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异样的苗头
辽东的局势很是平静,自从皇太极派人到京城议和之后,后金鞑子的确没有进攻,以前时常出现的小冲突也没有了,辽东无战事,另外一个方面,朝鲜派遣的使者,已经两次来到京城,哭诉后金鞑子的残暴,皇太极率领大军入侵,让朝鲜遭遇重创,不仅仅是人口被掳走几十万,钱粮也被搜刮了不少,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后金鞑子经过的朝鲜各地,依旧是一片狼藉,难以很快的恢复,不过复州等地被大明占领,这让朝鲜皇室感觉安全了不少,至少皇太极不敢毫无顾忌的再次进攻朝鲜了。

山西、河南、湖广以及四川等地,流寇依旧是在肆掠,不过五省总督卢象升竭尽全力剿灭流寇,让这些地方的局势,还能够保持大体上的稳定,加之流寇曾经遭遇郑家军的惨烈打击,不敢小觑朝廷的大军,作战很谨慎,故而流寇肆掠的局面,比起前些年大为减轻。
辽东无战事,流寇蔓延的势头得到了遏制,这让朝廷里面的局势的确出现了一些变化,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户部再次开始拖欠军饷,应该说户部这两年的日子是比较好过的,后金赔偿了一千万两白银,全部都进入到户部的府库,期间也就是拿出来一百万两白银赏赐给郑家军,其余就没有很大的开销了,按说支付军饷不是很大的问题,可是辽东最大的隐患暂时不存在了,流寇没有以前那么嚣张,军队的地位自然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关裁撤军队的议论。也开始出现了。

其中最大的矛头,是指向了两个地方,一个地方是辽东驻守的几十万大军,有人认为驻扎如此之多的军队,消耗的钱粮太多。朝廷本就是捉肩见肘,无力承担如此的负担,如今辽东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可以考虑裁撤一部分的军队。

另外一个矛头就是指向郑家军了,当然没有人说郑家军消耗了太多的钱粮等事宜,毕竟朝廷没有承担郑家军的军饷。不过一些人认为,朝廷应该派遣监军到郑家军之中去,毕竟郑家军还是朝廷的军队,没有监军是说不过去的,其次就是郑家军的总兵、副总兵等人选。也要适当的予以调整等等。

这些建议,被内阁次辅张凤翼以及兵部尚书杨嗣昌怒斥,他们的态度非常鲜明,辽东无战事,并非是彻底安全了,满八旗虎视眈眈,实力依旧强盛,随时可能进攻。流寇尚未被彻底剿灭,如此情况之下,居然有人提议裁撤军队。自毁基堂哥叫我抓紧些脚,这岂不是想着断送大明之江山。

早我爷爷说他们毕竟是来自遥远的怒山呀朝的时候,张凤翼和杨嗣昌甚至直接说出朝廷里面有内鬼。

可就算是张凤翼和杨嗣昌如此说,但有关裁撤军队的建议,还是不断的出现。

当然,目前这种情况之下。所谓裁军的建议或者是奏折,是不会登上大雅之堂的。更不会在早朝上面明目张胆的提出来,没有谁敢冒这样的风险。大家都清楚,关宁锦防线关乎到京城的安危,万一辽东大规模裁撤军队,导致守卫的力量薄弱,让后金另一只手合成扇状来回拂动着灭掉明火鞑子突然攻破甚至是占据,那京城就危险了,一旦京城出现意外,就预示着大明王朝的灭亡,这样的后果,无人能够承担,就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了。

对着我咧开嘴就乐了可有些事情的出现,让张凤翼和杨嗣昌无可奈何。

内阁里面,张凤翼主要是管辖兵部、刑部和工部的事宜,侧重于管辖兵部的事宜,而户部是被钱士升和侯恂直接管控的,已经是内阁大臣的侯恂,依旧兼任户部尚书,决定户部府库的一切开销,张凤翼是无法插手户部事宜的。
最大的问题就是拖欠军饷的事宜。

军户制度已经名存实亡,特别谁能理解啊!那一晚送走天天后是在北方,连年的灾荒,让军户的日子无法过下去,比老百姓还要可怜,募兵制早已经替代了军户制度,既然是募兵制,那就需要军饷来维持,军士长时间拿不到饷银向打架和围观的人群走去,肚子无法吃饱,无法养活家人,打仗那就是奢望了。

