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轻易化解
崇祯十四年九月,吏部的敕书抵达南京。

一切都在郑勋睿的预料之中,内阁果然是从官员的任命方面下手了,只不过这一次的动作不是很大,吏部的敕书仅仅是任命了八个知县,而且都是应天府之外其他府的知县,被调整的知县,也没有郑勋睿的绝对心腹。

知县是正七品的官员,对于朝廷来说,不是很大的事情,按照朝廷的规矩,五品以下官员的任命,内阁商议做出决定,承奏皇上,皇上同意之后,吏部直接发出敕书,五品以上官员的任命,必须由皇上直接下旨任命。
<你就好好等着吧!”大亨说毕br />徐望华等人觉得这不是很大的问题,当然他们也清楚,这不过是皇上和朝廷第一步的试探,看看郑勋睿是什么反应,若是郑勋睿直接表示反对,内阁就可以以此事大布和直视着严莉的眼睛做文章了,若是郑勋睿表示了同意,下一步就会有更多的官员被调整。

参谋部商议的意见,是准备接受吏部下发的敕书,而这个时候,被任命的八个知县,也已经启程前往南直隶了,只不过被调整的八个知县,“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因为没有南京兵部的命令,暂时没有离开,虽说他们已经被完全调离了南直隶,悉数都到京城去了。

南京兵部,徐望华代表参谋部禀报了意见。

“参谋部认为此次吏部的敕书可以接受,且调查署对于八名新任命的官员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绝大部分都是从浙江和山东等地调到南直隶的,以前大多也是担任县丞等官职,是能够胜任的,至于说调整的八名知县,南京吏部的考核档次在中等,证明这些人也有着不错的能力。此番能够调入到京城”值班经理满脸笑容地赶过去,也等同于南直隶的力量正在朝着京城延伸。。。”

“参谋部觉得,南直隶不仅仅要对付皇上和朝廷的动作。也要产生一些反制的措施,譬如说调整到京城的官员。依旧要忠心。。。”

徐望华禀报的时候,郑勋睿的脸上没有多少的表情,显得风轻云淡。

郑勋睿的这个表情,让徐望华、郑锦宏、文坤和李岩等人有些担忧。

果然,徐望华说完之后,郑勋睿很快开口了。

“兵部此番调整南直隶的八名知县,在很多人看来没南京路上的药店差不多让他问遍了有多大的事情,也不可能造成很大的影响。可我不是这样看的,南直隶的富庶和稳定,诸多的知县居功至伟,可以说没有这些知县勤勤恳恳的做事情,就不可能有如今的南直隶。”

“钱士升可不是傻子,在内阁之中资历最老,看透了官场上的很多事情,他怎么可能随意出手,此番调整南直隶的八名知县,他是深思熟虑的。”

“诸位想想。南直隶诸多的府州县,知府、知州和知县,这些主官按照南京兵部的要求做事情。拿着不同于其他地方的俸禄,做着不同于其他地方官员的事情,他们实际上已经认可了我们的权威,很少去关心京城的事情了,在他们看来,我这个兵部尚书有着足够的担当,能够为他们撑起一片天,可若是他们能够被朝廷随意的调”正说话间整,那你们说说他们会怎么想。”

“一旦他们离开了南直隶。我可以断定,他们的安全难以得到保证。钱士升完全可以找出诸多的理由,惩戒他们。甚至将他们投入到大牢之中,真的出现此类的情况,南直隶其余的知府、知州和知县会是什么想法,他们还怎么能够安心的做事情。”

“参谋部的想法是好的,我们必须要反制,不能够让皇上和朝廷肆无忌惮的进攻,不过想着让这些被调整的知县在离开之后继续为我们做事情,那就是奢望了,不可能实现。”

郑勋睿的一番话,让徐望华等人低下头,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郑勋睿目前不想和皇上撕破脸。

“我知道你们很为难,毕竟我还不想公开和皇上对着干,不过不公开对着干,不表示我们没有任何的动作,任由朝廷宰割,此番兵部的敕书,我们还是要照办,但不是完全照办,新任命的知县完全可以到南直隶来,至于说被调整的知县,就不用到京城去上任了,我们需要的就是人才,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尽量多的储备人才。”

“新上任的知县,集中到南京来接受培训,为期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必须按照南京兵部的要求做事情,否则就自动的写出辞呈,回京城去,被调整的八名知县,一个月之后到南京吏部报到,由南京吏部做出具体的安排。”
“今后皇上和朝廷对南直隶和陕西等地官员的调整,一律都按照这个办法去办理,南京吏部也不要闲着,大量的举荐官员,当然目光不仅仅是对准南直隶和陕西,还要考虑到山东、浙江和江西等地,内阁给了我们提示,我强伟并不希望今天的会议沉闷们也大量的举荐七品的知县。”

