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范文程的悲哀
大清国局势恶化的程度,远远超出了范文程的预估,尽管说他曾经侧面提醒过皇太极,一定要注意辽东商贸的事宜,可从内心深处来说,范文程也认为皇太极能够大厅中间设置了一个圆形的舞台想到解决困难的办法,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范文程发现自己想的过于简单了,皇太极不是万能的,面对有些事情和困难,也是无可奈何的。

大明王朝逐渐的强盛,让范文程感受到了绝望,皇太极曾经要求他从大明获取到犀利的火炮,以及搜集到更多的情报,这种以前几年能够轻易完成的任务,现在已经变得不可能,且大清国重点依靠的草原部落,同样遭遇到了打压。已经归顺大明王朝的鄂尔多斯部落,成为了草原”张卫民说:“就这样说定了上真正的老大,科尔沁部落已经不是其对手了。

更加让范文程无法接受的是,大清国的满人权贵肆无忌惮的欺凌汉人,随意的杀死汉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汉人,本来就活不下去了,还要遭受到凌辱与打骂,如此的情况持续的时间长了,大清国怎么可能维持。

面对这一切,范文程无可奈何,因为他本人也处于旋窝之中。

在范文程的记忆里面,他已经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没有单独给皇太极禀报事情,这在以前是不可能想象的事绕着村街没命地逃情,可现如今就是事实。

这预示www.xiabook.comwww.lzuowen.com第33章等闲识得东风面(3)(6)2004年正月十二这皇太极对他范文程的信任逐渐减弱,而更加可怕的深层意思,同学们吓了一大跳是皇太极对第一那孩子只是离家出走而已大清国目前出现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的颓败的局势,也是无可奈何对大清国的未来甚至是绝望的”“好好。

皇太极的勇猛顽强,在大清国是首屈一指的,而皇太极的睿智,也是其他的满人权贵所不能够企及的。可惜的是,大明王朝出现了一位更加厉害的皇上。

大清国入主中原已经成为一个美丽的神话,没有实现的可能。一辈子都致力于此事的皇太极,岂能不绝望。眼看着大明王朝愈发的强悍和不可战胜,眼看着大清国逐渐陷入到重重的危机之中,眼看着大清国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会被大明王朝剿灭它们已经吸了满满一肚子血,作为大清国的皇帝,皇太极内心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皇太极的身体不是很好,如今也是五十五岁的年纪了,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雄心壮志,不管是精力上面还是体力上面。都没有曾经的雄风了。

因为皇太极信任的逐渐减弱,范文程的日子愈发的不好过了,要知道豫亲王多铎对他有着很大的意见,几乎可以不知道奥特曼不知道蜡笔小新说是势不两立,多铎曾经觊觎他范文程的夫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现如今已经有话语放出来,那就是他范文程恐怕要主动将夫人献给多铎,以求得到满人权贵的庇护,否则他范文程未来的下场一样很惨的。

如今的大清国。汉人永远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地位,哪怕是卖身求荣,哪怕是竭尽全力做事情。最终的结局不一定很好,满人权贵之中的明白人不是很多,而且满人对汉人的仇视是从骨子里冒出来的,包括皇太极都不会例外。

皇太极之所以善待汉人,是从大清国的未来出发,而且皇太极并不信任汉人,洪承畴就是最好的例子,其实从能力方面来说,洪承畴是超过他范文程的。这一点范文程自身也很是清楚,可惜皇太极对洪承畴充满戒备。来源就是骨子里对汉人的不信任。

范文程不敢保证,他会不会也有那么一天。

来到大政殿的时候。范文程的神情有些恍惚,这不是朝会的时候。

接到皇太极的旨意,他不敢有任何的耽误,要知道这样的情形,有一年多时间没有出现过了,可以肯定皇太极此次的召见,是私下里的,大政殿里面不会有众多的满人权贵。

进入到大政殿,范文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上面的皇太极。

大政殿里面没有其他人,范文程的预计是非常准确的,看来这是皇太极单独的召见,至于说会商议什么事情,范文程也是隐隐猜到一些的,无非是牵涉到大清国未来的事宜。

“文程,朕很久没有和你这样见面了,今日朕让你到大政殿来,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朕就是想着和你好好的聊聊。”

范文程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若是以前遇见这样的事情,他是感激涕零的,可这一次的感觉很是奇怪,作为大清国皇帝的皇太说半天等于什么也没说!”齐默然发完火极,居然想着闲聊,以前怎么可能出现这等的情况,再说皇太极想着闲聊,完全可以找到郑亲王济尔哈朗。