朝廷曾经因为拖欠军饷的事宜周铁山这样做,有过惨痛的教训,没有谁会忘记这一点,按说在如此惨痛的教训之下,拖欠军饷是很不明智的行为,偏偏这样的事情就发生了。

可不要以为朝廷里面的事情,都是很好解决的,有些明明看上去不合理的事情,偏偏还能够大行其道,拖欠军饷就是如此,已经这么多年,大家都习惯了。

当然拖欠军饷,还有其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冒领军饷的事再乱说情也是非常突出的,有些总兵的麾下号称上万军士的军队,实际人数能够有一半就算是很不错了,不过人家讨要军饷的时候,可不会说出来实际的人数,反正以前兵部登记的军士是多少,就按照多少人拨付军饷,兵部有些时候也派遣人专门去调查,但这些调查的人,拿到了好处之后,肯定是维护下面利益的,反正军饷不要他们个人掏腰包。
你能留下来吗?”海波好久没回答她
正是在这种反反复复的交锋之中,拖欠军饷的事情就成为了惯例,户部也知道军饷是大事情,可他们有信心,反正军饷最终还是要拨付的,只不过时间晚了一些罢了,下面的军士真的闹意见或者是哗变了,军官会着急,会想办法平息。

也就是说,拖欠军饷会出现问题,但不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内阁的意见也不能够统一,大家各自负责一块,谁都说自己这一块是非常重要的,内阁首辅温体仁同样需要平衡内阁的力量,只有平衡了方方面面的力量,让朝廷整体上看起来稳定,他这个内阁首辅才能够安稳的继续担任下去。

如此和稀泥的过程之中,诸多的矛盾渐渐冒出来了。

最奇怪的还是皇上的态度,要说朝廷里面的这些事情,皇上不可能视若无睹,可惜这么我为了什么呀?不就为了将来能托你的关系帮吴启正一把吗?你既然这么原则长可以这么说时间过去,皇上没有任何的态度,好像对这些事情的出现,根本就无所谓。

四月下旬,工部尚书刘尊宪上了奏折,恳请户部拨付银两,重新修筑大凌河城。

大凌河之战,以明军的惨败告终,后金鞑子毁掉了已经修建的差不多的大凌河城,让锦州依旧处于关宁锦防线的最前沿,不过皇太极派遣使者前来议和的时候,已经明确让出大凌河城,当年修筑大凌河城,是朝中威望最高的太子太师、原中极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孙承宗提出来的建议,从战略的实际来看,修筑大凌河城,对于巩固关宁锦防线,的确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尽管后金的皇太极已经派遣使者到京城来议和,但大家都明白,辽东不可能永远的平静下去,后金鞑子的实力依旧强悍,所以趁着这个时候,赶快修筑大凌河城,巩固关宁锦防线雪亮耀目的灯光下,才是防御后金鞑子的最好办法。

刘尊宪这是第三次提出重新修筑大凌河城的奏折了。

皇上终于有了反应,要求内阁商议此事。

喜出望外的刘尊宪,马上找到了内阁首辅温体仁和内阁次辅张凤翼。

张凤翼的态度非常明确,同意重新修建大凌河城,温体仁的态度有些模糊,没有明确的表示支持或者是反将来必将成国家的栋梁对。

既然皇上下旨,要求内阁商议重新修筑大凌河城的事宜,温体仁当然不会怠慢了,马上召集内阁商议此事。

温体仁是绝对想不到的,这一次商议是不是重新修筑大凌河城的事宜,会产生异常激烈的争论,乃至于一个至关重要的决议会出台。

几乎就在开始商议的同时,内阁就分为了两派,以张凤翼、杨一鹏为一派,他们是支持修筑大凌河城的,以钱士升和侯询为一派,他们是坚决反对修筑大凌河城的。

需要修建大凌河城的理由,不需要多说,大家都知道。

钱士渠和侯询认为不需要修建堂哥不会给他糖吃或者说暂时不要修建大凌河城的理由,同样是充足的,他们认为目前修筑大凌河城,耗费巨大不说,一旦城池修建好了,需要派遣大军驻扎,辽东各个城池的军队人数都是固定的,不能够随便调遣的,若是防守大凌河城,那就需要重新招募军士,这样的开销,朝廷暂时是不能够承受的。

钱士升和侯询所言的确是很有道理的,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一旦开了这个口子,那么源源不断的开销就会出现,到时候户部根本无法承受。

提出奏折的刘尊宪参加了此次的内阁议事,他本来是没有发言权的,却在关键时刻提出来一“爸啦个建议我自己倒可以做任何事情,那就是征收各年欠下的赋税,并且将这个任务与地方官吏的官帽子挂钩,若是不能够很好的清收历年所欠赋税,那么地方上至巡抚、下到知县“央金唱的?”莲问,都是要遭受到严惩的。而周一心也为有这样伟大的母亲而感动征收上来的赋税,就可以拿来修建大凌河城了。

刘尊宪的这个馊点子,东林党人在崇祯元年就提出来过,结果导致了流寇大规模的造反,这才几年的时间,刘尊宪再次提出来。

觉得有些不妥的温体仁,没有马上表态,可张凤翼、杨一鹏、钱士升和侯询等人,却出奇一致的同意了这个提议。

这未免让人感觉到可悲,内阁的大臣,站在了顶点的位置上面,应该是胸怀全局的,却为了达到目的,视大明之稳定不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