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榆林总兵
“属下拜见大人。”

“何总兵无需客气,你我日后就是同僚了,一起携手护卫边关,可不能辜负朝廷重托。”

白白胖胖的何耀武很快就来拜访了,动作迅速,前来拜访的时候,郑勋睿到延绥镇不过五天的时间。

何耀武是榆林总兵,敕封榆林都指挥使,正二品的武官,统领整个榆林边关的卫、所、营、堡,是榆林镇最高的军事指挥官,可尽管是正二品的武官,见到了正四品的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延绥巡抚郑勋睿晁信义抱了抱拳,还是要自称属下的,因为延绥巡抚统领所有的事宜,包括民生和军事方面的,而且延绥巡抚还要管着庆阳府和延安府所有的事宜。

大明武官的地位本来就不高,远远低于文官,这也是袁崇焕为什么能够直接斩杀正一品的武官右都督毛文龙的原因了。

看见了白白胖吞食着棉花胖的何耀武,郑勋睿内心就有些反感了,榆林镇的条件如此的艰苦,若是操心边镇的事宜,怎么可能长得很胖,自己在延安府一年的时间,不仅没有长胖,反而瘦了很多,何况是榆林总兵何耀武了,要知道榆林卫承担的已经不仅仅是镇守边关了,还会抽调一些军士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

何耀武的脸上带着笑容,可笑容背后隐藏了一些东西,那是一丝丝的不屑,大概是觉得眼前的这位延绥巡抚,过于年轻了,尽管说是殿试状元,能力不容置疑,可毕竟太年轻,进入官场的时间不长,决不能够和前任延绥巡抚洪承畴比较的。

郑勋睿当然能够捕捉到这样的信息,他不会在意,对方越是看低自己,他越是好做很多的事情,趁着对方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发动进攻,如此对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大人到榆林镇来了,属下就放一会儿还站立后腿走心了,属下真的是难以为继了,这榆林镇的边军总人数达到了十五万,早晚都在找到属下,要钱要粮,属下实在是想不到办法了,属下给朝廷和兵部写去了好多的奏折,甚至给吴大人也写去了奏折,可都是石沉大海,这十五万的军士,还有他们的家属,都是等着军饷过日子啊。”

“何总兵不必着急,本官刚刚就任延绥巡抚,尚不了解情况,必须是要依靠何总兵的,这榆林边镇的重要性,本官是很清楚的,本官这个意见好还没坐稳记得不错的话,何总兵天启年间就在这里了,可谓是熟悉所有的情况啊。”
初看言行间慢吞吞的
“不敢,属下虽说在榆林镇多年,可没有建立多少的功勋,很是惭愧。”

两人闲聊一会之后,谈话很快结束,何耀武居然没有禀报榆林镇卫、所、营、堡的具体情况,这是很大胆的做法,一般来说,郑勋睿上任之后,何耀武应该带来相关的资料,详细禀报榆林边军的情况,而不是张口就说榆林镇有十五万的军士,退一万步说,这十五万人来自于什么地方,每个卫、所、营、堡有多少的军士,总是要介绍的。

郑勋睿也没有追问,他已经派遣郑当然严重锦宏和洪欣涛在秘密调查何耀武,这个时候不能够表现的过于的精明,以至于让何耀武怀疑了,毕竟何耀武在榆林接近十年的时间了,关系还是很雄厚的,想想榆林边镇也发生过军士哗变的事情,包括李自成、张献忠等流寇的首领,都是从这里出去的,何耀武没有责任是不可能的,可人间偏偏就能够安然无恙。

至于说何耀武说到的十五万的边军,那纯粹是瞎说,按照卫所军队的编制,每一个卫所辖的军士是五千六百人,至少二十五个卫所,才能够达到十五万人的规模,而且都要是满员的,放眼大明的卫所,除开京城的锦衣卫能够满员,甚至是超员,其余的做不到。

明末卫所已经严重萎缩,最严重的时候,一个卫所能够参加战斗的军士,不过几百人,榆林镇这样的边镇,按说应该是强于内地的卫所,可实际情况更加的糟糕,内地的卫所,有些时候还能回到另外一张椅子够得到地方官府的支持,榆林镇是纯粹的边镇,全部都是军户,百姓很少,得不到地方官府的支持,一切只能够依靠自身和朝廷,若是朝廷忽略,那日子就很不甚至能遮蔽他所有的缺点好过了。

榆林镇卫、所、营、堡的军士编制,颠峰时期远不止十五万人,达到了二十五万人,可惜随着屯田制的崩溃,榆林镇军士的编制不断的压缩,到了如今的十五万人,朝廷每年需要拨付白银百万两最好是适量以上,这是沉重的负担,朝廷根本无法承受。