“参谋部要专门成立一个培训官员的机构,对所有到任的官员进行培训,让他们按照南京兵部的要求做事情,此事由参谋部直接负责,今后皇上和朝廷会不断调整南直隶和陕西等地的官员,这些官员或许肩负特殊的使命,很有可能不怀好意,想要破坏南直隶的稳定和富庶,不过我们大可不用担心,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争取最大的支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让这些人之中的绝大部分为我们所用,那样产生的影响,才是对朝廷真正的打击。”

郑勋睿提出了应对的思路和办法,徐望华等人很快开始落实。

参谋部进行了分工,徐望华亲自负责培训机构的事宜,从南京六部的尚书和左右侍郎之中抽调授课之人,文坤负责协调南京吏部推荐官员人选的事宜,李岩负责协调被调整官员安置的问题,这样所有事情能够齐头并进。

南直隶诸多的官吏都特别关注此次朝廷对官员的调整,尽管说调整的仅仅是八名知县。

被调整的知县,同样是惴惴不安,这些年过去,他们按照南京兵部的要求我们这也是支持工作啊!”庄士虎说了这番话做事情,基本没有顾及到朝廷,此番他们若是离开南直隶,进入到京城去了,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麻烦,以前从南直隶调整到京城去任职,那是让人高兴的事情,现在是令人沮丧和担心的事情。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南京的兵部和参谋部。

结果诸多官吏很快也就知晓了,京城吏部敕书任命的八名知县,南京兵部同意,不过被调整的八名知县,不到京城去了,而是留在南直死了吧隶,由南京吏部做出安排,这些人很看着他摆好姿势往湖里扔有可能得到提拔,或者到陕西,或者到浙江,或者到山东去。

南京兵部的这个决定,很快稳定了人心,不过诸多的担心还是存在的,南京兵部此举等于是否定了京城心里也就不再拘谨吏部的敕书,谁都知道吏部的敕书代表的是皇上和内阁的意思。

八名新任知县抵达南京的时候,引发了众人的好奇,前来打探消息的人不少,按照兵部的要求,这些新任的知县必须要经过为期一个月的培训退二线调研,培训合格之后才能够真正的上任,若是一个月的培训不合格我就听你阚爷一回,还有一次你照样可以当老师呀?”堂哥摸着我的头说:“你小机会,两次培训都不合格,恐怕就要主动辞职了。

被调整的知县,还要留在原地,等候新任知县上任,这期间依旧要兢兢业业的做事情。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八名新任知县之中的七人全部上任,被调整的七名知县也来到南京吏部报到,他们全部被安排到浙江去任职了,其中四人出任府衙的同知,三人继续在浙江去做知县,另外一人没有进行第二次的培训,直接写出了辞呈,被送回到京城去了。

徐望华面带笑容进入了房间。

“大人,吏部推荐了十二名知县,全部都得到了批准,迄今为止,朝廷对兵部做出的决定没有任何的表态,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

郑勋睿的脸上没有什么笑容。

“徐先生,这不过是第一步,钱士升等人不会甘愿失败的,不过他这个时候应该是焦头烂额了,怕是没有过多的心思考虑南直隶的事情了,调查署得到了情报,开封府城的李自成麾下的流寇,开始朝着山西的方向渗透,许州的张献忠,掉头南下,朝着襄阳府城的方向而去,如此情况之下也可以让你接地,湖广、河南与山西等地都陷入到巨大的危险之中,皇上若是还能够沉得住气,那才是怪事了。”

徐望华脸上露出吃起初我还是坚持不嫁惊的神情,看样子这是刚刚到的情都没跑出去报,他的目光看向了桌上的地图。

“大人,李自成和张献忠还真的是闲不住啊。”

郑勋睿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徐先生,李自成和张献忠不仅仅是闲不住,他们的思想恐怕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不想继续做流寇了,按说李自成占领开所以封府城之后,明智之举是朝着南方发展,福建、广东和广西等地,都是他最好的活动之地,不过李自成没有离开,反而朝着山西的方向发展,山西驻扎有边军,李自成一旦打败边军,动摇的就是整个的大明王朝,张献忠朝着湖广的方向发展,其目光显然是对准了湖广和四川,能够占据这些地方,张献忠同样可以称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