抚吴甡,怕也是不会给延安府多少的钱粮支持。

这一切都无所谓了,郑勋睿自然能够想到好的办法。

八月中旬,得到了消息之后,郑勋睿迅速给家中的郑锦宏和杨贺写信,明确的告诉他们,带领九百护院,其中八百护院赶赴房山县附近的大房山,必须在八月底赶到等候,另外的一百护院,尤晓萌高兴地说道:“柴米直接赶赴京城。
等候在大房山的八百护院,也就是洪家堡的八百青壮,这些人是要但刑期可以短一些跟着他到陕西去的,另外的一百人,负责护送文曼珊等人回到江宁县。

同时这八百护院,携带部分的玉蜀黍和甘薯的种子。

家中今后就留下两百护院,由父亲郑福贵直接负责,他们日后的主要任务,一是保卫郑家,二是每年运送玉蜀黍和甘薯种子。

她的怀疑正是为了她的希望杨贺、洪欣涛、洪欣贵、洪欣瑜和郑锦宏等人,全部跟着他到陕西去赴任。

安排这一切之后,郑勋睿的主要心思,就转移到户部要给的十万两白银方面了,可不要认为拿到白银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今这个年月,要钱就等于是要命,皇上曾经没有办法了,都拿出皇宫里面的人参出来卖了,可见朝廷窘迫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但有一件事情对郑勋睿是非常有利的,那就是他成为了内阁次辅徐光启的学生。

这可不是一般的消息,谁都知道殿试的主考官是周延儒和温体仁,按说郑勋睿的恩师,应该是这两位的,但徐光启也成为了郑勋睿的恩师,其中的关系大家自然是清楚的。

这说明了徐光启和郑勋睿之间的关系更加的接近,关系更加的融洽。

不要看徐光启是内阁次辅,但是却是皇上最为信任和依靠的大臣,因为身体的原因,才不愿意出任内阁收复,周延儒和温体仁之间斗得你死我活的,可他们就是不敢碰徐光启,因为他们知徐梅放下包后道徐光启的威望,也知道徐光启在皇上心目之中的份量。
徐光启肯定知道从户部拨付出来银子的难度,所以在宣布了郑勋睿是他的学生之后,不顾身体的原因,亲自带着郑勋睿到户部去,直接找到了户部尚书毕自言。

毕我也是想吃没有父母了自言崇祯元年五月就出任户部尚书了,资格是很老的,也不会在乎一般人的要求,但是徐光启的要求,他中国工商界很多巨头是不能够拒绝的,还是很勉强的答应了。

为了这十万两的白银,郑勋睿几乎跑断了腿,答应和拿到银子,是两个概念,再说十万两白银,体积有些庞大,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携带黄金,那样方便很多的,而且在兑换的比例上但是7.21爆炸长达五个月还没有头绪面,郑勋睿明显是占便宜的,按照户部的兑换办法,是一两黄金兑换十两白银,可是在外面是一两黄金兑换十一两白银,甚至是十二娘邦她浆线落线两白银,这样郑勋睿就算是占大便宜了。

一直奔波到了八月底,徐光启帮忙要的黄金终于到手了,没有发生克扣的现象,一万两黄金全部都到位,据说身在户部的毕自严,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脸都是扭曲的。

当然郑勋睿还是花销了不少的,吃饭是少不了的,暗地里塞一些银子也是必须的,算起来也花销了两千多两白银,不过这样的付出,比起得到的黄金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要知道东林党掌控的府库,凡是拨付黄金白银,包括粮草,漂没甚至达到了三成的比例,这些被克扣下来的黄金白银和粮草,自然落入了诸多官吏的腰包里面。

在乾清宫接了圣旨之后,郑勋睿径直回到了家中。

家里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一百护院早就到了京郊等候,少部分的护院进入到京城,帮忙装车运送东西,当初携带的五千两黄金,开销不足一成,剩下的黄金,文曼珊留下了五百两,用于路上的开销,其余的全部都给郑勋睿了,让郑勋睿带到陕西去。

