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湖广告急
户部尚书、漕运总督、江北四府三州巡抚杨一鹏异常着急,流寇进入到庐江府,他就无法安稳下来了,尽管说漕运总督府设立在淮安府城,可杨一鹏的心早就飞到庐江府去了。

年初的时候香菊说,流寇突然进入凤阳府,消息传到淮安府城的时候,杨一鹏险些晕厥过去,若而且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打死了!死人是凤阳有失,他这个漕运总督也不要想着活命了,延绥巡抚郑勋睿率领郑家军痛击流寇,护卫了凤阳府城,让杨一鹏非常的感激,这可是救了他的命。

后来朝廷突然调整人选,让洪承畴负责剿灭流寇事宜,郑勋睿则出任了左副都御使、陕西巡抚,这让杨一鹏内心很是不舒服,为此专门给皇上写了奏折,说郑勋睿负责剿灭流寇,是最好的安排,朝廷不应该调整。

尚不到一年的时最后也只是表示去和朋友商量商量间,流寇再次进入南直隶,这一次这一下子是进入了庐江府。

杨一鹏得知消息之后,恨得咬牙切齿,他知道朝廷里面的斗争,也知道为什么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之下,洪承畴会再次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可是眼看着半年时间过去了,总兵曹文诏阵亡,流寇拿下了南阳府城,如今居然进入了南直隶,这一切的后果,都是该死的东林党人提出的建议。

恨归恨,杨一鹏可不敢有丝毫已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的疏忽,迅速前往凤阳府城,他最关心的是凤阳府城,不能够有丝毫的闪失,否则他这个漕运总督,有一百个头颅,也不够砍的。<我当时一点儿都不难过br />
凤阳巡抚吴振缨、守陵太监杨泽一样焦急,杨一鹏的到来,总算是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颍川卫和中都留守司的军士早就处于战备的这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状态。

杨一鹏抵达凤阳府城之后,与吴振缨和杨泽等人商议,决定调遣颍川卫的部分军士到寿州一带固守,其余军士进抵中都留守司,负责护卫凤阳府城。

杨一鹏不敢派遣大军进入庐州府,他不知道流寇的情况,贸然出击,若是遭遇到流寇的伏击,那就得不偿失了,至于说庐州府的损失,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再后来说洪承畴肯定要率领大军围剿流寇的,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流寇在庐州府肆掠。

安排部署完毕的同时,杨一鹏给皇上写去了奏折,建议让郑勋睿再次统领剿灭流寇的事宜,他大胆的列举出来了诸多的理由,其中就包括南阳府城被攻陷和曹文诏阵亡的事宜,尽管说这样的奏折,很有可能得罪东林党和洪承畴,他而我也不在乎了,毕竟让流寇在南直隶肆掠,万一拿下了凤阳府城,他就是丢掉性命的责任了。

杨一鹏的这个奏折,得到了吴振缨和杨泽两人的赞同,两人也在奏折上面署名了。

三人不知道,他们的奏折,在朝廷之中引发了轩然大波,这是后话了。

洪承畴率领大军进入了南直隶,兵分两路,他率领一路大军前往庐州府,刚刚被提拔为总兵的贺人龙率领另外一路大军,进入到安庆府。

庐州府当然是重中之重,毕林子里的动物越来越少竟庐州府紧靠着凤阳府,这次若是让流寇进攻凤阳府得手,洪承畴知道自己也不要想着活命了。

两路大军行动非常的迅速,一路的急行军,没有丝毫的耽误,尽管说气候严寒。

根据情报,李自成率领的六万流寇,在拿下了舒城之后,已经朝着庐江府城所在的方向移动,就算是流寇不能够攻陷庐州府城,东面可以进攻和州与滁州,北面可以进入凤阳府城,直接威胁到中都凤阳,西面则可以进攻属于庐州府管辖的六安州,甚至是直接进入到河南。

情况是很危急的,洪承畴不敢有丝毫的耽误,尽管他率领的大军,只有四万人,从人数方面来说,少于流寇,但他有着足够的信心击败流寇,可就是需要遇见流寇。

大军朝着庐州府城方向急行军的时候,洪承畴没有忘记给漕运总督杨一鹏、凤阳巡抚吴振缨写去信函,提醒他们注意流寇的动向。

洪承畴是兵部尚书、五省总督,但没有资格过问南直隶的事情,所以在信函之中,只能够提出建议。

贺人龙率领的两万大军,动作一样巡抚,朝着安庆府城所在的方向而去,贺人龙的压力稍微小一些,他最担心的就是流寇朝着东面进攻,攻击宁国府和太平府,最终威胁到应天府,当回来时然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尽管张献忠率领的流寇达到了五万人,可凭着这些乌合之众,想要进攻南京城,那是痴人说梦,再说流寇深入到南直隶的腹地,也是找死的行为。

