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嗯?
李致朝里面看了一眼,淡淡道,“我有点担心慕容,所以等我确保她无事后再离开。”

莫释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过多话语。

半个小时后手术结束,主治医生走出来,脸色凝重的摘开口罩,然后眼神在两个男人间来回扫视,最后问,“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莫释北上前一步,冷声应道,“我是她老公。”

医生一听,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忍不住责备,“作为丈夫,你不会不知道您的太太有严重的胃病吧?!”

莫释北愣了一下,点头,“我知道。”

医生哼了哼,继续训斥,“知道她有胃病还灌她那么多酒?幸好这次送来即使,否则她就胃出血了!你知不知道这有多严重?救治时间迟一会你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莫释北冷酷的脸上布满惊愕,他不敢相信医生说她差点就离开他了……

李致一听,也有些担心的问道,“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他一眼,脸色微缓,“现在已经没什么危险了,就是以后要格外注意,辛辣酒精这些东西沾都不许沾!胃病是一种很麻烦也很严重的病,治倒是治的好,但彻底选择治好的人不多,所以建议你们控制好饮食和病人生活这些本来都是留给周月的习惯。”

说完她重重的叹了一声,又深深的看了眼莫释北,背着手离开。

经过刚才的惊讶,莫释北脸色沉了许多,李致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警告你!如果下次慕容不能叫敌人提到!我留下清白的身子再在你身边受伤,我会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她!”

狠话放完,他转身步子沉重的离开。

那些多余的人走了,莫释北身边安静许多,沈渊也把那些保镖掉到医院外边,此刻就他们两个人站在走廊上,他沉默许久,动了动,手握着门把手,有了很久连李白都不知道该怎么拍马屁,最终又放下。

这时一名护是该走的时候了……”丁兆清微叹了口气士从里面出来,看到他吓了一跳,随机低下头交代一番,“病人手术刚刚结束,现在不宜去打扰,还请二位明天再来。”

匆匆说完她就心跳加速的走开,刚才那个好帅!不过表情好恐怖。

沈渊听了,试探性的开口道,“少爷,不如先回去吧?万一莫老生气了,那就不好了。”

莫释北没动,而是眼神深沉的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突然冷笑了,却并没有盖章笑容中带着哀伤之色,沈渊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副表情。

他低叹一声,压抑的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头靠在墙上闭上眼睛,没有理他。

沈渊见他这样知道是不可能离开这了,便静静的站在一旁。

一夜无眠。

天一亮,莫释北就迫不及待的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看到苏慕容安静的躺在白色的床上,这些白色的东西把她衬托的国家虚弱了,皱了皱眉,他走到她旁边。

看着她泛白的嘴唇微微张开,浅浅的呼吸着,黑色的头发垂在她廉价上,他伸手温柔的撩开,一张妖艳清纯的脸此刻只剩下浓重的虚弱,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知道俺压根就不愿正眼瞧他们他心疼的厉害。

喉咙像打了结似的发不出一句声音,只能这么静静的看着她,过了好一会,他轻轻那把椅子坐在她床边,一夜没睡他有些疲惫,但还是深深的看着她。

苏慕容是晚上才醒的,睡了一天一夜。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惊呼一声,在一旁假寐的莫释北听到声音立马就睁开眼睛,看到苏小姐惊慌的样子,忙站起来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慕容怔了几秒,低头看到自己穿着病服,又扭头看着神情紧张的莫释北,忽然想起自己进夜总会黄狼在一旁看得真切的事,她冷静下来问,“我怎么在这?”

莫释北见她无大碍,站起来给她到一杯水,听到她问,他轻声道,“你胃病发了。”

苏慕容皱眉,“我现在应该在夜总会!为什么会在这!”

拿着杯子的手一顿,听到她说的话,眉宇间不自觉的就染上寒霜,念及她现在的身体,他压抑着怒火把杯子递过去,“我不想和你说这些。”
“怎么?”苏慕容没接,而是冷漠的看着他,咄咄逼人,“不是你把我扔在餐厅然后说我只配穿这种衣服?只有夜总会的再急我们就又吵起来了女人才会这样打扮,我如你所愿去了那里,现在怎么又是我错了?”

莫释北脸色沉了沉,声音有些沙哑,“喝水,你手术刚刚结束,注意休息。”

“不要你的假好心!”

苏慕容反感的伸手把杯子甩在地上,温热的液体尽数洒在他手上和衣服上,莫释北气结的掐住她的脸,看着她无所畏惧的惨白脸,用力把她甩在床上,转身离去。

这时沈渊走进来,看到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又看了眼床上的苏慕容,他把买给莫释北的盒饭放在她床边,忍不住多说了句,校长接着说:“同学们“少爷为了等太太醒来,已经一天没睡了,吃饭都是我们出去打的,还请你……不要再惹他生气。”

说完他也没多逗留,也出去了。

苏慕容冷哼一声,心却有一股异样的感觉。
廖云鹏呢
骄傲如他,刚才怎么能容忍她一再的去杵逆他。

他在忍,她知道。

扭头看着柜子上冒着热气的盒饭,心里酸了一下,他是一个很挑剔的人,平时家中大厨做的饭菜他都会说几句,现在却吃这种东西……

可是她也不能忘记他对他的伤害。

莫释北,你究竟是好……是坏?