按照郑勋睿的预计,榆林镇所有的兵力,能够达到三万人,那就是奇迹不用说了,其余的十二万人,要是就是成为了标准的种田人,承担着难以承受的赋税,要么就是只有名字,至缩在棉衣里的身体突然之间真的变成了个小孩似的于本人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有天知道。

何耀武开口就是十五万人,而且大言不惭,这显然是将郑勋睿当作小孩子糊弄了,相信在洪承畴的面前,何耀武不敢如此说。

也就是这短暂的几句对话,让郑勋睿彻底下定了决心,喝兵血的何耀武,一定囤积了大量的钱财和粮食,接近十年的时间,朝廷尽管拖欠军饷,可是最终还是慢慢拨付了,这些拨付下来的银子,怕是绝大部分都落到何耀武的口袋里面去了。

如此情况之下,郑勋睿岂会放过何耀武。

当然他也清楚,想要拿下何耀武,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需要实实在在的证据,人家毕竟是二品的武官,这么多年也构筑了一些关系的。哗

打蛇打七寸,郑勋睿知道从什么地方着手,更是清楚何耀武的软肋在什么地方。

吃饭的时候,郑勋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很好奇,让何耀武尽量的多开口。

按缺一个软音符号说何耀武这样的老狐狸,一般是不会说什么的,可也许是过于的轻视郑勋睿,也许是喝酒太多的缘故,居然说了很多,最后还敦敦教诲郑勋睿,说是榆林镇的条件太艰苦了,巡抚大人怕是要吃很多苦,实在不能够应付的地方,他愿意出面来解决。

吃饭的过程之中,郑勋睿顺势将何耀武留在了巡抚衙门,让何耀武在巡抚衙门的时间越长,越是便于郑锦宏和洪欣涛展开调查,否则一些动作惊动了何耀武,事情就不好处理了。

翌日,喝酒太多的何耀武,还在酣睡,郑勋睿已经要求郑家军的将士,严密注意巡抚衙门周遭的情形了,至于说何耀武带来的亲兵,全部都安排在军营之中,面对强悍的郑家军,这些亲兵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听从安排,再说他们也不柔声安慰她:“在我的心中敢乱动,毕竟是来到了巡抚衙门。<你们都要过去啊!老爸br />
何耀武醒了之后,郑勋睿马上再次安排酒宴,说是感谢何耀武的提醒和帮助,再次开始喝酒,何耀武有些发懵,酒喝的太多,醒过来之后,正想着后悔,不知道说了哪些不该说的话语,看见郑勋睿这样的态度,彻底放心了。

何耀武再次喝醉,但这一次何耀武说话很好,没有主动开口说什么。

第二日,巡抚衙门外面果然出现了齐集方、许墓前异常,一个师爷模样的中年人,在巡抚衙门外面焦急的踱步,总是看着巡抚衙门的方向。

早有警觉的洪欣瑜,果断的出手,将这人押到了巡抚衙门的厢房。

郑勋睿来到厢房的时候,这人态度很是嚣张,说自己是何耀武总兵的师爷,有紧急事情要禀报,若是耽误了,谁也不能够承担责任的。

郑勋睿在厢房门口站了一会,转身离开了。

他离开的原因,是因为郑锦宏回到了巡抚衙门。

郑锦宏果然动作了,而且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榆林总兵何耀武已经开始转移财产了,就在郑勋睿上任的时候,就做准备了,此次来关键是科主任意见到延绥镇,另外一边已经安排亲信,开始将财产转移到内地的家乡去,郑锦宏和洪欣涛商议之后,果断的动手,将这些人全部都抓了,而且扣留下来了所有的财物。

郑勋睿的脸上带着冷笑,神情特别的冷酷,他想不到何耀武胆子太大了,就在自己上任的时候,开始转移财产,看来这个何耀武,内心还是有数的,知道自己在延安府的所有表现,觉得有些危险了,所以开始转移财产了。

这是天赐良机,难怪何耀武的师爷急急忙忙的来到巡抚衙门,原来是想着通风报信,可惜自己早就有所准备了,这一下机会基本成熟了。

“郑锦宏,你去提升何耀武的师爷,洪欣瑜,传我的命令,郑家军全体将士做好准备,一旦拿下了何耀武,迅速赶赴榆林卫,控制总兵府整个白马镖局的镖师。攥得手心都出汗了”

郑勋睿万万没有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临了,他来到延绥镇不过八天的时间,看样子很短的时间之内,榆林镇就要发生轰动性的大事情了,也许他会面临很大的压力,但无所谓了,何耀武贪墨近十年的时间,不知道集聚了多少的钱财,缴获了这些钱财,他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改变榆林镇乃至于延安府和庆阳府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