至于说流寇朝着江西的方向逃窜,倒是不值得过于的担心,贺人龙还想着这种情况的出现,流寇进入”晁信义回到家中到人生地不熟的南方,补给方面会遭遇到很多困难,那样贺人龙就能够率领大军,尾随流寇作战了。

大”阿惠叹口气:“银龙他们以后不晓得做什么呢年三十和崇祯九年的正月初一,洪承畴、杨一鹏、吴振缨和杨泽等人,都没有办法好好过年,他们盯着流寇的一举一动,庐州府、安庆府、凤阳府等地的官吏,也无法休假,时时刻刻守卫在府州县衙门,等待上面的命令,包括整个的南直隶,都陷入到不安之中。

洪承畴和贺人龙大军的行动,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也慢下来了,毕竟是春节,军士无法安心过年,还要一路奔波,内心肯定是不舒服的。

朝廷大军和流寇无法比较,流寇沿路劫掠,筹集粮草,故而他们的行动非常的迅速,可洪承畴和贺人龙率领的大军,必须由沿路的府州县衙门提供粮草,所以他们行动不可能非常的迅速,再说日子不同了,春节期间,若是军士不能够吃饱吃好,是不可能卖力行军的。

南直隶绝大部分地方都是平原,按说这样的地方能够很快发现流寇的踪迹,可惜洪承畴与贺人龙率领的大军,根本就没有发现流寇的踪迹,可一路上行军,他们都能够从各地的情况看出来,流寇的确洗劫了这些地方。

转折点出现在正月初五。

洪腰身笔挺承畴得到了消息,早在正月初一,李自成麾下的流寇,取道霍山方向,朝”许宁瞅着脚下着湖广的罗田急行军,转道离开了庐州府。

这个消息犹如一击惊雷,震得洪承畴面无血色。

洪承畴可不笨,他原先的预想情况果然出现了,流寇不是真心想着进攻南直隶,更没有想到进攻凤阳府城,而是引开他之后,再次回到黄州府,至于说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用想也知道了。

洪承畴迅速派遣斥候,开始了高强度的侦查,仅仅一天时间过去,他便证实了流寇的确离开了庐州府,回到黄州去了。
<"你说你有啥br />情报如此的滞后,洪承畴也没有办法,他不能够节制南直隶府州县衙门的官吏,而这些官吏得到的情报,往往都是直接禀报漕运总督杨一鹏,以及凤阳巡抚吴振缨,不会也没有责任直接给他禀报,这就导致了情报的滞后,可这种滞后是致命的。

明白过来的洪承畴,迅速率领大军,朝着黄州方向而去,要知道湖广巡抚卢象升率领的大军,不足万人,这些人守卫黄州府城,若是被流寇攻打下来,大明的湖广巡抚出现了意外,他这个五省总督一样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有的男人。

洪承畴没有忘记提醒贺人龙,他估计张献忠率领的流寇,肯定也行动了,早就离开了安庆府,朝着黄州方向而去了,而且老回回就在黄梅一带活动,说不定早就与张献忠会和了,两路流寇分别朝着黄州府城的方向而去。

懊恼的洪承畴,脾气变得大一些了,就连跟随在他身边的总兵左良玉,轻易都不敢开口说话,免得惹恼洪承畴遭遇训斥。

贺人龙同样得到了消息,不过比洪承畴晚了一天的时间。

洪承畴麾下的四万大军,正月初六离开庐州府,朝着罗田的方向而去,贺人龙麾下的两万大军,正月初七离开安庆府,朝着黄梅的方向而去。

这一次两路大军的行军速度非常快,他们不敢耽误一点点的时间了,想想黄州府城即将遭遇到情形,他们都是不寒而栗。

正月初八,尚在行军的洪承畴,得到了来自于黄州府方向的告急文书。

黄州告急、湖广告急。

文书上面写的非常明确,十余万流寇集中到黄州府城附近,其有药味目的是攻打府城,湖广巡抚率领的大军,决定殊死抵抗,不让流寇攻陷黄州府城,卢象升恳请洪承畴率领大军,迅速增援。
<两条都具备的小姐就被蒋晋军筛选出来br />看到告急文书,洪承畴的身体颤抖,脸色发白。

自从全面负责剿灭流寇事宜以来,他几乎是无往而不胜的,可这一次究竟是怎么了,麾下最为强悍的总兵曹文诏阵亡,自己居然被流寇戏弄了,人家轻而易举就将自己率领的大军引入了南直隶,接着杀了一个回马枪,联合起来进攻黄州府城。

洪承畴没有时间后悔,他只能够催促大军,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黄州府城而去,绝不能够让流寇攻陷黄州府城。

洪承畴没有忘记告知贺人龙这一切,命令贺人龙率领大军,朝着黄州府城方向集结,必须在三日之抵达,绝不能够耽误,否则军法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