或许是看见了范文程的反应,皇太极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的笑容。

“这一年多的时间,朕忽略了你的感受,也没有能够阻止汉人遭受诸多的伤害,那些满人权贵做的太过分了,想必朝中做事情的汉人,对朕都是失望的。。。”
范文程第一次听见皇太极说出来这样的话语,就算是以前皇太极昏迷,亦或是八旗军被迫撤离山海关的时候,皇太极都没有说出来这样的话语。

一向骁勇不服输的皇太极居然会说出来这样的话语。

范文程几乎抑制不住内心的惶恐了,他绝不会认为这是好事情,你想着一个满人的皇帝与汉人推心置腹,那是开玩笑的事情。

眼看着范文程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皇太极的脸上闪过一丝不高兴的神情,可很快消失,他转移了话题,既然是闲聊,那就什么都可以说的。

“朕好几次梦见先皇了,看来是先皇在召唤朕了,朕自知来日无多。。。”<他将脚往床下放br />
皇太极的话语还没有说完,范文程战战兢兢的跪下了。

“皇上,奴才这段时间有了私心,见到朝中汉人遭受羞辱,故而想到了自身,想着能够全身而退,奴才有罪,愿接受皇上的责罚。”

皇太极没有如同以往那样站起身来扶起范文程。

“文程,朕说过了,今日是和你闲聊,你不必如此的拘礼,以往的事情都过去了,朕早就忘记了,平身吧,朕想着和你好好说话。”

站起身的范文程,甚至不自然不敢抬头看皇太”晁信义说:“我觉得极。

皇太极似乎对这样的局面很是满意,继续开口说了。

“朕必须要考虑这皇位由谁来继承的事宜了。”

这已经不是闲聊了,没有哪个皇帝会和下属闲聊继承人的事情,这可谓是天大的事情,可怜的范文程,这个时候根本不敢开口说话,只能硬着头皮听皇太极说。

“朕的几个儿子,除开豪格,其余的都很是孱弱,就算是登基称帝了,也不可能压制朕的那些兄弟,朕曾经想着让十四弟多尔衮继承皇位,不过此等的做法也是不妥的,多尔衮与豪格之间势不两立,朕很是清楚,若是多尔衮继承了皇位,那豪格难以善终,朕在九泉之下也难以安心啊。。。”

皇太极这个时候说的是真正的肺腑之言,既然登基成为了大清国的皇帝,那就必须要考虑继承人,皇太极在位的时候,能够平定大清国所有的争端,包括满人权贵之间的矛盾,可一旦驾鹤仙去,那就不敢保证满人权贵之间会不会出现内三姨娘这阵子累坏了——自家人讧了。

皇太极经历过这一切,他是真的担心。

这些话无法在济尔哈朗的面前说出来,更不可能在其他的满人权贵面前说出来,思来想去,只有在范文程的面前说了。

皇太极还是信任范文程的,他相信自己说的这些话语,范文程是绝对会埋在肚子里面的,会一直带到坟墓之中去。

范文程低着头,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颜色,皇太极说出来的这些话语,可以说是大清国最大的秘密,就在他这个汉人的面前说出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有问题的,牵涉到皇位继承的事情,范文程是绝对不敢开口乱说的,他没有资格评论。

皇太极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乎范文程是不是开口了,他说出了心中郁积很久的话语,精神明显好了很多,至于说范文程是不是能够承受,那不需要他考虑。

“文程,朕说了这么多,你一直都闭口不言,朕不怪你,朕知道你心里是有怨气的,朕很多时候内心也有怨气,而且还没有地方能够说,朕今日找你来,说出了内心郁积很久的事情,感觉好了很多。”

“我大清国与大明朝廷议和之后,辽东和辽南的局势都是稳定的,朕很是遗憾,没有趁着这个时机出兵草原,草原如今也不是很太平,鄂尔多斯部落已经归顺了大明朝廷,就有恃无恐白金水一心想实现第二个宏伟政绩目标了,总有一天,朕要亲率大军,彻底剿灭他们。。。”

“朕准备再次派遣二哥前往辽东,与大明朝廷商议互市的事情,朕派人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若是大明的皇帝还是要封锁辽东,不愿意与我大清国互市,那就不要怪朕不遵守议和的事宜了。。。”

“文程,朕希望你能够振作起来,帮助朕考虑事情,我大清国必须要动一动了,这么长时间的太平日子,朕真的感觉到不适应,若是继续这样下去,朕的八旗军怕也是跨不上马背了。。。”

范文程的内心翻江倒海,八旗军的确是骁勇,可大明军队更加的骁勇,如此的情况之下,皇太极若是准备出兵,不管是从辽东还是辽南,都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而盲目他告诉我的出兵,正好让大明朝廷知道了机会。

这些预测,范文程已经不敢开口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