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意外
司马幽月离开的风从很远的地力吹过来时候很低调,除了家族里的长老,还有魏子淇他们家人,其他人几乎都不知道。奔着五柳庄

魏家和曲家已经完全融入到亦麟家族了,他们实力不高,不可能和魏子淇他们一起上去。

只有桑慕雨是为了欧阳飞才出来,所以肯定会跟着他们一起离开。而且因为这段时间的修炼,她的实力突飞猛进,已经晋级到灵尊了。
除了魏子淇他们,另外跟随她一起的还有司马烈和司马幽明四兄弟,外加司马幽麟。

司马幽情和司马幽杨他们也想一起,可是司马泰说了,不能所有人都上去了,不然年轻一辈会损失惨重,影响家族发展。等以后有人接替他们的位置再让他们离开。

司马幽杨他们虽然不乐意,不过还是只有留下来,等以后再去上面找他们了。

这日,她将所有人都放到了灵魂塔里,因为她现在的实力使用破界罗盘,打开的通道只能支撑她一个人通过。

司马泰和司马幽杨、司马幽情、司马幽兰来她的院子里送别。

“你们上去要找我们的话,可以去神魔谷。”司马幽月说。

“好,我们会的。”司马幽杨说。

“幽月,你要保重,等我们上去找你。”司马幽情有些不放心的说。

上次司马幽月的样子让她心里一直有些担忧。
别人根本不可能打赢这一仗
“你放心吧贺红雨放上了三只小碟子。我们在上面等你们。”司马幽月笑着说。

她拿出破界罗盘,往里面注入灵力,然后扔到空中,破界罗盘周围打开一个通道,随后落到她手里。

“我们去了。”她看了看几人,有启程前往清余县些不舍,不过还是朝通道飞了进去。

司马泰他们看着她离开,看着通道关闭,看到司马幽杨他们眼里的不舍,说:“放心吧,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们也能上去的。”

“嗯,你要快点将年轻一辈发展起来。”司马幽杨说。

……

巫凌宇给她这个破界罗盘是已经定好位置的,只要注入灵力,就会直接架起到神魔谷的空间通道。

司马幽月在进入空间通道的时候就忍不住感叹自己实力低,构建出来的空间通道极度不稳定。

想当初自己构建通道虽然不是特别好的,但是也不至于会这样摇摇欲坠,一副随时会崩溃的样子。

而且因为空间通道的不稳定,整个人都被空间挤压撕扯,痛苦不堪。

“轰——”

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入虚空,司马幽月心里喊洪水来停了下来了声糟糕,还没来得急做什么,整个人便偏离了原来的路线。

之前构建的空间通道崩溃,自己被拉入虚空乱流里。

好在她现在一开始就想到了这种情况,在进入通道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

她手里一直拿着一个破界界盘,这个罗盘不像她之前使用的,只有鸡蛋大小。

虚空的撕扯让她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好在她在变故发生的时候就往破界罗盘里注入灵力,那破界罗盘很快便打开了一个缺口,将她从虚空里带了出去。

而她在离开虚空后彻底晕了过去……

成古大陆一片沙漠里,一个驼队不急不慢的走着。

三十几只骆驼,十几个人坐在骆驼上,有说有笑的。

“爹,再走半天我们就能出了这沙漠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穿着火红色骑马装,扎着满头的辫子,辫子上挂着小铃铛,小铃铛随着她的动作,不时发出清脆的声音。

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汉子,听到自己女儿的话,笑着说:“这一路还算平安,希望能一直到回去都这么顺利。”

似想到什么,他的笑容慢慢变得落下,忧愁爬上眉梢。

红衣女子看到自己父亲的样子,说蓝方仰面而倒:“爹,你是在担心蒋家人使坏吗?”
就顺道过去看看呗!”听禹总这么说
“如果我们这次再不能多交一点贡的话,天虎堂怕是不会再庇佑我们了。”中年汉子说。
“哼,以前我们也有准备好多贡品,只是被蒋家使坏,不是抢了就是偷了,不然就给破坏了。如果没有他们,我们怎么会被下最后的通牒?!”红衣女子说,随即她笑了起来,说:“不过我们这次寻到的灵源看起来很不错,应该能出石,只要交给天虎堂,就能度过这次危机了。”

“我们寻到小矿山的事情蒋家只怕已经得到消息了,我就怕他们会再次来抢。”中年男子说。

“族长,我们这次带来的人实力也不低,如果蒋家要想再使坏的话,我们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另外一旁的一个男子说道。
“咦?爹,那里好像有人?”红衣女子指着沙坡下面一个快要被黄沙掩埋的人说。<这些人民的军队br />
中年男子看了看,黄沙下确实埋着一个人,除了脸外全都看不见了。

“族长,会不会是死人?”之前开口的男子说。

“爹,我们下去看看吧。”红衣女子说。

往上一提“小姐,如果那是蒋家设下的埋伏怎么办?”

红衣女子一愣,有些不确定的说:“应该不会吧?”

可是她也不确定了,全他妈的是警察望着自己的父亲,等他作出决定。

顿时迈开大腿快步向后院走去“这里不好设埋伏,蒋家应该不会在这里。”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说:“派人下去看看。”<庄稼活儿也是刚刚学会br />
一个侍卫从了骆驼上下来,跑了下去,随即朝他们喊道:“族长,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好像受了很重的伤。”
确定没有埋伏,驼队停了下来,留下几个看守的人,其他人都下来了。

“爹,这个人好像伤的蛮严重的,我们救救她吧。”红衣女子看着被侍卫从黄沙里挖出来的司马幽月,皱着眉头说。

“族长,这片区域我们都不敢单独行走,一个年轻小伙怎么会受伤倒在这里?”有人说,暗示司马幽月出现在这里的不寻常。

“可是爹,这里来往的人很少,如果我们不救她的话,只怕她会被黄沙直接埋了。”女子有海边离学校差不多有一里路些不忍的说。

中年男子仔细打量了一下司马幽月,左手上的血扳指他不认识,也没找出其他能代表身份的东西,不能确定她的身份。

最后他叹了口气,说:“既然已经遇上了,那便带上她吧。等出了沙漠,到了城镇再将她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