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危在旦夕
司马幽月一听,立即紧张起来,反抓住北宫航的手,急忙问道:“风儿出什么事了?他现在在哪里?”

“风哥他在自己的屋子。他……”

北宫航的话没说话,司马幽月扔下他就朝西车后的小挂斗上门风的屋子跑去。他赶紧追了上去。

司马幽月看到西门风屋子前,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出来哭泣的声音。

“风儿。”她推开半掩的门进去,看到尹兰和桑慕雨在屋子里,脸上愁云惨淡。一个陌生男子坐在床边,空相怡站在一旁,不停地抽泣着。

而西门风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看到他毫无血色的脸,她一下子懵了,“风儿怎么了?”

“幽月,对不起,都是我……”

“风儿怎么了?”她叫道。

坐在床边的那个陌生男子站了起来,说:“我们遇袭,西他想伸手把心爱的女儿拉进怀里门风解开了封印。随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司马幽月听到那句解开封印身子一晃,抓住门框才稳住了。

“航,你去天府学院,去医学系找葛朗老师,请他务必”李大元说:“只是过来一趟!”她朝赶来的时候北宫航吩咐道。

“嗯,好。”北宫航看司马幽月这个样子,什么也不说,撒腿就朝外面跑去。

“幽月,你快给他看看吧。”尹兰说。
司马幽月跑到床边,深吸一口气,左手抓住自己的衣服,让自己冷静下来,才抓住他说的手开始为他检查。

“你们给他吃了护心丹?”检查一会儿,她转身问空相怡。

“嗯。我一直担心风会什么时候冲破封印,听景文说护心丹可以对他有用,就一直在身上备着。”空相怡说,“他将那些人都杀了后,我就给他吃了一颗,然后每日一颗,今日已经是第四天了。”

而一旁的景文看到司马幽月只是把了把脉就知道西门风吃了护心丹,望着她的目光增加了一分兴趣。因为护心丹吃下去后只是在心脏处起一点点的保护,一般人很难查出来。

来之前就听说她医术很好,看来自己果然不虚此行。男人理完了头

司马幽月凌厉的神色这才缓了一点,这护心丹也算是比较珍贵的丹药,一颗千金,空相怡居然准备了这么多。

“幽月,风的情况怎么样?”桑慕雨问出空相怡一直想他说问的问题。

“那股气息因为被压制,一朝得到自由,在疯狂反噬风儿的身体,现在他的五脏六腑都在被侵蚀得很厉害。好在有护心丹,保护住了风儿的心脏,让他没有立即毙命。”司马幽月说,“我先给风儿扎针将那股气息稳住,你们先出去吧。”

“我留下来帮你吧。”景文说。

司马幽月看了看景文,又看了看空相怡,能被她请来的人,应该是一路的。而且她有些地方自己一个人也不方便,有个男子的话会更好一些。

“好,你帮我把他的衣服全部脱掉,额,裤衩就不用了。然后将这个擦遍全身。”

她将一个绿色的药瓶交给景文,然后拿出自己的工乌黑的头发波浪般地卷起具开始准备。

“相怡,如果葛老师过了这个季节就不太好了来的时候我还没出来的话,就让他在外面等一会儿。”她看着银针,头也不抬的吩咐道。

“是。”空相怡最后一个出去,顺手将门关上了。

尹兰和桑慕雨看到空相怡脸上还挂着泪,安慰道:“幽月回来了,风应该会没事的。”

“嗯。”空相怡回头望着房门,满满的都是担忧。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尹兰说。

“不知道幽月这次能治好风不!”桑慕雨和尹兰的年纪相差挺大,但是因为两人的儿女年纪唐玉弓马上回头向另一面望了望相近,又一直生活心里种种的不愉快都一扫而光在一起,倒是成了好姐妹。

“我看幽月的神色虽然担心,自己是县保安队长却没有绝望,应该是还有救的。”尹兰说。

“幽月这孩子,这两年也苦了她。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什么意外,她恐怕……”

“我相信她的医术,不会有问题的。”尹兰肯定的说。

三人在院子里等了一会儿,司马烈带着两人从外面进来,看到他们都在外面,问:“你们怎么在这里?风儿情况怎么样了?”

“幽月回来了,正在里面医治。”尹兰回答道。

“幽月这么快就回来了?”司马烈有些意外,还以为她怎么也得等两天才回来。

“听闻幽月少爷医术惊人,既然她回来了,也就用不着我了。”跟着司马烈来的人说。

“真是不好意思。”司马烈朝对方拱了拱手,歉意地说。

“有了专门负责他个人的警卫幽月少爷,我想那位病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轩辕阁的管事说。

“但愿如此。”司马烈想到司马幽月在里面,这一颗心也放松不少。

如果西门风真的没了,他不能想象幽月会是什么样子。

“既然幽月在里面,我们现在也不便去打扰。既然如此,两位不如随我去客厅用一杯茶如何?”

“司马兄客气了,我们对里面的情况也很关心,不如在这里一起等等吧。”轩辕阁管事的说。<就不喜欢你br />
“如此也行,我们到凉亭里去等如何?”

“好。请。”

司马烈带着两人去了凉亭,桑慕雨自觉的给三人准备了茶点,然后回到门口继续和尹兰她们等着。

与此同时,北宫航也在学院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他不时往学院里面瞅,看到葛朗的身影,赶紧跑了过去。

“葛老师。”

葛朗原本还在和那群学生讨论问题,得知黄书记他们早早就去了司马幽月派人来找自己的时候还有些诧异。她不是刚强伟第一眼看见她刚才离开吗,怎么又派人来找自己。

不过他猜想幽月找自己这么急,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于是便遣散了那些学生,急急忙忙到了校门口。

“你是幽月家那个孩子。”葛朗认出了北宫航。<把脏衣服掏出来br />
“是的。葛老师,幽月请你现在过去一趟。”北宫航焦急的说。

“不是说好明天过去吗?出什么事情了?”

“风哥他冲破了封印,现在生命危在旦夕。葛老师,你现在能你烦不烦人啊?\"白发飘飘的小玉似乎没听见跟我过去吗?”

“好。我们赶紧过去吧。”葛朗自然知道西门风冲破封印会是什么结果,催促道。

“我坐兽车来的,葛老师,上车吧。”北宫航将葛朗迎上车,驾着车离开了学院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