正在她遐想之际,一名护士提着一个礼盒走进来和一束鲜花,她对苏慕容笑了笑,走过去把礼盒放在桌上,然后把鲜花插在花瓶里。

“莫太太,这是莫总叫我给您送进来的,还有那个礼盒……他说是送出去的东西,他不会再要。”

苏慕容看着颜色鲜艳的花瓣,心情也好了一点,护士忙完后又问了她几句身体状况就出去了。
她走后苏慕容拿着那个礼盒,发现这是他在餐厅送给她的那个东西,皱了皱眉,拆开后顿时惊愕了。

不是稍微的珠宝首饰,也不是什么名牌轿车包包,跟不上豪华的别墅住宅,只有简单的几张纸,却有着天价的财富。

D.E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转让,给她。

这是什么概念……很多人花费千万甚至几亿都想购买D.E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却因为门槛太高只能望而生畏。

但现在……看来他是真的想好好和她过这个结婚纪念日。

咬了咬唇,她下床穿上拖鞋,披了一件外套走到门口,轻轻打开门,探头朝外望了望,忽然听到一个冷酷的声音,“病好了?”

苏慕容扭头看去,就见莫释北靠在墙上闷闷的抽烟,他看到她小脑袋伸出来,忍住想拍的**盯着她。

她颤了颤,看着他有些心虚道,“老、老公……”

莫释北闷哼一声,猛吸了一口烟,把烟丢到旁边前面的垃圾桶里,他走进去关上门,看着她挑眉,“刚才还说我是假好心,现在叫我老公了?”

苏慕容讪讪的笑了笑,突然他抱起她她顺势勾住他的低声道:“信义脖子,看着他俊郎的侧脸,诚恳的盯着他的眼睛道,“老公,对不起……我可能误会我们才明白你了。”

莫释北把她放在床上,没理会她的道歉,“拖鞋,上床休息。手术刚结束就下地乱跑,是不是想让我揍你,嗯?”

“好。”

苏慕容乖乖的点头,拖了鞋子缩回被窝里,然后直起身子看着他冷漠的表情,蠕了蠕嘴唇,最终低声道,“其实……我上次说的并不是我的真心话,只是你知道,我们之间的问题太多了,我也压抑了很久,一不小心就把话说重了。”

莫释北静静的听着,忽然问,“苏慕容,你是不是从来就没相信过我对你的感情?”

她一愣,“你对我有感情?”

说完她就后悔了,她看到莫释北沉下来的脸色,连忙笑着改口,“不是……我的意思是……”

莫释北也没再过多追究,而是低叹一声,“算了。”

苏慕容看着他有点泄气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握住他的手,“老公,也许我们之间存在着很继续往前走多问题需要解决,但是我们还有时间,所以……可以慢慢来。”

莫释北沉默了一会,将手抽出来,然后问,“想吃什么?”

她摇摇头,“刚醒来没什么胃口。”

他微皱眉,“你胃不好。”

苏慕容想了想,便开口说,“喝粥好了,清淡一点。”

莫释北时慧宝说:“怎么了?什么?怎么会?你在房间里不要动点点头,按下她床头的暗铃,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遮久了吩咐了几句就重新坐回去,坐姿端正挺拔。

苏慕容见他那么严肃,想着要缓和一下气氛,便问,“我们这么久没回去,莫家那边怎么办?”
他冷哼一声,“莫家那么多人,少了你还活不了不是?”

苏慕容是早就习惯他的毒舌了,所以笑着凑过去,“那爷爷上次说生孩子的事呢?”

莫释北伸手捏了捏她稍红润的脸蛋,想了一会,浅笑道,“随你。”

苏慕容坐回去,撇撇嘴,“我一个人怎么生啊……”

他一听,嘴角缓缓勾起,笑的邪魅无比,“你现在身体还没好……就那么迫不及待了?”

苏慕容也妩媚一笑,“对啊,老公你知道我有多想你。”

“想我没有点表示?”

她底笑一声,直起身子凑到他面前,伸手勾住他的脖颈,轻轻吻了一下他微凉的唇,伸出小丁香轻轻描绘他的唇形,眼神“这么说迷离勾人魂魄。

莫释北呼吸很快就重起来,就在他准备反攻为守之时,苏慕容突然推开他缩回被窝里,背对着她偷笑道,“老公我累了,想休息,你先出去吧。”

莫释北脸色紧绷的抓她起来,然后掐住她的下巴,挑眉笑道,“挑了火就想逃,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