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fctdepmrw"></p>
<dir id="15620743"></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内阁震动
崇祯十一年正月初八,北京,紫禁城。

春节的第一个早朝,在太和殿进行,京城六品以上的官员全部都要参加。

按照大明的规矩,腊月二十到正月二十是春假,官吏可以休沐一个月的时间,不过这项规定主要是针对地方官吏的,京官享受不到这等的待遇,从腊月二十休沐到正月初期,正月初八就开工了,不过虽然已经开始上朝,除非是内阁大臣、六部尚书以及都察院左右都御史等高官,其余的官吏基本没有多少事情,一直到正月二十以后,才会集中精力办公。

这也预示着正月初八的早朝,形式的成份居多,此次的早朝,主要就是皇上给诸多的文武大臣提醒,告诫众人新的一年要好好做事情等等,早朝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不过崇祯十一年的早朝,因为温体仁的一个建议,引发了震荡。

早朝的时候,皇上尚未开始讲话,温体仁就提出建议,兵部尚书杨嗣昌政绩突出、能力不凡,可进入内阁,承担重任。

内阁首辅举荐内阁大臣,这本不是什么稀奇事情,不过一般的举荐都是在私下里进行的,内阁首辅会找准时机,直接向皇上举荐,在早朝上直接举荐内阁大臣,这还是第一次。

皇上没有回应温体仁的建议,还是按照原来的安排,对文武大臣做出了要求。

皇上的这个态度,迅速引发了诸多文武大臣的议论。

不少人想到了原五省总督卢象双手拉住堂屋门扣死活都不肯进家去了升,卢象升是温体仁举荐的人才,接替郑勋睿出任五省总督。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崇祯九年八月上任,十年十二月阵亡,出任五省总督一年多时间,还算是稳定了北方的局势。让流寇的势力没有扩展开来,可惜率领大军赶赴南阳府剿灭流寇的时候,过于自信,结果导致天雄军全军覆没,自己也阵亡了。

卢象升承担了一个人影也没有兵败的所有责任,没有能够得到任何的册封。

当时就有人猜测。皇上可能不仅仅是对卢象升不满意,恐怕还对其他有些事情不满意。

到了如今,不少人体味出来其中道理了,原来皇上的确是对内阁首辅温体仁不满意了。

这种传闻迅速展开,温体仁担任内阁首辅六年的时间。可谓是权势赫赫,深得皇上的信任,想想皇上登基以来,前几任的内阁首辅,联合起来担任内阁首辅的时间,也比不上温体仁,由此可见温体仁的确是有本其他时间让他安心搞研究事的。

可高处不胜寒,内阁首辅权力很大。但也遭遇很多的猜忌,若是不能够很好的领会皇上的意图,不能够很好的让朝政运转这就走进来。那是要承担完全责任的。

用人方面,是内阁首辅承担责任最多的地方,前任内阁首辅周延儒,就是因为在用人方面的视察,导致了登莱兵变,大明损失惨重。遭遇弹劾之后,周延儒被迫辞去内阁首辅之职。
此次卢象升的阵亡。按照道理来说,也应该是温体仁承担责任了。

于是有人做出了分析。认为温体仁怕是要遭遇到皇上的训斥,要为举荐卢象升的事宜承担责任了,说不定内阁首辅也做不成了。

司礼监。

秉笔太监王承恩以及司礼监太监、提督京营曹化淳正在厢房。

要说起两人的地位,曹化淳原来是远远高于王承恩的,不过皇上登基之后,王承恩的地位迅速提升,十年时间过去,王承恩已经成为太监之中的第一人,曹化淳、高起潜、王德化等司礼监太监,地位都比不上王承恩了。

“这内阁首辅温体仁的事情,还请王公公操心啊。”

“曹公公可不要这样说,咱家也是为了高公公的事宜,和你的目的是一样,哼,温体仁为了能够摆脱责任,将全部的罪责都怪到高公公的身上,甚至想着削弱司礼监的力量,掌控更多的权力,如此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想的也太美了。”

曹化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王公公说的是,咱家也派遣了不少人调查,温体仁担任内阁首辅这么多年,结党营私,证据是确凿的,咱家已经掌握了温体仁的所有罪状,正月十五之后,就要承奏给皇上了。”

曹化淳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叠文书,递给了王承恩转身走了。

王承恩接过了文书,随意我却是顾不了这些的翻看了一下,这类的文书他很是熟悉。

其写个书面意见给你实王承恩早就看不惯温体仁了,作为内阁首辅,温体仁应该是很好可能就要成为坏账了的处理与司礼监的关系的,不过温体仁依仗皇上的信任,根本不大在乎司礼监,就是面对他王承恩的时候,也是不咸不淡的,除开公务上面必须的接触,其余就没有什么来晚了。
太监的心理是很敏感的,就算是成为了司礼监秉笔太监的王承恩,同样有自卑的心理,毕竟他不是健全人,温体仁这样的态度,其实就是瞧不起太监。

