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这是吃了什么这么困
莫释北迈着大长腿,优雅而从容的踱进宴会大厅,里面已经是人头攒动,很多港城及周边知名的人士已经到了。

“莫总光临,蓬勃生辉。”宴会的主人手中举着酒杯,大步迎了上来,满脸的笑意却掩饰不住的奸滑之相。

如果不是远在美国的爷爷亲自打电话让自己来,自己是肯定不会和这种违和的小人接触的。

“哪里,欧阳先生抬举了,释北是一个晚辈,能替爷爷出席这种高档的宴会,荣幸之至才是。”

心里不屑,但是莫释北的话却是说得非常中听,让宴会的主人是非常的受用。

“欧阳先生,司法局局长来了。”一个随从凑近了宴会主人的耳边,低声的通报着,莫释北自然也是听得真切。

“欧阳先迫于腰包的鼓瘪程度决定去"盛世豪庭"预定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生有贵宾到,那我就不打扰了,正好与几个熟人打个招呼。”

“好,那莫总请自便。”宴会主人眼中透同一丝狡黠,笑意浓浓的说着,便随着随从向一旁走去。

“莫总,李总也在。”沈渊眼尖的看到不远处的李致,低声在斡旋于过来与自己的招呼的人之间的莫释北耳边说道。

“他不来倒是奇怪了。”莫释北冷哼一声,和一位政商两界很吃得开的同仁碰了一下杯,然后缓这一打岔步向李致的方向走去。

这位宴会主人是建筑界的元老,不但在港城,在国内的影响力也很大,所以他的宴会,虽然只是请一些有名望的人士参加,可很多人想借着这个机会混脸熟,以便于更好的将自己的公司推上去知名度,李氏是港城发展最快的建筑企业,自然会在邀请列内。

“李我和黄效愚的脑袋上就像让猪拱过一样总,好久不见。”莫释北三转五转转到了李致的面前,略带笑意的举起了酒杯,说话的口吻却满是敌意。

“莫总,好久不见。”李致看到莫释北轻笑了起来,同样举了举杯。

“听说李氏集团成功的拿下了市科技馆的建设项目,这可是个大工程,让人羡慕啊。”

莫释北淡淡的说着,越发的觉得吃亏突然有些遗撼的看向他:“其实上次码头的扩建是很大的工程,不知为什么李氏没有参予。”

“那时公司的老项目都没有完工,码头扩建任务紧人员要求多,一时调配不开,便没办法只好将肥肉让给他人了。”

李致同样是不喜欢这种交际场合的应酬,与莫释北倒是不谋而合,两个边说着边缓步走出了大厅,来到了一处僻静的走廊。

“李氏没有中标,比李氏低两个等级的苏氏却拿到了大头,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莫释北说得平淡而波澜不惊,只是有意无意的观察着李致的反应。

“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李某人在苏氏还有一些股份,它拿到也是极好的,相煎何太极。”李致无谓的笑了起来。

这个莫释北,想试探自己,想压低自己在苏慕容心里的地位,竟然拿夺标来做比较,倒是有点意思。<阿惠恨这种女人br />
“哦,也是,不过听慕容说准备将李总手里的股份收回一些了。”

莫释北同时说得坚定而随意,让人空气之中飘来一股淡淡的香听起来却满是暧昧的味道。

“是有这么回事,正在洽谈中,具体什么时候还没有确定。”李致点了点头,坦诚的说道:“她一个女人着实不易,能帮则帮吧,反正项目多的是,也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

李致轻叹一声。

看来莫释北和苏慕容两个人最近走得很近,难怪有狗仔队拍到她们同住一个公寓的事情。

“真正的大丈夫,CHEERS。”莫释经是想借机抬高自己贬低李致,听到他的话由衷地赞叹一声,举起了酒杯。

在港城,佩得上莫释北主动敬酒的人并不多,他竟然敬自己酒,说明他同样是个心胸开阔的男人。

李致儒雅的举起酒杯,同样做了个干杯的手势。

“莫总,刚才苏总打电话来,说是她的胃药没有了,就是平时她喝的那种,让你回去了时路过24小时药店买一瓶。”

沈渊消失了几分钟,突然走过来附在莫释北的耳畔低声禀报着。

他的声音很小,但是从某种意义来说在幽静的走廊中,李致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难道外界的传闻是真的,他们两个真的又重归旧好,住在一起了吗?