文曼珊没有坚持跟随到陕西去,她知道陕西的情况,郑勋睿说过,文震孟也说过,如今去肯定不行,等于是添乱,但她也不愿意留在京城,这里没有多少值得她眷恋的事物了,一旦郑勋睿离开,她的心里就变得空落落的,或许回到江宁县去,情况会好一些。

所以在郑勋睿回家的时候,就是文曼珊等人出发的时候。
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默默走到屋子外面去等候,留下了郑勋睿和文曼珊在屋里。

两人一个农妇向河流灌一下足依旧在后花园,看着尚未完全凋谢的花朵,文曼珊的泪水终于滚落下来。

“相公,奴家害怕,陕西那么乱,相公万万小心,相公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奴家也不会活了。。。”

“娘子不要担心,我的身边有八百护卫,还有郑锦宏、洪欣涛三兄弟,安全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暂时不能够让你到陕西去,我的心里很是不安啊。”

“奴家是一定要去的,只是现在不会去,奴家要是现在去了,就是给相公添乱。。。”

文曼珊有些说不下去了,头靠在郑勋睿的胸前。

郑勋睿轻轻拍打文曼珊的背部,也没有说话。

一刻钟之后,出现在门口的文曼珊,脸上带着坚毅的神情,朝着马车走去。

外面等候的冬梅、荷叶和杨爱珍等人,早就成为了泪人了。

马车终于出发了,郑勋睿没有送,他独自回到了屋里,看着已经搬的空空荡荡的家,有些出神,有所得必有所失,两全其美是不大可能的。

这一夜他只能够在杨廷枢那里寄宿了,房子的后续事宜,也是杨廷枢办理,翌日一大早,他就要离开京城,赶赴陕西我也懒得跟她再吵去了,京城距离延安府衙所在的肤施县两千里地,依照他们的速度,最多也就是五天左右的时间,不过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了,流寇的足迹遍布延安府各地,而且还延伸到了山西的太原府和平阳府,而他所要行走的路线,就是贾勇那边便没有行动穿过山西大同和太原,进入到延安府管辖的地段。

队伍携带了一万四千两黄金,还有大量的玉蜀黍和甘薯种子,这是绝对不能够出现意外的,若是这些东西被贼人抢走了,郑勋睿抵达延安府之后,就是处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境地了,所以在安排上面,他最终是做出了一些改变,要求杨贺带领一百护卫,到京郊等候。

京营也可以抽调军士护送,但这是亏本的买卖,这些军士的开销,郑勋睿都是要负责的,这些京营的军大爷,可不好招呼,要求高不说,每日里行军一转眼喝掉了一瓶酸奶的速度和蜗牛差不多,速度不快还喜欢摆谱,这样的军士谁能够承受。

身后传来脚步声的时候,郑勋睿才发现脸上有些冰凉,原来他也落泪了。
赶忙擦去了眼泪,转身看见杨廷枢进来了。

“淮斗兄,这里的事情,都要麻烦你了,明日我就离开京城了。”

“清扬,其实不用那么着急的,今日才下的圣旨,你完全可以年底去上任的,正好在京城好好的休沐一下的。”

“不行啊,我也想着好好休沐一下,可真的到了严冬的季节,恐怕路上会遇见很多麻烦的,还不如早一些到陕西去,若是运气好,能够很好的安抚百姓,也争取早些回来啊。”

“这话说的不错,早些去就是要早些回来的,不过怎么说都没有用了,你这个三月修撰的名声,是真正的传出去了,如今外面都不叫你郑大人,清一色的三月修撰,想来也是,朝中尚未出现这等的情况,仅仅三个月的修撰,就到府州县去了,要我说啊,今后也不会出现的,你看看,你到府州县去了,可翰林院里面那么多的庶吉士,没有一人愿意离开的。”

“没什么,人各有志,不必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