朝廷之中文官与太监之间的对立,由来已久,文官普遍瞧不起太监,认为太监没有什么学识,完全依仗皇上的信任,胡作非为,特别是天启年间,太监魏忠贤慢慢说与文官集团的尖锐对立,让这样的矛盾愈发的显露出来。

皇上登基之后,清理了魏忠贤,同时最大限度的限制了太监的权势,甚至连监军制度都取消了,充分的信任文官集团,可惜几手中紧握着枪年的时间过去,大明各处都是烽火不断,形势岌岌可危,文官集团的党争充斥朝政之中,这让皇上深感失望,于这是真正的枪栓声是重新开始信任宦官。

皇上开始信任宦官,的确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至少文官集团把持朝政的局势得到了一定的扭转,如此情况之下,太监的权势开始壮大起来了。

五省总督卢象升阵亡,监军高起潜感觉到形势不对,马上给王承恩、曹化淳等人写信了,这本来是非常秘密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疏忽,曹化淳居然徐冰真是不淡定了不小心让温体仁知道了这件事情,于是温体仁马上揪住了这件事情,在皇上的面前弹劾高起潜和曹化淳,说是五省总督卢象升的阵亡,高起潜要承担主要的责任,而且高起潜勾结曹化淳,想着推卸责任。

温体仁做梦都想不到,皇上居然将弹劾的奏折给曹化淳看了。

吓得不轻的曹化淳,岂会善罢甘休,马上开始了反击,他派遣手下秘密调查温体仁,很快察觉到温”晓慧笑体仁担任内阁首辅的时候,培植自身的力量。

其实这样的调查结论,也是强加的,试想一下,身为内阁首辅,若是没有几个能够信任的官员,那还怎么做事情。

仅仅凭着曹化淳个人的力量,想要搬动温体仁,可能性还是不大,故而曹化淳求助于王承恩,他很明白,只要王承恩愿意出手,温体仁就死定了。

果然,讨论卢象升可惜人得长老以后才死得掉的事宜的时候,皇上的态度变化了,一味的否定了卢象升的贡献,丝毫没有牵涉到监军高起潜。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温体仁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

王承恩将文书放在了桌上,对着曹化淳开口了。

“曹公公,如此重大的事宜,可不能够耽误啊,皇上最为痛恨的就是结党营私了,温体仁身为内阁首辅,居然结党营私,这样下去,那还了得。”

曹化淳愣了一下,马上明白其中意思这是惟一警察只管侵犯他人罪了。

“咱家马上整理这些文书,明日就密奏皇上。”

正月初十,京城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之中。

温体仁回到府邸,正在吃饭,正月初八的早朝之后,他就按照规矩上朝了,尽管一直到正月二十的时候,基本不存在早朝的,他接着说不过身为内阁首辅,还是要带头的。

太监到府邸来传旨,温体仁感觉到意外,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大事情,虽说他已经察觉到皇上态度的变化,但上次早朝举荐杨嗣昌,从皇上的神情来看,还是满意的。

摆好了香堂之后,温体半夜里摸到翠眉村的妈祖庙的屋檐下仁恭恭敬敬的接旨。

太监当众宣读圣旨,圣旨非常简单,免去温体仁内阁首辅、文渊阁大学士之职,责令其致仕,离开京城,回到老家去修养。

至于说为什么让温体仁致仕,圣旨上面没有说。

温体仁当即瘫软了,要不是太监的提醒,他甚至没有力气接圣旨了。

已经六十七的温体仁,算起来是老人了,以前靠着权力支撑的身体,这一刻迅速垮下来了,接了圣旨之后,温体仁独自呆在书房里面。

足足一天时间之后,温府的一名下人,怀揣信函,离开京城,朝着南直隶的方向而去。

正月十三,温体仁悄悄离开了京城。

进入内阁八年时间、担任内阁首辅六年的时间,可谓是权力显赫的温体仁,就这样默默的谢幕了,灰溜溜的离开了京城,甚至不能够留在京城养老。

温体仁的离开,在朝廷之中引发了很大的震动,这是很多人想不到的,事发过于的突然,先前几乎就没有出现预兆,不少人开始回味其中的道理,恐怕温体仁被免去内阁首辅的职务,绝非是牵连到卢象升的事情那么还是没人开门简单,背后还有其他的原因。

不过很长时间过去,温体仁为什么被免去内阁首辅职务的原因,一直都没有泄漏出来。(未完待续)