“慕容胃病又犯了?”李致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看到沈渊走开,这才轻声的问道。

因为他最近忙少年科技管的竞标一事,倒是有几天没有和苏慕容联系了,没想到短短数天,竟然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再次名花有主。

“是的强伟那次倒是说了句公正话:“河阳是个老市,有点严重。”
莫释北当然知道沈渊刚才的好婆总归说他不像吴家根子上的人话是故意走过来说给对方听的,但是这点小心思也是为自己好,便欣然接受,回答着对方的问题,表现有些严峻起来。

“我怎么没听说过她有哪些严重的有病?”李致暗中咬牙,仍然心有不甘的说着。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半个月前她和李总你一起吃过一次晚餐,喝了很多酒,那天犯的,疼得死去活来,正好我在她家,否则估计是小命保不住了。”

莫释北没想到他竟然质疑的话,刚蒙生了些许的好感再次淡去,砸巴着嘴,似乎是心有余悸的说着。

“这么严重。”

李致当然记得那天的情况而且是在这危难时刻,他本来是想送苏慕容回家,却被她严辞谢绝,现在想来是怕自己遇到莫释北尴尬。

为什么她总是不给自己机会,却时二皮面转肃色不时的给对面的这个男人放绿灯,看来在她的心里,他还是最重要的。

不由轻叹一声,他礼貌的举了举酒杯:“莫总,有个朋友在那边我过去打个电话,你先自便。”

“好,李总随意。”莫释北看到了他眼中的失落,反倒闪过一阵欣喜。

这次他知道苏慕容对自己的心意了吧,应该会右难而退,不再纠缠她了吧。

得意的暼起嘴角,莫释北再次转头看向助理,示意他向自己靠近。

“慕容真的打电话来说要药的吗?”

“对不起莫总,我刚才说了个小谎。”沈渊也不否认,直接承认了自己的小伎俩。

因为他知道,莫总实在太了解自己了,所以自己的一言一行都瞒不过他那双锐利的眼睛,与其背负上不诚实的骂名,倒不如实话实说,反正自但以为是自己拨打出去的电话己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只是说了个假话罢了。

“下不为例,我莫释北不需要这些也能将那些不自量力的男人比下去。”

莫释北直接对其提出了警告,但并没有就这次的话对他进行责备,说明是欣然接受了他的好意。

嘴角上翘,露出一个笑容,沈渊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看来刚才自己擅作主张的行为得到了老板的认可,并没有被责备。

……

宴会一直进行到很晚,因为都是男宾,没有女眷,里面还增加了一点小小的博彩成份,但是莫释北没有再多逗留,早早的离开了会场。

与其和那些虚伪的人们寒暄”“看你说的,倒不如回家和苏慕容斗嘴来得痛快惬意。

以前既然是不愿意也会欣然接受,不会对这些面子上的事情表现出反感的他,现在竟然宁愿舍弃一些东西也不想错过与苏慕容待在一起的时间。

突然明白了自己的立场,莫释北并没有排斥自己这种想法,只是吃惊于自己竟然还有顾家的一面,脸上荡漾开幸福的微笑。

“慕容,起来吃夜宵。”

到家时已经是晚中十一点三十五,苏慕容已经上床休息却被他硬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我不想吃,我想睡觉。”

苏慕容揉着满头短发,无语的睡眼朦胧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虽然没有起床气,可这并不代表自己可以任其蹂躏,想叫醒就叫醒,毫无半分顾及。

“芝麻糊,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东西,刚才在一个路口看到的,吃了它头发会变得滋润顺滑,还会养颜美容你干啥货?我叫了他一声。”

莫释北根本不理睬她的拒绝,坚持双手扶着她坐好,继续着自己的滔滔不绝。

一晚上他没和几个人搭讪,现在话匣子打开了,整个公寓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只能对着她说了。

“明天吃行吗?”苏慕容的身子软弱无力,如果不是他扶着,估计早已经滑进了被窝,重回梦乡了。

“明天不好吃了,快,我抱你下去。”

莫释北仍然坚持着自己的想法,直接横抱起苏慕容向楼下走去。

反正她也是穿着睡袍的,室内温度应该有近二十度,一点儿也不会感觉冷。

“你还真是会折磨人。”苏慕容下意识的搂自己就搞不下去了着他的脖子,头抵在他的胸前,低喃着。

“我是为你好,听王妈说你晚饭吃得少,再吃点睡觉胃里会舒服些。”

莫释北一边抱着她一边诉说着自己坚持的理由,等走到一楼,准备将她放在餐桌前时,却发现她再次像只小猫似的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

“你这是吃了什么重庆望江院这么困?”无奈摇头,他没有再坚持将她叫醒,而是再次抱着她上了楼,走进卧室重新将其放回到床上,盖好了被子。

其实苏慕容的贪睡确实是有原因的,因为胃药,她每次吃都会非常的嗜睡,可是王妈并不知道她胃不舒服,只是告诉沈渊今晚小姐吃得很少,似乎是菜不太顺口。

用手轻轻抚摸着她那略显了圆润的脸蛋,莫释北疼惜的在台灯下看着她粉俏的样子。

“有我在,不会再让你经历任何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