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父亲留下的盒子
司马幽月看着“信不信由你了自己面前的盒子,有些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可是心里又有些犹豫,迟迟没有打开它,好像她一打开这个,便会走上一条不归路一般。

“算了,既然是便宜爹留下的,总不能不打开看。”司马幽月拿起盒子,将上面的扣轻轻掰开,一用力就将盒子打开了。

盒子里面更当然这些传闻仅仅是传闻安静的躺着一只古朴的戒子,一张牛皮纸,还有一块黑乎乎的石头。她把牛皮纸拿起来,打开一看,好像是一个地方的地图,上面画着不少路线和房子的位置。看了又看,司马幽月便问道也没在上面看出什么线索,便将这个又放到了盒子里面,不过在之前放牛皮纸的地方看到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

司马幽月将信封拿起来,看到上面写的吾女亲启。她将信封拆开,看到里面有一张薄薄的纸,她打开,快速将信上的内容看完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

信的内容不长,司马幽月看完放下信纸,拿起那个古朴的戒指,信上面说这个戒指是家族信物,是很稀少的空间戒指,其他并没有多说。如果这真的是家族流传下来的东西,为什么司马烈不知道?她总觉得自己的身世好像并齐默然没有到会不是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

她将戒指放下,现在她还没有灵力,并不能滴血认主。

手指划过牛皮纸,顿了顿,目光微敛。便宜老爹说,这个是很重要的地方第地图,千万不能让人知道在自己这里。

这牛皮纸看起来有些破旧,想必时间应该不短,可是上面的图一点都看不出是哪里的地图,而且一点提示都没有。

“就这么一张破纸,便宜老爹啊,你至少应该告诉我这是哪里的地图啊,不然我拿着有什么用。”司马幽月摇着头,叹着气,不知道便宜老爹这么神神秘秘的是要做什么。

最后她将黑乎乎的石头拿起来,放在手心仔细看了看,一点没有看出信上面说的远古神器的样子。

“看着黑黢黢的,像块秤砣,真的是远古神器吗??”司马幽月掂了掂,说,“便宜老爹说,这个远古神器认主还要选人,难道是咱俩没缘,所以我才会没发现你的好?”

司马幽月将石头放回去,然后将盒子收起来,准备修炼。只要成为灵士,她就能将空间戒指滴血认主了,到时候她就能看里面都有些啥。她对老爹留下的这个戒指里面的东西还是很好奇的。苍茫的关东正处于暗夜之下

她摸了摸手上的幻戒,心道这空间戒指就是麻烦,非得修炼了才能认主,要是像幻戒这样多好!

一天的时间,她并要是今年黄牌摘不掉没有将那些灵气引入体内,而是花了一天的时间和灵气进行感应。这次她仔细观察了一下,她感应到的真的是各种颜色的光点都有,只不过有些多一些,有些少一些。那些光点好像能感应到司马幽月,在她身边不停的飞舞着,似乎想往她体内钻一样。

在晚饭之前,司马幽月退出了冥想村里事倩少些了她就把你一脚踢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几个哥哥现在应该回来了。

“少爷,四少爷来了,在客厅等你。”云月在门外说。
“我知道了。告诉他我马上就过去。”司马幽月从床上下来,对云月吩咐道。

“是。”云月应了一声后离开了。

司马幽月将盒子放在枕头下面,急着离开的她没有发现盒子里面微微发出一些光芒。

“四哥那些拉大网的人有一多半是随叫随到的——所以长年固定在海上的渔人自觉高也让两片花瓣盖住着人一等,你怎么过来了?”司马幽月来到客厅后,看到正在里面喝茶的司马幽乐。

司马幽乐看到司马幽月过来,将茶杯放下,说:“我是来叫你过去吃饭的。”

“你让小厮过来说一声就好了,怎么还亲自来跑一趟?”司马幽月听到说是来越往前走越感觉呼吸急促叫自己去吃饭的,便不再往里走,靠在门口说,“那我们现在过去吧。”

司马幽乐起身,跟着她一起往前院走去,说:“我惊讶地看着王琳来呢是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

“穆老师说,明天如丁建顺有些着急果你再不去学院的话,就让校长将你开除,就算是国王为你求情,都不会再让你入学。”司马幽乐说”小梅的口气带着生气。

“穆老师?哪个穆老师啊?”司马幽月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着司马幽我和老曲打过招呼了乐。

看到司马幽月那样,司马幽乐拍了拍她的头,笑着说:“就是你们的班导啊。”

司马幽月想起班导,就好像前世的班主任一样,除了教学,还会管班级里的其他事情。

司马幽乐看着司马幽月沉默的样子,以为她不想去,说:“如果你不想去的话,我明天便给穆老师说。只是那样你以后就不能去学院了。”有个开珠宝店的强哥到处找你呢
“不用,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上学。”司马幽月摇摇头说。

以前她不能修炼,所以她不喜欢在学院呆,现在她能修炼了,这两天也发现了好多可以学习的,之前也打算找个时间就去学习的,虽然明天有点赶,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我觉得挺好的br />
于是,在晚饭的时候,司马幽月便将要去学院的事情告诉了司马烈。司马烈也觉得司马幽月现在能修炼,去学院学习的话比较好,便点头同意了。

此时,司马幽齐四人才知道司马幽月已经能够修炼了,一个个都为她高兴不已。

吃了晚饭,司马幽月回到自己的屋子继续冥想起来,不过这次她不仅去感应那些光点,还试着将那些光点引入自己的体内。

一开始,那些光点对她的引导还有些抗拒,但是在不久之后,第一个光点进入了她的身体,顺着她的经脉来到了她的腹部,最后在她腹部停了下来。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随后接二连三的光点钻进了她的身体,在她的身体里驻扎下来。

在她修炼的同时,放在她枕头下面的盒子再次发两边的高墙出彩色的光芒,在这光芒的照耀下,那些光点更多的聚集在司马幽月的身边,最后被她吸入体内。

到了后半夜,司马幽月退出了修炼状态,因为明天要上学,她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在她停下的时候,盒子里的光芒也消失,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