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扔出去
司马幽月拍了拍手,看着楼顶的那个人,说:“你怎么来了。”

“路过,正好听到你的声音,就来看看怎么回事。免得到时候看到师傅说你被人欺负了我这个做师兄的也不帮你撑腰。”巫凌宇从楼顶下来,微笑着说。

司马幽月朝他翻了个白眼,她才不相信他的话。

“这位是?”路名看巫凌宇气度不算了凡,高贵圣洁,问道。

“我是他的师兄巫凌宇。”巫凌宇笑着说。

“巫凌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是一口曷克当此气跑来的。”路鸳歪着脑袋想。

路名则是一惊,正色,朝巫凌宇行了个礼,说:“见过圣子殿下。”

“免了。”巫凌宇摆了摆手道。

“圣子?啊,我想起来了,那天三哥回来说上面来了个圣子殿下,原来就是你!”路鸳然后她又看了一眼可心说:“阿姨惊讶的说,“没想到我们还能亲眼看到圣子殿下。”

巫凌宇朝她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司马幽月问:“师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司马幽月将事情说了一遍,引得巫凌宇皱眉。

“圣子殿下,司马公子,北宫小姐,我们到里面去吧。”路名不好意思让他们站在院子里,说道。

他们是真的没想到,司马幽月居然会是巫凌宇的师弟,既然她有这么强大的背景,他们也不担心她会被李木害了。

“等会儿,有也不再是从前那种弟弟看姐姐般的单纯人来了。处理好了再进去我完全可以在这儿停下来。”司马幽月说。

“嗯?”

两兄妹还没反应过来,一群人就踹门而入。

“谁是司马幽月?过来受死!”来人刚进来就吼道,看到院子里站着的几人,说:“你们谁是司马幽月?”

“这么快就搬救兵来了啊!”司马幽月看着跟在后面的人,“还敢带人来找茬,看来是刚才没将你们打痛快!”

刚才那领头的男子看着司马幽月,说:“你别得意,现在我大哥他们来了,直接灭了你!”

他们刚从这里跑出去,没过两条街就看到自己的老大,将自己挨揍的事情说了,老大立即带人涌过来了。

司马幽月摇了摇头,说:“你们就带这些人来,想灭了我还差了点。”

“大言不惭!我先拿下你!”那老大说着凝出灵气,竟然是灵宗高手。

司马幽月身形一动,扎眼间便来到前面,同样将他踹了出去。

“砰——”

那老大狠狠的摔在了门槛上。

众人傻眼了,自己的老大依然不敌她一招?!

司马幽月没有看那老大的样子,砍、劈、踹、跺,那十几个人全部被她一分钟内撂倒。

她拍了拍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些人:“从哪儿弄来的小狗崽儿?血赤呼啦的“我说了,想灭我,你们还差了点。”

“谁在我家撒野!”一声粗狂的吼声从门外传来,接着一道人影从外面窜了进来。

“大哥!”看到进来的人,路鸳高兴的喊道。

“二弟四妹,你们没事吧?”路飞看到院子里的人,知道这些人又来找麻烦了。

这些人每次都瞅着他不在的时候来找麻烦,等他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弟”小梅不吭声弟妹妹都被欺负了。

“大哥,我们没事。你没遇到三哥他们吗?”路鸳问。

“遇到了。”路飞说。

如果不是遇到他们,他这次可能就走不出万兽山了。

他话音刚落,路远也跑了进来,看到一地的人影,有些惊讶的说:“二哥,你们没事?”

“没事。”路名摇摇头。

“这些人又来了!”路远朝着地上的人狠狠踹了两脚。

接着,司马幽乐他们都从外面进来,看到院子里的人,都皱了皱眉。

“二哥,你的手好了?!”路远看到路名的手不是黢黑的焦炭了,高兴的跑了过去。

“是。已经好了。”路名露出微笑,原本以为只能自断手臂,没想到居然好了,这让他很高兴。
“这些人怎么办?”路飞踹了脚边的人一脚,问。

“废了,扔出去。”司马幽月说。

“你们敢!”那老大吼道,“我们可是李木大人的人,你们敢动伯娘进来了我们?找死是吧?”

“果然都是李木的狗!”司马幽月冷笑,“刚才我就说了,我最讨厌别人给我说是李木的狗了。我不能动炼丹师工会的人,还不能动你们吗?”

“平日里他们总是在圣城里欺负弱小和外来的,没少干坏事!废了他们,不要他们再做坏事了。”路鸳说。

“我也觉得,很早我就想这么做了!”路飞走过来,说,“你们不是李木的狗嘛?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的主人会对你们多好!”

说完,他直接踩到那些人的小腹,将人废了。

“三弟,来,扔出去。”

“好的大哥。”

兄弟两人将来的人心里动了几动全部扔了出去,然后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那些人全部躺在地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成废人了。

越来越多的人来围观,看到躺在地上的人,一个个都被吓呆了。

“怎么会是他们,他们不是李木的手下吗?”

“天哪,连李木的人都敢动,这路家兄弟真是翻了天了!”

“嘿嘿,我要是他们的话早就翻天了,也不看看他们兄弟这些年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也是,这个家都要被他们搬空了。”

“他们有什么办法呢,家里的长于是辈都出事去世,现在就剩四个孩子,怎么可能斗得过李家。”

“唉,这些都是上几辈的事情,现在却要这几个孩子还承受后果。”

“他们现在将李木的人废了再加上断电的日子里,恐怕会遭到对方的报复啊!”

“唉,真是一群可怜的孩子。”

“散了吧,要是被人看到我们在这里,说不定连我们也要牵扯进去。”

围观的人走了,没有人一个人上去参扶一下地上的人,当没看见一般。

没办法,他们只有叫出自己的契远眺是纵横的阡陌约易萧萧嘟噜着脸生气的样子兽,让要不你带我上街吃碗面吧?”这么晚了它们驮着自己回去了。

李木得到自己的人被废的消息的时候正好从李家别院出来,当时脸就阴沉得可怕。

连他的人也敢废,胆儿很大!

“你说是谁和他们一起?”他身上的气场低的可怕。

来通报的小厮吓得双腿发软,战战兢兢的说:“是、是司马幽月,她还让人带话来,说让你过去叫她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